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有眼无珠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有眼无珠

  ;

  “哦?贵门还有前辈未到?”杨开眉头一挑。

  “那是自然,师叔如今就在天运城内小憩,令我等先找个好地方,既然如今有了着落,那我便传讯于他!”

  这般说着,领头的武者便取出自家宗门的通讯罗盘,神念探入其中,不知道与谁交流了起来。

  杨开也没阻止的意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等他再次收起罗盘后,这才眯着双眼问道:“腾些住处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龙穴山内部阁楼甚多,风景优美,灵气也不俗,想必很符合诸位的要求。”

  “嘿嘿,看上你们这座小山,也就是觉得此地灵气不错,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了几天?”那领头的武者一阵摇头晃脑,理所当然地道:“以我们海心门的实力,大可以去寻找附近的小家族,想必他们必定会扫榻相迎,小子,你运气来了,我师叔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出手还是很大方的,这一次你只要让他老人家高兴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嘛?”杨开大喜过望,竟有些激动的样子,征询道:“那诸位远道而来,小弟要不要准备些酒宴为诸位接风洗尘?”

  “恩,算你有心,我们不贪口舌之欲,有没有都无所谓,倒是师叔精好此道,就这么办吧,不过等闲吃食就不要拿出来了,师叔是看不上眼的!”见师叔老人家的名头如此好使,那武者当即扯起虎皮做大旗,开口师叔闭口师叔,仿佛已经成了那师叔肚子里的蛔虫。

  “是是是!”杨开不迭地点头,“对了,敢问这位朋友,贵门那位前辈除了有此爱好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喜好。”

  “别的喜好?”海心门的武者眉头一扬,会心一笑道:“你是说……”

  “嘿嘿!”杨开奸笑不已,与那武者一副狼狈为奸的模样。

  黛鸢在一旁见了,无语至极。她还从来不知道杨开居然有这样的一面,不过心里也清楚,杨开明显是在戏耍对方,偏偏对方毫不知情,以为杨开真的畏惧强权,阿谀奉承,看起来好笑至极。

  “好好好,你小子果然会办事。”那武者大笑起来,凑到杨开耳边,一脸猥琐地低语了几句。

  杨开眉头扬起,大喜道:“是嘛,那就好办了,我们龙穴山别的不多,美女可多了。”

  这句话一出,海心门不少男弟子都露出欣喜之色,领头之人更是道:“如此便好,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过过目,免得你小子滥竽充数,以次充好,坏了师叔他老人家的兴致。”

  “这没问题!”杨开一拍胸脯,将黛鸢拉到自己面前,指着她冲那武者道:“朋友你看看,这位姑娘怎样?”

  黛鸢又羞又怒,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虽然她刚才没听到杨开与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但见两人皆都一脸猥琐的模样,哪里还猜不到与美色有关?

  虽然她已恢复了颠倒众生的容貌,但被杨开这么扯出来,还是有些气恼。

  海心门的武者一怔,看了看黛鸢,脸上的笑意迅速收敛,眼中寒光闪烁,冷声道:“小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也算是女人?”

  黛鸢俏脸更冷!

  “我没开玩笑啊!”杨开淡淡地笑着,“这位姑娘风华绝代,容姿倾城倾国,你们看不到么?”

  听他这么说,黛鸢不禁嗔了他一眼,心中恼意尽去。

  别人不知晓这丑陋面容下的真容,杨开却是清清楚楚,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违心之意,坦然至极,面上的笑容也无比真诚。

  “你们这里没别的姑娘了?”那海心门武者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有是有,不过似乎都不及这位。”杨开摇了摇头。

  海心门一群人愣了一下,那领头的武者也隐隐觉得不对劲,脸色阴沉,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子,你认真的么?”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杨开嘴角微微上扬,眯眼望着他。

  这人这才明白杨开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之前的种种崇拜和阿谀也尽是伪装罢了勃然大怒,厉喝一声:“小子,你找死!”

  这般说着,竟不由分说地一把朝杨开抓了过来。

  他的修为也有圣王三层境,更是海心门下的精英弟子,自觉对付杨开这样的人肯定不费吹灰之力,所以根本没把杨开放在眼中。

  大手抓来,那手掌上圣元沛然,凶猛无比,天地灵气凝聚扭曲间,幻化出一只水盈盈的蓝色巨掌,当头朝杨开罩下。

  海心门久居在无忧海上,所以门内弟子修炼的多是水系功法和武技,配合那里的地利,修炼起来倒也事半功倍。

  那水盈盈的蓝色巨掌一瞬间将便杨开和黛鸢两人笼罩,掌中威势蓄势待发。

  就在此时,一道金芒忽然闪过,半空中似乎闪烁起漫天金光,只是眨眼的功夫,那水盈盈的蓝色巨掌便忽然爆裂开来,犹如一个气泡般不堪一击。

  海心门的武者大惊失色,口中低喝“不好”的同时,神念已经催动自身秘宝。

  悠一交手,他就发现杨开与他之前对付的圣王境武者有些不一样,所以根本不敢怠慢,立刻便要动用秘宝之威。

  可是下一刻,那金光忽然一收,化为一根金灿灿的丝线,直朝他缠绕而来。

  此人反应倒也不慢,曲指连弹,一连几道劲气朝那金色丝线击去,可那金丝就仿佛有生命一般,扭动间将所有的攻击都避开了,电光火石间,金丝便将他缠绕起来。

  感受到金丝中传来的致命威胁,这武者额头上瞬间渗出豆大的汗水,动也不敢动了,同时厉喝一声:“都住手!”

  他身后的那些海心门弟子正欲发起攻击,听到呼喊也都急忙收敛圣元,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这位海师兄可是海心门内圣王境第一人啊,平时在宗门内与师兄弟切磋,无人是他的对手,门主和长悳老们对其称赞有加,同时为师弟师妹们崇拜。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被一个小山头的同境界武者,一招制服,毫无反抗之力。

  有几个海心门的弟子甚至不敢相信地擦了擦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往日那威风八面的海师兄,确实被一道金丝缠绕,命悬一线。

  以杨开如今的手段,对付一个同境界的武者,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之事,根本不用费多大力气。

  轻哼一声,手上一带,便将那海姓武者扯到面前,抬手一巴掌扫了过去。

  啪……地一声脆响,海姓武者被打的脑袋一偏,一口血水夹杂着断牙飞出,脸颊立刻高高肿起。

  他似乎也被这一巴掌给扫懵了,愣了半晌也没回过神来。

  杨开甩了甩手,仿佛是要甩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淡淡地望着他道:“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你?”

  海姓武者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啪……”又是一声脆响传来,他另一边的脸颊也肿了起来。

  杨开吸了吸鼻子,淡淡道:“因为你有眼无珠!”

  海姓武者猛地回过神来,不迭地点头道:“是是是,海某有眼无珠,冒犯了尊驾,还请尊驾手下留情!”

  “嘿嘿!”杨开不冷不热地轻笑一声,举起蒲扇大的巴掌,在海姓武者的脸颊边扬了扬,又是一巴掌扫了过去,口上道:“不是这个,再仔细想想!”

  接连吃了三巴掌,即便杨开没有下死手,海姓武者也觉得头晕眼花,眼前直冒金星,口鼻里全是血腥味,口上不迭地道:“是海某不识好歹,竟妄想征用贵地!”

  “也不是这个!”杨开再扫出一巴掌。

  海心门十几个武者看的瞠目结舌,而那海姓武者更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杨开说他有眼无珠,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两样由头而已,可无论怎么说都是错的,受制在那金丝下,根本不敢反抗,这丢人的一幕被诸位师弟师妹看在眼中,日后自己在海心门里哪还有威信可言?

  心中念头急转,也不知是不是福至心灵,海姓武者忽然瞪大了眼珠子,望着黛鸢道:“是海某辨人不清,竟看不出这位姑娘容姿绝色,颠倒众生!”

  黛鸢听了,脸色微微一红,尽管对方歪打正着,但这般违心的恭维,却还是让她有些羞赧。

  杨开却是眉头一扬,微笑道:“不错不错,总算没白长了两只眼珠子,你要是再说错,说不得我要把你眼珠子挖下来了。”

  海姓武者一身冷汗直冒,虽然恶心的要死,但还是不得不使劲称赞黛鸢是如何的羞花闭月,如何的倾城倾国,也实在是难为他了,要面对黛鸢如今这丑陋的面容,赞语连珠,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

  杨开都听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杨开!”黛鸢跺了跺脚,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尽管她也知道杨开只是在找借口教训这人,但这些称赞之词,听着实在别扭。

  “知道了。”杨开轻轻颔首,正要将那海姓武者放掉的时候,忽然眉头一皱,抬眼朝天空中望去。

  那边,一道华光迅速地朝此地接近过来,人还未到,神念便已延伸过来,待查探到这边的情况之后,不由地怒喝一声:“谁敢辱我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