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谁用的起?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谁用的起?

  ;

  这漆黑棍子上有三个上古文字,古里古怪,杨开根本不认识,现在听阳炎说起撼天柱,立刻便有此联想。.

  阳炎瞥了他一眼,琼鼻里传出一声轻哼,不以为意道:“认得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么说来,你之前炼化的阵牌也是从帝苑里带出来的?”

  “恩。”杨开下意识地点点头,不停地打量阳炎。

  察觉到他的目光有异,阳炎轻笑一声:“怎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有什么变化?”

  “那倒不是,只是我虽然知道你学识渊博,所知甚多,却不想连这种上古文字你也知晓。”

  “这也不算什么上古文字吧,几万年前的东西而已,只是幽暗星上经历过一次大变,这些文字已经失传了。这根撼天柱可是好东西啊,居然整体由天晶玄铁炼制而成,好大的手笔。”

  “天晶玄铁?”杨开眉头一挑,一脸的匪夷所思。

  虽然他不精通炼器,但对珍贵的炼器材料多少还是有所听闻的,天晶玄铁,可是及其贵重的一种,乃是虚王级的顶尖材料。传闻这种东西本身的重量就不可估量,巴掌大一块,便重达万斤,而且坚固异常,世上很难有什么东西能够将之破坏。

  炼器的时候加入少许,便能提升秘宝的强度,与人争斗的时候可是大占便宜的事情。

  而阳炎居然说,这根撼天柱整体都由天晶玄铁打造而成!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能解释为何它会有这等离奇的重量了。

  “得到它想必很凶险吧?”阳炎关切地问了一声。

  杨开呵呵一笑,将与那傀儡大战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通,听完之后,阳炎才轻轻颔首:“你的选择倒是不错,那傀儡虽然珍贵,但还是远远不如这撼天柱,你占便宜了,也只有那种傀儡才能挥的动这等秘宝。”

  “你要么?送你了,我拿之无用,你拿去融化了,想必能炼制出不少秘宝。”杨开心中一动,本来他选择这根漆黑巨棍的本意,就是看中了它的材料本身。

  “融化?”阳炎撇了撇嘴,“我为什么要融化,这种秘宝我现在都炼制不出来,里面可是刻画了许多惊奇阵法,融化了就太暴殄天物了,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人使用它,那……”

  “谁能用的起?”杨开哈哈大笑,“除非你也炼制出一具那样的傀儡出来才成。”

  “有人用的起!”阳炎神秘一笑。

  “谁啊?”杨开脸皮抽搐了一下,他可不相信在这幽暗星上,居然有人的力气能大到挥舞起撼天柱的程度,那简直就是不是人了。恐怕即便是返虚三层境的强者,驱使这根秘宝,也坚持不了一时半会便会耗尽圣元。

  “它咯!”阳炎把手一指,杨开顺着她所指的的方向望去,赫然发现石傀在一旁鬼头鬼脑地朝这边张望。

  见杨开和阳炎一起盯住了它,石傀索姓不再隐藏身形,手脚并用,犹如一个石猴般,朝这边飞奔而来,直接窜到杨开面前,两只眼珠子瞪的滴流圆,看向杨开。

  “石傀可以?”杨开眉头一皱。

  “可不可以,试试就知道了。”阳炎抿嘴一笑,伸手指着撼天柱娇喝一声:“小小!”

  听到呼喊,石傀看了阳炎一眼,又瞅了瞅杨开,得到他的允许之后,这才来到尺长的撼天柱前,围着它走动起来。

  不一会,石傀的眼中竟流露出一抹欣喜和兴奋的神色,佝偻的腰身也挺直了,双手用力拍打了几下胸脯,然后一把朝那撼天柱抓了过去。

  杨开眼帘一缩,一眨不眨地注视着。

  他清楚地看到,让他都无计可施的撼天柱居然被石傀举重若轻地抓在了手上,那尺长的棍子此刻就变得仿佛没有了重量般,而石傀则似乎得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眼中满是笑意,大嘴都裂开了,两手握住撼天柱中间位置,甩动间,撼天柱被挥出一片棍幕。

  呼呼……

  厉风的呼啸声传出,整个石府内灵气瞬间紊乱,石傀所处的位置,眨眼的功夫便形成了一股龙卷风,下一刻,四面八方的禁制闪烁起道道光芒,仿佛正在阻挡无形的攻击。

  而杨开也在同时,感受到一道道无形的风刀,正在切割着自己的身体,传出嗤嗤的声响。

  这……

  杨开看的目瞪口呆!

  当时在帝苑中,那傀儡挥舞巨棍的时候,也没有石傀这般顺畅,小小的石傀身体里,居然蕴藏了如此庞大的力量,实在让难以让人相信了。

  杨开赫然发现,石傀好像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只能为炼器师淬炼材料,它似乎还有更多更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上一次在尸穴中,石傀突然变大了许多,一口吞下太阳真精,并且在体内保存了很久,若非有它,当时杨开根本没法将太阳真精带走。

  这小家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好了好了!”阳炎的眼角满是笑意,冲石傀挥了挥手,“去外面玩吧,再被你这么弄下去,此地禁制都要被破坏了,到时候我还要修复,麻烦的很。”

  石傀得令,手上的动作立刻停止下来,之前成型的龙卷风也骤然间消失不见。旋即,石傀大口张开,将那撼天柱一口吞入腹中,身形一晃,就隐没在大地之中,消失不见了。

  等杨开再感应到它的时候,它已出现在十几里之外的某处。

  察觉到石傀的潜力,杨开心头振奋无比,原因无他,他的黑书空间里,还有一个石傀的胚胎,可惜一直没有找到血精石这种东西,否则便能让其出世了。

  这些年下来,这个石傀胚胎也一直保持着活力,并没有胎死腹中的征兆。

  “这是你的盾牌,下次可要小心一些了,我虽然能修复一次两次,但每次都损坏的这么严重,恐怕用不了几次它就无法再修复了。”阳炎一边说着,一边将一面紫色盾牌递了过来。

  阳炎倒不是关心盾牌,只是连一件虚级上品的盾牌都破损的如此厉害,可想而知杨开当时遭遇了怎样的凶险,她担心的是杨开本身。

  杨开心中知晓,也没说破,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称是,将那盾牌接过,默默地感受一番,发现盾牌变得跟之前一样,毫无瑕疵,欣喜地收起。

  “把你的阵牌再给我看看。”阳炎又冲杨开伸出一只玉手。

  杨开也没有迟疑,将阵牌取出,递给了她。

  阳炎凝视着那阵牌,翻来覆去地查探一会,又随手抛给了杨开:“分光云海阵的阵牌,威力不小,我告诉你此阵的变化之道,你自己参悟下,这样在以后对敌的时候,能将这阵牌的威力最大程度的发挥。”

  杨开微微动容,阳炎不愧是阵法大家,只是随眼瞅了瞅,就知道这是分光云海阵的阵牌,换做其他的阵法师,绝不可能如此轻松辨认。

  随意即便她的口气比天大,杨开也没有丝毫怀疑。

  说话间,阳炎已经伸出一指,那指尖有一团白色光团萦绕,朝杨开额头点来。

  杨开没有动弹,任凭她施为,片刻后,杨开身躯一震,莫名地感觉到一股信息涌入脑海,略一查探,发现果然是关于分光云海阵的种种精妙描述,当即大喜过望,本来他就准备去问问阳炎关于这个阵法的事,却不想阳炎主动告知,倒是省了他的功夫。

  不过在施展了如此手段之后,阳炎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看起来消耗很大的样子。

  “好了,你自己好好参悟吧,如今外面乱的一团糟,来来往往的武者不计其数,不乏强者的存在,我们龙穴山也按你的意思封闭了,正好借助这个时间忙自己的事。对了,过几天我拿些东西过来,你帮我炼制一下。”

  “知道了。”杨开轻轻点头,眼见她转身就要离去,沉吟了一下忽然又喊道:“阳炎!”

  “怎么了?”

  “你没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么?”杨开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现在没有,时候到了再告诉你!”阳炎瞪了他一眼,表情宜喜宜嗔,一扭腰身,打开禁制便离去了。

  望着她消失的方向,杨开微微一笑,不管阳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但她对自己没有恶意是肯定的,还跟以前一样,拿自己当朋友,这也是杨开希望看到的,至于她的隐私和秘密,杨开倒不是非要打探不可。

  摇了摇头,杨开也不做他想,开始参悟分光云海阵的种种神奇之处。

  前后不到两个时辰,杨开就已经将此阵法的变化掌握于胸,剩下的只是在战斗时的随机应变了,也是只到此刻,他才生出一丝后怕之意。

  这分光云海阵是上古奇阵之一,单是布置便艰辛无比,需要炼化天上云朵,此种手段实在骇人听闻。作为上古奇阵,它当然不可能只有杨开看到的那么一点威力。

  只是当时在帝苑中,此阵无人主持,只能发挥出一点皮毛作用而已,这才被杨开等人联手破去,让他捡了便宜。

  虽然以杨开的阵法造诣和实力,也没法发挥出这阵法的全部威能,但发挥个三四成还是足够的,有此阵法相助,自身实力大涨,只要不是钱通和费之图那样的强者,杨开估计自己应付起来都没什么问题,当然,想要杀敌的话,那就得看敌人的实力和手段如何了。

  等闲情况下,返虚两层境强者落入其中也是必死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