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冰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冰道

  ;

  将阵牌的事暂且放到一边,杨开暗暗决定,等回去之后,真的得找阳炎问问了,如果她确实能炼制阵牌,那以后还需要什么阵盘阵基啊,直接让她炼制几个阵牌带在身上,随时随地都可以布下大阵。.

  片刻后,费之图等人也恢复如初,简单地商议一阵之后,众人继续上路。

  沿路所过,时不时地就能看到一些灵气逼人的奇花异草被随意地种植在附近的花坛里,这些奇花异草每一株都价值连城,许多甚至都是早已经绝迹的好东西,看起来跟真的没有区别。

  但吃一堑长一智,在经历了分光云海阵的折磨之后,费之图等人也不敢再随意地妄动这些奇花异草,免得再不小心触动什么阵法禁制。

  杨开却对这些奇花异草产生了浓浓的兴趣,因为以他的见识和判断,他发现这些栽种在花坛里的东西,搞不好确实有真品在其中。

  也就是说,那些东西并非全都是陷阱,而是真实存在的珍稀药材。但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更要去营救钱通,故而即便有些心动,也只能跟随在费之图等人身后,继续前进,对那些奇花异草不闻不理。

  不过他倒是默默地记下路线,准备等救出钱通之后若有机会,便来此地好好探索一番,再来辨别其中的真假。

  饶是众人小心翼翼,这一路行去,也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这个上古遗迹中的禁制阵法防不胜防,费之图身为返虚三层境强者,神念无时无刻不在查探四周,却根本无法看清危险。

  好在队伍中还有蔡合和杜思思两个阵法师,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每当众人被阵法围困之时,便由他们两人合力破解,其他人在旁守护抵挡阵法的攻击。

  所以一路行来,众人尽管狼狈了些,倒没出现什么人员伤亡,只有那老妪受了点轻伤,而杨开和连广两个圣王境更被保护的很周到,未曾碰到什么危险。

  可惜的是,这些阵法被破除,再没出现阵牌这种东西了,让蔡合和杜思思两人失望万分。

  如此三曰之后,一行数人站在了一条宽敞的通道前,这条通道洁白无瑕,看起来似乎是由纯净白玉铺成,纤尘不染,但那通道内,却充斥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气,一缕缕寒气几乎肉眼可见,在半空中汇聚成各种形态,而在通道的两旁,更是冰锥凌立,看起来宛若剑山般,一根根冰锥闪烁着熠熠寒光,让人心头发毛。

  即便是站在通道前,未曾真的进入,众人也依然被那冷冽的寒意影响,眉梢头发上结出冰霜。

  “这里应该就是那条冰道了!”费之图脸色凝重,似乎是自语也似乎是在告诉众人。

  “如此寒意,钱长老之前是如何通过的?”宁向尘老脸微微发白,他自付若是自己落到这通道之中,只怕过不了一时半会便会被冻成冰雕,根本无法走到尽头处。

  钱通虽然是返虚三层境强者,但若是没有异宝克制此地寒冷,也休想带着那个圣王级的炼器师通过这里。

  “听闻钱长老在几十年前得到过一枚烈火珠,大概是借助了此珠的威能吧。”老妪在一旁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

  费之图轻轻颔首:“不错,钱老鬼确实有一枚烈火珠,否则他来到此地肯定要知难而退了。”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杨开问道:“能行么?”

  杨开眯眼望着那通道,不答反问道:“费城主可知这通道有多长?”

  费之图缓缓摇头:“钱老鬼传来的讯念并没有提及,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通道到底绵延几何,但钱老鬼既然能凭借烈火珠带人通过,想来应该不会太长。”

  “不长的话倒是没问题。”杨开摸着下巴沉吟道。

  费之图这一趟之所以把杨开带上,就是要借助器灵火鸟之威,通过这条冰道,而如今,自然就到了杨开该出力的时候。

  “你放心,此行本城主也是有些准备的,不会单指望你的器灵。”费之图宽慰一声,把手一招,一件仿若铜钟般的秘宝忽然出现在手心上,只是那铜钟呈现出赤红之色,一股灼热而精纯的火之气息从中透出。

  “离火罩!”宁向尘眼前一亮,微笑道:“没想到费兄连离火罩这等秘宝都借来了,如此一来,通过这冰道应该是十拿九稳之事了。”

  费之图嘿然一笑:“离火罩虽然是殿主他老人家的宝贝,即便是与人争斗也鲜少祭出,但既然是营救钱老鬼,他老人家自然不会吝啬。”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等几个小辈才知道,这个离火罩秘宝,竟然是影月殿殿主所拥有,为了这次的行动,费之图将其借了过来。

  虽然借用的秘宝无法发挥出这离火罩的全部威能,但在一旁辅助一二倒是没问题的。

  见此,杨开点了点头,心中大定,神念一动间,器灵火鸟便从体内冲出,旋即在杨开的命令下,它忽然化为一团光幕,将一行八人齐齐包裹。

  火鸟本就没有实体,平常虽然以鸟类形态出现,但也可以千变万化。

  而与此同时,费之图张口吐出一团精气,吹在那离火罩上,圣元一催间,离火罩立刻变大,将众人罩在其中。

  两层防护布下,每个人都感觉安全感倍生。

  “哎呀,你别挤我!”杜思思小声的埋怨从后面传来,杨开回头一看,正见到蔡合一脸讪讪地陪着笑脸。

  无他,实在是因为人数太多,为了能发挥出器灵火鸟和离火罩的最大威力,杨开与费之图都将各自的防护驱使成最小的程度。

  如此一来,八个人站在一起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蔡合护花心切,自然紧挨在杜思思身旁,却不想对方非但不领情,反而还埋怨了起来。

  蔡合好脾气,没有生气,耐心地跟杜思思解释起来。

  “走吧!”杨开招呼一声,与费之图两人并肩朝前方走去。

  悠一踏入那冰道之中,众人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那一丝丝冷冽寒意,就仿佛无形的利刃般,刺破了两层防护,直朝众人身体处插来,刺的每个人都肌肤生疼。

  有两层火系防护还如此恐怖,若是没有防护的话,只怕踏进这里便要遭殃。

  众人齐齐变色,杜思思哪还有心情再去埋怨蔡合,俏脸发白间,竟不由地往他身边靠拢了一些,似乎是想寻找些安全感,见此,蔡合大喜过望,心中巴不得这冰道没有尽头才好。

  杨开的脸色也肃然无比,他与器灵火鸟心神想通,自然比任何人都能察觉到这冰道的寒冷,在这里每多待一刻,器灵火鸟的力量就要多消耗一分,虽然并不是不能补充回来,但探索上古遗迹,器灵火鸟对杨开乃是一大助力,杨开可不想多消耗它的力量。

  当下脚步不由加快了许多。

  之前在外面看,还没法看清冰道内部的情况,可如今踏足其中,再看向两边的时候,众人无不变色,只见两旁的冰系灵气已经浓郁成了雾霭。

  尽管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在如此寒冷的条件下,经历长年累月的时间积累,肯定会诞生一些好东西出来,但没有哪个人有心情去探索,只想早点离开冰道要紧。

  半盏茶后,杨开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冰道的长度,此刻往前看去,依然瞧不见冰道的尽头,往后看去,也看不清来路,而整个世界也是静悄悄的,偶尔传出一两声心跳和呼吸的声音,显得诡异至极。

  再往前走了许久,杜思思的惊呼声忽然传来:“看那边!”

  众人一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地勃然变色。

  因为在众人的视野中,竟然出现了一具具人形冰雕,那些冰雕无一例外,全都惟妙惟肖,就凌立在距离冰道不足三十丈左右的地方。

  这些冰雕,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个人穿戴的服侍不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不同,有的面露惊喜,有的惊恐至极,有的表情淡然,似乎在临死之前都没意识到发生什么。

  这些冰雕,竟全都是活人被冻结而成!

  “看样子,不止钱老鬼一个人发现了这个上古遗迹啊。”费之图轻轻叹息一声。

  这些冰雕,分明就是在此之前来到此地探索的武者,可不知道为什么,全都被冻结在了那里,而他们的身上也没有丝毫伤痕,更没有战斗后的痕迹,死的诡异至极,莫名其妙。

  “这是……”宁向尘老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凝视着其中一具冰雕,久久不语。

  “宁兄,你也认出来了?”那老妪瞥了他一眼。

  “既然你也认出来了,那应该就没错了,竟然真是那人,我也只是在年幼的时候有幸见过他一面,却不想他居然陨落在此地。”宁向尘苦笑一声。

  “这里有两位前辈认识之人?”蔡合惊奇发问。

  “恩,两百年之前,闻名幽暗星的一个绝顶天才,虽然不是出身星帝山,但那个时候传闻他是最有可能打破幽暗星桎梏,晋升虚王境的存在,可惜自从百年前,就没有他的音讯了。”宁向尘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这等天才也陨落了。”蔡合面露一丝惋惜之色。

  “你们再仔细看看这些人的服饰!”费之图似乎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