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阵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阵牌

  ;

  九阶云兽虽然威势不凡,但杨开和连广无论是谁都不是普通的圣王三层境,杨开本人自不必说,越阶作战乃是家常便饭,而连广驱使的几只傀儡也不容小觑,与器灵火鸟配合之下,轻而易举地便将那九阶妖兽纠缠住了,让它无法去搔扰费之图等人。.

  若非顾忌分光云海阵的诡异和诸多变化,两人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能将那九阶云兽斩杀。

  见两个圣王境应付的如此轻松,费之图等人也是大喜过望,心头稍定。而在见识到云兽的生成之后,他们也明白在这阵法之中,只能拖延时间,立刻更改了之前的策略,不求击杀云兽,只求拖住它们。

  如此一来,几人压力大减,竟应付的游刃有余。

  在此期间,蔡合和杜思思两人不断地往那些阵盘阵基中打入圣元,窥探这分光云海阵的种种奥妙,企图寻找到诸如阵眼和阵门所在,但此阵是上古奇阵,绕是两人出身精通阵法的家族,短时间内也是一筹莫展,急的额头直冒冷汗。

  别看眼下局势平稳,无论是杨开和连广两位圣王境,还是费之图等三位返虚镜都应付的轻松至极,可一旦时间拖长了,势必会有变故发生,天知道在此阵之中,还会不会有更多的云兽出现?

  所以两人也是卯足了力气,拿出平生所学,不停地推演这阵法的种种变化。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文姓武者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而费之图等人同样不见轻松,反倒是实力相对较弱的杨开和连广两人一脸写意。

  对杨开来说,此战主要出力者还是器灵火鸟,他只是在一旁随意地施展下九天神技,牵制牵制那只九阶云兽,以他体内的圣元储藏量来说,根本消耗不了太多,而连广则是驱使傀儡迎敌,虽然神识消耗巨大,但在服用了一些补充神识力量的丹药之后,倒也心平气和,脸色如常。

  可如此长时间的纠缠战斗下来,费之图等人都隐隐有些吃不消了,一身圣元消耗巨大,再这么继续下去,局面堪忧,费之图心中不禁焦急起来,不断地拿目光朝蔡合和杜思思两人望去,想看看两人进度如何。

  文姓武者见此,也不得不开口催促起蔡合和杜思思两人了,两人倒也不负所望,在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推演之后,总算是找到了一处破绽。

  一道玄光忽然从那无数阵盘和阵基中激射而出,原地盘旋两圈之后,悠地朝远方射去。

  眨眼的功夫,那玄光便打中了一团在半空中飘荡的火红云朵,被玄光击中后,那原本正在移动的火红云朵,竟忽然定在那里。

  杜思思俏脸一喜,连忙娇喝起来:“阵眼就在那里,破掉它就能破掉分光云海阵了!”

  听她这么一喊,所有人都面露喜色,虽然在进来之后,大家就已经隐隐猜测,阵眼或者阵门兴许就隐藏在那无数云朵中,可谁也不敢轻易地触动这些云朵,唯恐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如今阵眼已经被寻到,这个顾虑自然不复存在。

  “文兄!”费之图忽然低喝一声。

  “交给文某了!”文姓武者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厉之色,盯着那被玄光击中的云朵,手腕一番,一根半尺来长,通体金黄色的长针忽然出现在了指间,旋即他往内灌入圣元,金光大放中,口中低喝道:“去!”

  话音落,把手一甩,金光直朝那云朵攻去,半空中,那金光似乎幻化成了一只獠牙灵蛇,张开了血盆大口,威势十足。

  眼看着金光就要击中云朵,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云朵居然在一阵蠕动变幻间,忽然化成了一只仿佛松鼠般的火红小兽,小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露出及其不屑的神色,身形晃动间便诡异地消失在了原地。

  金光所化灵蛇攻到近前,竟一下扑了个空。

  文姓武者脸色一沉,表情难看起来,他虽然知道那云朵肯定还有变化,但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所化云兽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神念放出,居然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的存在。

  正一头恼火的时候,却见那边杨开身如疾风,直接窜到了小兽消失的位置,神色冷酷地把手张开,朝那里抓了过去。

  噗嗤一声……

  杨开的大手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但任凭文姓武者如何去看,也看不到分毫,反倒是一阵吱吱乱叫的声响从那里传来。

  旋即那边一阵流光闪烁,之前消失不见的小兽居然再一次诡异出现,而此刻,那小兽竟被杨开握在了手心处。

  它居然没走,而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隐蔽了身形,那方法足以欺瞒文姓武者的神念探查!

  这小子怎么发现的?文姓武者惊疑不定地望着杨开,实在有些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还是真的有的放矢。

  就在他心思急转的时候,杨开手上已经冒出了一团漆黑的魔焰,无情地焚烧那小兽。

  任凭小兽如何挣扎反抗,也摆脱不了杨开的束缚,这作为阵眼的云兽居然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似乎只会隐匿身形,或许还有别的神奇能力,却没来得及发挥。

  眨眼的功夫,小兽便被魔焰焚烧成了一团,一块木质令牌样的东西,离奇地出现在了杨开面前。

  杨开表情一怔,一把将那木牌抓在手上。

  在小兽被灭的同时,一直与费之图等人纠缠的那几只云兽,还有与火鸟和连广周旋的云兽,甚至漂浮游走在四周的无数云朵,都一股脑地朝木牌涌了进来。

  仿佛那木牌中传出了惊人的吸力似的,所有的云朵统统都被吸入其中。

  短短三息之后,危机解除,原本云海丛生的世界忽然崩碎开来,待众人回过神之后,赫然发现自己等人还站在那花坛附近,花坛上,那一株紫色的剑魂草依然笔直如剑。

  分光云海阵彻底告破!

  但此刻却没人开口说话,反而全都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杨开手上的那快木牌,露出及其羡慕的神色,就连费之图等人也不例外。

  蔡合和杜思思的眼神甚至可以说是狂热至极。

  此刻,这木牌一样的东西上竟散发出洁白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灵气盎然,一看就不是凡物。

  “阵牌!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阵牌?”杜思思一声娇呼,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牵引了过来。

  “竟然真是阵牌!”费之图喉结蠕动了一下,表情略有些复杂,虽然他刚才就有所猜测,但却不敢肯定,现在听杜思思这么一喊,立刻知道自己猜测的不错了。

  这竟然是珍稀至极的阵牌!

  而在场诸人,显然都听闻过阵牌的珍稀和贵重之处,那文姓武者一想起这等异宝竟与自己失之交臂,为杨开所得,心里大为郁闷。

  刚才他若是直接上前去抓捕那小兽,此阵牌说不定就是自己的了,这样一块阵牌,比起虚级秘宝无疑要贵重的多。

  “杨兄……”蔡合扬声喊了一句,话音刚落,就愕然地看到杨开云淡风轻地将那阵牌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

  “咳……”费之图轻咳一声,“杨小子既然拿到了,那也是你的机缘,好好收着吧。”

  听他这么一说,宁向尘沉吟了一下,呵呵笑道:“恭喜小友得此异宝,实力大增啊。”

  而老妪和文姓武者想了想,也都口上道贺起来,显然是认同了费之图的话,并没有要抢夺或者与杨开分享那阵牌的意思。

  毕竟这一次进来,主要是营救钱通,得到这块阵牌只是无意之举,现在就为了这块阵牌而闹矛盾,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事。

  更何况,三位返虚镜都有心要结交杨开,借用他的火鸟器灵呢。

  众多返虚镜的意见都达成统一,剩下三个圣王境哪还敢有什么意见。

  杜思思把嘴巴都快噘到天上去了,望着杨开的表情幽怨至极。这家伙一看就不懂阵法之道,更不知道阵牌的珍贵之处,居然却得了阵牌,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若是阵牌让自己得到,说不定杜家的阵法之道能借此更上一个台阶,彻底压制住蔡家。

  蔡合想了一下,也只能认命地恭喜杨开,只是脸上的笑意苦涩至极,若是被的东西,他倒也无所谓,只是这阵牌关系太大,尤其是对他们这样以阵法闻名的家族,更是意义非凡。

  杨开眉头微皱,虽然他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是阵牌,但从这些人的反应中也看的出来,自己似乎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

  不过他也懒得去问这些人,只准备等回到龙穴山之后,问问阳炎这阵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偶遇一株剑魂草,便骤逢此难,众人立刻明白,这个上古遗迹根本不是表面那么平和,反而危机丛生,一个不小心便会落入禁制阵法当中。

  大家自然不敢再生出怠慢之心。

  “先在此地休息恢复一下吧,路上若是再碰到什么,不要轻举妄动了。”费之图说了一声之后,便走到一旁打坐起来。

  众人纷纷点头,都取出圣晶和丹药开始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