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钱通被困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钱通被困

  ;

  “哎。其实钱通老匹夫并不是那种喜欢与人争斗的人,只是红烛果肉关系太大,如果真能让他晋升到虚王镜的话,那我影月殿将会成为幽暗星的第一大势力,即便是星帝山也无法与我影月殿比肩,尽管这个希望很渺茫,可毕竟是个希望,钱老匹夫会这么想,冯真自然也这么想,如此一来,矛盾就爆发了,影月殿内部现在可谓是山雨欲来,一片混乱啊。”费之图有些痛心地说道,“此番之事一个处理不好,我影月殿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就此灭亡也并非不可能!”

  “这么严重?”杨开脸色微微一变。

  “钱通和冯真两个派系的长老管事们积怨已久,一直以来都由殿主他老人家压制,所以才没出什么大乱子,可是这一次,殿主他老人家也无能为力啊。其实,若非殿主他年事已高,这红烛果肉让他服用是最为合适的,只是殿主他不忍浪费了红烛果肉的药效,所以才没有使用。若是我影月殿真的爆发了内部大战,嘿嘿,小子,你可明白什么叫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杨开眼角一抽,哪还不明白费之图想说什么?影月殿若是真的分崩离析了,那龙穴山将首当其冲,毕竟,龙穴山还在影月殿的势力范围内,真到了那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不过很快,杨开的表情就淡漠下来,凝视着费之图道:“前辈也无需说的这般骇人,小子现在只想知道,你是哪个派系的?”

  “我?”费之图眉头一挑,忍不住大笑起来,徐徐道:“本城主正是因为厌倦了与人勾心斗角,这才请求殿主他老人家把我外放在天运城,当这个一城之主,你说我是哪个派系的?”

  杨开轻轻颔首,似笑非笑道:“我听前辈言语间多有对钱长老的关切和担忧。我还以为你与钱长老是一伙的呢。”

  “放屁!钱通那老匹夫……”费之图冷哼一声,似乎是想骂些什么,不过话说了一半,却又没说下去,摆摆手道:“算了,总之我以前欠了钱通一个不小的人情,所以这一次我想还给他!”

  “这关我什么事?”杨开不禁皱起了眉头。“前辈将晚辈深夜叫到此地,又为了什么呢?”

  费之图凝视着杨开,脸色肃然道:“钱通有麻烦了!”

  杨开眼帘一缩。

  “看你也不像是忘恩负义的人,你龙穴山能在这几年安稳发展,钱通可算是功不可没,别以为他没有照拂你们。若非他坐镇在天运城,你们恐怕早就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区区几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学别人占山为王,哼,真是莫名其妙。”

  “我们龙穴山的事暂且不提,费城主还是跟我说说钱长老的事吧。如果有什么地方我真能帮的上忙,自然不会拒绝。”杨开淡淡道,有些事无需别人提醒,他也心知肚明,龙穴山这几年能如此安稳,确实是一大半钱通照拂的缘故,不过被费之图这么说起来,他还是有些不爽。口气立刻冷了下来。

  费之图似乎也不介意,开口道:“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切莫泄露了出去。”

  叮嘱了杨开一番之后,当即娓娓道来。

  听了费之图一番解释,杨开这才知道。钱通已经失踪将近半年了,算算时间,差不多是他和阳炎启程前往琉璃门的时候,钱通就已经不见了。

  至于他到底去了何处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正在闭生死关参悟秘术,也有人说他外出寻找机缘,遭遇不测,更有人说他不想让影月殿分崩离析,所以躲藏了起来。

  但无论哪种说法,都没人能证实。

  不过,在如今影月殿飘摇欲坠,殿内纷争水深火热的当口,他的消失也实在让人不解,正是因为他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不见了踪影,才让冯真一派越来越猖狂大胆,如今在影月殿中,虽然还有几个长老能联手与冯真抗衡,但少了钱通这么一个关键人物,他们已经落入了下风。

  钱通若是再有一段时间不回来,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而这一次马心远等人联手谢家对付龙穴山,也是冯真一派对钱通的最后试探,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躲藏了起来,借机对付龙穴山来逼他现身,试探的结果虽然死了一个谢家的返虚镜,可应该能让冯真派系很满意。

  钱通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足以说明他肯定出了什么事,分身无瑕。

  这个结果一传回去,想必冯真派系肯定又有大动作。

  “那钱长老如今人在何处?”杨开皱眉询问。

  “在一个上古遗迹之中!”费之图沉声答道。

  “上古遗迹!”杨开眼前一亮。

  “不错,不过是生是死,我就不清楚了。”费之图悠悠叹了口气,“我最后一次接到他的消息,是在半月之前,他是利用这个东西传递消息过来的。”

  这般说着,费之图屈指一弹,一个乳白色的光点忽然自他的指尖浮现,直接朝杨开这边飞来。

  杨开把手探出,直接将那乳白色光点抓在手心上,定眼望去,不禁啧啧称奇,因为这个乳白色光点,居然是一种仿佛雪蚕般的虫子,只有一寸长短,通体洁白圆润,隐约还能看到内部的微小血管。

  但是当杨开将神念扫过这个奇怪虫子的身体的时候,一道讯念忽然从内部传达出来,直冲杨开的脑海。

  杨开面色一惊,很快镇定下来,静静地聆听着。

  那讯念确实是钱通留在此虫体内的,通过感知,杨开立刻就弄明白了钱通的处境。

  的确如费之图所说,钱通被困在一个上古遗迹之中,脱身不得,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让此虫带着自己的求救讯息来到天运城,找费之图帮忙。

  “此虫叫息虫,算是上古异种之一,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只适合用来传讯,因为它能无视一切结界和禁制,所以使用起来倒是方便,而且别看它一副臃肿的样子,行动起来可是迅速无比的。”费之图待杨开查探完,这才开口解释道。

  杨开轻轻颔首,面上闪过一丝凝重之意,将那息虫还给了费之图。

  从刚才的查探来看,钱通的状态不太乐观,留在息虫体内的讯念好像是受伤之后留下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情况如何。

  “费城主,冒昧地问上一句,钱长老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为何还要去探索上古遗迹?”杨开不解地问道。

  费之图冷哼一声:“他的想法我怎么知道?”

  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猜他是不想让影月殿的矛盾冲突真的爆发出来,所以想重新找个平衡点稳定眼下的局面。你也知道,他之前与格林大师私交甚好,借助格林大师的威望和人脉,所以才能完全压制那个冯真,但是如今格林大师已经逝去,反倒是对方那边还有一位虚级炼丹师,平衡自然就不复存在。那上古遗迹是格林大师以前发现的,而大师之所以能成就虚级炼器师,也多亏了那遗迹,钱通在这个时候去探索遗迹,无非就是想让另外一个人,能借此机会突破自身瓶颈,抵达虚级炼器师的程度,一旦那人成功抵达虚级炼器师,那主动权将再次掌握在钱通手上。对了,忘记跟你说了,钱通还带了一个人过去,那人是圣王级炼器师,也算是格林大师的接班人吧。”

  “那钱长老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杨开面上不禁涌出一丝佩服之意。

  “用心良苦?”费之图冷笑一声,不屑道:“我看他是吃饱了撑得,本来以他的手段和人脉,只要狠下心来,即便没有格林大师,也完全能让那个冯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偏偏舍近求远,要去探索什么上古遗迹,这不是吃饱了撑得是什么?”

  杨开嘿嘿一笑:“费城主与钱长老似乎关系很不错啊。”

  “本城主与他的关系还无需你来评价!”费之图脸色一冷,“这次叫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忙把钱通从那上古遗迹中捞出来,免得他真老死在那里面。”

  “小子何德何能能在此事上帮忙,还请费城主把话说明白点,那上古遗迹既然能困住钱通,以我这点微末修为跑进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你倒是够小心谨慎的,也罢,那本城主就把话说明白点,要不然你恐怕也不会安心。我看上的不是你的实力,你确实不凡,区区一个圣王三层境,居然能在那么多返虚镜手下周旋,不过也是借助了外力的缘故,接下我那一击,大多数恐怕也是借助了秘宝和那器灵的威能。你这样的实力进去了确实只会拖后腿,不过……你的器灵不错,我要用借它的力量。”

  杨开撇撇嘴,这才明白费之图为何特意叫自己深夜来此,原来只是看上了器灵。

  “那上古遗迹之中,有一条冰道,凶险万分,你那器灵似乎并非普通火焰诞生,连我的蓝玉钵都无法炼化它的火焰,有它开路的话,本城主就可以带人轻松经过那条冰道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