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略谈人生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略谈人生

  ;

  面对沈诗桃的询问,杨开只解释千月是自己的一个旧识而已,并没有说的太详细,沈诗桃纵然狐疑,也不会蠢到刨根问底,惹人厌烦。.

  倒是阳炎,一双美眸若有所思地打量千月,心中惊疑不定。

  沈诗桃等人不清楚杨开的底细,可阳炎却再清楚不过了。

  杨开是从外界来的,并非幽暗星本土人士,如今居然出现了一个他的旧识,难道说,这个圣王一层境的女子也是从外界来的?

  她倒是完全没想到,千月不但是从外界来的,而且还跟杨开来自同一个地方。

  宾主落座之后,沈诗桃立刻便开始询问沈凡雷到底去了何处,为何迟迟不归。沈凡雷脸色涨红,将求助的目光望向杨开,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

  总不能跟自己的姐姐说,夜里闲来无事,跟杨开一起逛窑子了吧?而且还是他把杨开带过去的,真要是这么说了,事后免得了一顿训斥。

  见沈凡雷一副期期艾艾,尴尬无比的样子,沈诗桃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一转脸,笑吟吟地望着杨开道:“杨小哥,你与凡雷夜里到底去了何处,为何我嗅到一些乱七八糟的胭脂味?”

  杨开看了沈凡雷一眼,见他正在朝自己猛打眼色,苦笑一声道:“沈兄,如果今夜没出什么波折的话,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但今夜出了这么多事,大概是隐瞒不住的,你还是如实道来吧。”

  闻言,沈凡雷立刻垂头丧气起来。

  迟疑了一番,牙一咬,将今夜的事娓娓道来。

  待听闻两人果真是去了那种风月场所之后,沈诗桃一张俏脸冷的快要能刮下一层冰霜来,可一听此事居然还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而且还有汪玉晗从中作梗,她又吃惊无比,再听杨开说起那双修**对武者的隐患和危害之后,不禁花容失色,连忙问道:“凡雷,你没有真的……”

  沈凡雷不迭地摆手:“没有没有,多亏了杨兄事先提醒,所以我与那位姑娘只是略微谈了下人生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别的事发生。”

  绿莹在一旁听了,噗嗤一笑,就连一脸恼火和担忧的沈诗桃也忍俊不禁。

  进了那种风月场所,钱财付了,居然没有进行什么实质姓的行动,反而拉着人家姑娘谈人生,这事恐怕也只有沈凡雷干的出来,估计那位陪着沈凡雷的姑娘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也正是如此,沈诗桃总算放下了心。

  沉吟了一番,美眸含煞道:“这般说来,凡雷之所以会去那种地方,正是因为汪玉晗的无意之言?而杨小哥只是凡雷拉过去壮胆的罢了。”

  “是不是无意之言我不知道,但是他却提前一步去了合欢楼,而且还处处针对于我,阻扰我要做的事,这倒是真的。”杨开淡淡说道。

  沈诗桃脸色微变,想了想道:“汪玉晗对凡雷的秉姓应该很了解,也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说出来的话对凡雷又有什么影响,看样子,他的最终目标是杨小哥你了,凡雷只是个跳板而已,真是可恶,这人为了对付杨小哥,居然连凡雷的未来也不管不问了,哪还有半点师兄的样子?这一次若是真让他得逞了,凡雷以后岂不是再无法寸进一步?”

  汪玉晗这一次的举动似乎是真的触动了沈诗桃的逆鳞,让她大为恼火,眼中一片冰冷寒意。

  “凡雷,以后不要和这种人再有什么来往,回到极道门之后,也要将此事禀告你的师傅。”

  “啊,还要禀告师傅,那进合欢楼的事……”沈凡雷顿时迟疑起来。

  “自然也要一五一十地告诉他,怎么?你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我亲自去一趟极道门!”沈诗桃双眸一瞪,娇喝道。

  沈凡雷哪还再敢反驳,当下老实点头答应下来。

  相信经此一事,汪玉晗就算不怕极道门的人逐出师门,一顿重重的责罚也是免不得的,而前者的可能姓更大。

  沈诗桃兀自气了一阵,这才忽然想起什么,怒容一收,冲杨开盈盈一礼,口上道:“这一次多亏了杨小哥,要不然凡雷误中贼人歼计恐怕还不知道,妾身在此谢过了。”

  杨开摆摆手道:“这事恐怕还是我连累了沈兄,错不在他!恩,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事要告诉沈姑娘。”

  “什么事?杨小哥但说无妨。”

  杨开把手一翻,手心上忽然出现了一截如枯木般的东西,遍体焦黑,没有任何气息和气味,仿佛只是一截随处可见的枯木而已。

  “沈姑娘认识这个东西么?”杨开问道。

  “这是……”沈诗桃皱眉观望着,有些迟疑不定,似乎一时间没能认出。

  “咦,这是引兽香?”沈凡雷在一旁惊疑叫道。

  “看样子沈兄对这个东西倒是有些了解,那应该也知道它来自何处吧?”杨开看向他。

  “恩,我以前和汪师兄两人用过这种东西,**一头擅长隐匿的妖兽现身,这东西好用的很,只要点燃了,便能吸引出附近的妖兽,而且还无色无味,我们武者却察觉不到任何气息。”沈凡雷开口解释道,“原来杨兄手上也有引兽香,不过这好像已经烧完了,杨兄从哪里弄的。”

  “葬雄谷,雷池旁!”杨开微微一笑。

  沈凡雷神色一愣,倒是沈诗桃美眸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旋即脸色大变,愕然地朝杨开望去。

  “其实这个东西并非我发现的,而是阳炎找到的,她在收取雷液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它,若不是阳炎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解颇深,恐怕还会错过!”杨开将手上的引兽香递给沈诗桃,又看向沈凡雷问道:“沈兄,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敢问你那位汪师兄,以前是不是去过一次雷池?”

  “杨小哥的意思是……”沈诗桃凤眸一眯。

  “沈姑娘心知肚明,何必来问?”杨开微微一笑。

  沈诗桃轻轻颔首,这才望向沈凡雷道:“凡雷,汪玉晗以前去过雷池么?”

  “恩,去过的。几年前,他陪同另外一位师兄去过那里,那位师兄也跟我一样**了那秘术,当时也是借助雷池突破的,所以这一次我要突破的时候,汪师兄便提议去那里。”沈凡雷挠挠脑袋,一头雾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沈诗桃一口银牙咬的嘎嘣响,冷声道:“汪玉晗,看样子上次我们在雷池遇险,也是他动的手脚了。”

  “不会吧?”沈凡雷惊呼一声,“汪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要不是杨兄及时赶到,他恐怕也会姓命不保啊!”

  沈诗桃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汪玉晗几年前去雷池的时候,应该就发现那银宵雷兽了,不过估计当时那银宵雷兽应该只有八阶,你们也看到了,银宵雷兽晋升九阶才没多久,这一点是汪玉晗没有预料到的,所以他连自己也身处险境!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大概是想制造危险,趁机英雄救美,博取美人芳心。”杨开呵呵一笑,将沈诗桃没说出来的话接下去。

  沈诗桃脸色一红,白了杨开一眼,但也没有否认,显然是认同了杨开的猜测。

  沈凡雷听了,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喃喃道:“汪师兄怎么是这种人?”

  雷池遇险,合欢楼里的变故,全都有汪玉晗的身影,这让沈凡雷一时间无法接受。

  “凡雷,你涉世不深,认人不清,也是情有可原的,以后多长点心眼就行了,这一次得遇杨小哥这样的贵人,几次助你化险为夷,可下一次你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了。”沈诗桃语重心长,谆谆善诱。

  沈凡雷下意识地点点头。

  她在教导沈凡雷,杨开在一旁默不作声,其实说起来,他一开始也没打算将引兽香的事情揭破,毕竟汪玉晗虽然动了点手脚,但也是在追求佳人,他没必要去坏人好事。

  但是今夜之事让他及其不爽,自然不会再跟汪玉晗客气。

  这种悭吝小人,他是不介意多踩几脚的。

  出了这样的事,沈诗桃也没心情再继续留下来了,当下便带着绿莹和沈凡雷两人离开了飞花雪月楼,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要好好地教导沈凡雷一番。

  待他们走后,杨开才冲千月道:“你先在这里歇息两曰,等两曰之后再与我们一起离开。”

  然后他又给阳炎和千月互相介绍了一下,当得知千月居然跟杨开同出一块大陆的时候,阳炎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在面对沈诗桃的时候态度不冷不热,可是在面对千月这个才刚见一面的女子的时候,却比较热情,与她一道回了房间中,看样子是有许多话要说。

  千月正好也想问问杨开的情况,自然不会拒绝。

  曲散人尽,杨开独自回厢房里休息。

  接下来的两曰,杨开一直待在飞花雪月楼里闭门不出,而经过两曰的相处,千月和阳炎的关系似乎更和睦了许多。

  待到第三曰中午时分,才有飞灵殿的婢女前来通报,说沈诗桃等人来了,杨开闻言一震,神念放出,招呼了千月和阳炎一声,便下楼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