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分歧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分歧

  ;

  伴随着雷兽的低吼,那天上的青云冥冥之中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蠕动翻滚起来,旋即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青云居然转变为一个倒漏斗的形状,疯狂地往银宵雷兽体内灌入。*.*

  前后不过三息时间,那一片一直笼罩在天空中的青云便消失不见,统统被银宵雷兽吸进了体内。

  杨开见此,眼帘一缩,一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虽然银宵雷兽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但他隐隐从对方体内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气息。

  而在这个时候,原本见银宵雷兽一动不动,想要冲过来痛下杀手的汪玉晗和沈凡雷两人也奔赴到这头妖兽身前,可还不等两人施展什么杀招,那银宵雷兽忽然用硕大的兽瞳看了他们一眼,那眼神中透着一股拟人化的不屑和嘲讽之意。

  下一刻,恐怖的威压忽然自银宵雷兽体内爆发出来,仿佛因为刚才吸收了青云,让它的实力暴增许多一样。

  直到此刻,汪玉晗才终于感觉不妥,口中低喝一声:“不好!”

  身形滴溜溜一转,从体内忽然激射出一面面巴掌大小的棱形能量盾牌,密密麻麻地守护在四周,而沈凡雷同样意识到了不妙,周身雷光闪烁之下,仿佛披了一件雷光战甲,看起来煞是威猛。

  但那银宵雷兽对此却视若无睹,只是身形一晃,便忽然化为一道电光,从原地消失,下一刻。汪玉晗的闷哼和沈凡雷的怒吼同时响起,两人如遭重创便从空中被一股大力拍了下来。

  汪玉晗体外的那无数棱形能量盾牌全部爆成齑粉,沈凡雷的雷光战甲也瞬间光芒暗淡,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人的脸色都是骤然苍白,同时喷出一口血雾,似乎受伤不轻。

  这一番变故,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直在下方蠢蠢欲动的沈诗桃和绿莹两女看在眼中,全都花容失色。纷纷惊呼起来。原本准备出手的心思也刹那间熄灭,全都窜了出去,各自迎上一人,准备查探他们的伤势。

  而半空中兽影一闪。之前消失的银宵雷兽又一次现身。它这一次却是冷冰冰地看了一眼正站在雷池边施展手段收取雷液的阳炎。兽瞳中闪过一丝愤怒,身体悠地一晃,再次消失。

  它的实力。果然在吸收了那天上青云后,大幅度增加。

  阳炎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本能地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危险,体表红光闪烁,一层防护瞬间成型,几乎在这一层防护出现在同时,它便崩碎开来,虚空中,一只银宵雷兽的虚影若隐若现,速度快的阳炎几乎看不到。

  她的脸色微微一白,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就在银宵雷兽准备对她痛下杀手的时候,杨开忽然出现在了阳炎的面前,探出一只被魔焰包裹的拳头,一拳砸在虚空处。

  轰地一声巨响,气浪翻滚,杨开的身形不由往后倒飞出去,顺手捞起站在原地的阳炎,而那消失不见的银宵雷兽也在一声低吼中现出身影,它似乎也站立不稳的样子,庞大的身躯蹬蹬蹬蹬朝后倒退着,四只强健有力的爪子在空中抓住道道肉眼可见的印痕。

  悠一站稳身形,它便爆吼一声,口中一团硕大的雷球瞬间成型,头颅微微一甩,那雷球便气势如虹地朝杨开袭来。

  杨开神色肃穆,一道金丝从指尖弹出,一瞬间化为漫天金网,将那雷球笼罩在其中,肆意切割,雷球还未袭到面前,便在外力的作用下爆裂,无数细小雷蛇从中涌出,消散在天地中。

  金丝却穿过了雷蛇涌动的区域,直接袭到银宵雷兽面前,如利剑般朝它的身躯戳去。

  轻响声传出,银宵雷兽的体表绽放出耀眼的火花,锋利无比的金丝居然没能将银宵雷兽的身体直接洞穿,反而被它体表覆盖的鳞甲所阻,只深入不到三寸便后劲全无。

  杨开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冷冷地盯着那银宵雷兽,眼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悠然出现,这只银宵雷兽相当不凡,而且在境界修为上也比杨开高出一大截,杨开想要速战速决,只能动用自己的杀手锏了。

  那银宵雷兽一看到这朵莲花,竟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兽瞳里流露出惶惶不安的神情,根本不敢再与杨开对视,身形一晃之下,就冲进了雷池中消失不见。

  雷池泛起了涟漪,此地再次恢复平静。

  它竟不战而逃,让杨开大为惊讶。

  不过杨开也不由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与银宵雷兽死磕,对方既然知难而退,无疑是他最想要的结果,若是换在平时,杨开也不会放这只九阶雷兽离去。

  那边沈诗桃和绿莹两女才刚将受伤落地的汪玉晗和沈凡雷搀扶起来,再往这边一瞅,却发现那银宵雷兽狼狈离去,这一幕让他们目瞪口呆起来,根本不知道杨开到底做了什么,居然把这样一只妖兽给惊退了。

  面面相觑之下,都有些惊疑不定。

  而这个时候,阳炎却忽然悄悄地递给了杨开一截东西,然后附耳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杨开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边脸色苍白的汪玉晗,嘴角一挑,泛起一抹微笑,汪玉晗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倒也没有丝毫胆怯之意,反而脸色阴沉地与杨开对视起来。

  “杨小哥……”沈诗桃漫步朝这边走来,惊疑地看了看雷池,开口问道:“那银宵雷兽是不是受伤了?”

  “不清楚,但是它是主动退去的。”

  沈诗桃愕然,旋即苦笑起来:“看样子杨小哥果然了得,连银宵雷兽都能惊走,倒是妾身小瞧你了。”

  “沈姑娘抬爱了,惊走它并非我的功劳,是这位汪兄和令弟两人的缘故,那妖兽恐怕也是知道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才知难而退的。”杨开淡淡地回道,并没有要揽功的意思。

  “不错!”汪玉晗毫不客气地接下话茬,“看它刚才的样子,应该是施展了什么秘术,才让实力忽然提升起来,不过这种秘术代价极大,而它才刚晋升九阶不久,恐怕无法压制那秘术的反噬之力,所以才主动退去。”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都若有所思起来,好一会都没人说话,算是默认了汪玉晗的猜测。

  “汪兄对这妖兽的情况倒是知道的清楚。”杨开忽然笑吟吟地说了一句。

  “什么?”汪玉晗眉头一皱。

  “没什么。”杨开摆了摆手,转而看向沈诗桃道:“沈姑娘,这边既然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你要去哪?”沈诗桃问道。

  “自然是离开这里。”杨开随口答道,忽然看到沈诗桃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脸色一讪,打个哈哈道:“上次与你们分开之后,我们在这里迷路了好久,不过现在总算是找对方向了,应该不会再迷路。”

  毕竟上次杨开也跟她说离开此地的,可这么多天过去了,还在这里逗留,显然是上次说谎了。

  沈诗桃也没有追究的意思,而是望向其他几人道:“那我们也离开吧。”

  “可是师弟的秘术还没有修炼成功呢。”汪玉晗一愣,下意识地不想与杨开一起行动,刚才对方说的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实在让他警惕,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里既然有一只九阶银宵雷兽,自然不能再修炼下去了,这一次能够脱难是我们运气好,若是再逗留的话……”

  “但是那银宵雷兽分明已经受伤了,以我们的实力未必就拿不下它。”汪玉晗直到此刻,还打那银宵雷兽的主意。

  听他这么一说,沈诗桃分明也有些动心的样子,但她还是转头看了看杨开:“杨小哥,你的意思呢?你觉得我们若是现在留下来,能不能击杀那银宵雷兽?”

  杨开眉头微微一皱,他看出来,沈诗桃看似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实则是想邀请自己一起行动,如果自己加盟的话,她说不定真会留下来对付雷兽,毕竟在他们的想法中,银宵雷兽确实被秘术反噬不轻,只要想办法把它从雷池里逼出来,未必就杀不了它。

  想明白这一点后,杨开立刻摇头:“能不能击杀我不知道,但是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沈姑娘若是信得过杨某,还是赶紧离去的好。”

  他没有将尸穴里的事情说出来,所以让人听着有些故弄玄虚的感觉。

  那汪玉晗面色不喜,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沈诗桃却忽然点头道:“既然杨小哥这么说,那我们就赶紧离去吧,凡雷,你的秘术也并非是要在雷池里修炼,找一些雷属性的灵丹同样可以,只不过效果差了点而已,等到了黑鸦城,我帮你收购吧。”

  她仿佛对杨开的判断深信不疑的样子。

  “好。”沈凡雷没有意见,自然是唯自己的姐姐马首是瞻。

  沈诗桃这才笑盈盈地望着杨开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一起出谷吧,路上多少也有个照应。”

  杨开自然不可能拂了她的面子,当下点头同意,那汪玉晗虽然不情不愿,可孤掌难鸣,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于是一行六人,结伴朝葬雄谷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