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你给什么报酬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你给什么报酬

  ;

  杨开才刚一祭出盾牌,那无数血刃便已轰到面前,一道道如圆月弯刀般斩在盾牌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接连冲撞而来的力道甚至往杨开身形不断地往后退去。.

  而安至用见此,神色不但没有露出丝毫欣喜,反而还凝重了许多,因为对方的那紫色盾牌看起来暗淡无光,竟能挡下他的血刃,明显是一件档次不低的虚级秘宝,当下更加卖力地挥动起短斧了。

  而在他挥动短斧的时候,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牵引的力量从短斧中散发,牵扯着那些被紫色盾牌挡下的血刃,滴溜溜旋转着,再一次从四面八方朝杨开袭去。

  “控元?”杨开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便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个安至用显然不懂什么控元之术,这种血刃能够供他驱使转变方向对敌,应该是秘宝的威能。

  想明白这一点,杨开轻叹一声。

  他一直在防守,就是想看看这个魔血教弟子有什么惊天的手段,毕竟他以后还要在幽暗星上生活,多与这些本土的势力武者交手,也能为他以后再碰到这些势力的武者做些准备。

  哪知道这个安至用虽然有圣王三层境的修为,但一身圣元驳杂不纯,使用的手段固然有些诡异,可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当下也失去了试探的心思,把紫色盾牌一收,整个人暴露在了无数血刃之下。

  安至用见此,表情大喜,他虽然不明白杨开为何放弃了防守,但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又狠狠地挥动起短斧,驱使那无数血刃萦绕在杨开身侧,势要将其重创。

  杨开神色冷漠地望着他,就在血刃加身的刹那,一股漆黑的魔焰从体内翻腾出来,那魔焰灼热至极,莜一出现,便让方圆几十丈范围的温度急骤上升。

  而那些血刃才一触碰到魔焰,便纷纷融化开来,根本无法切进魔焰分毫。

  安至用神色一惊,还没等他施展后手,杨开已经身如奔雷,迅速欺近到他身旁,一时间,漆黑魔焰威势大放,直接将安至用包裹在其中。

  打斗和惊叫声传出,安至用的叫喊夹杂着惶惶不安和惊恐的讯息。

  这个对手的漆黑火焰,似乎相当克制他的邪戾圣元,被对手笼罩在气势当中,他一身实力根本发挥不出多少,若不是有一两件防御秘宝护身,恐怕一个照面就要被他给击毙。

  这是圣王两层境?安至用脑子迷糊了,这该不会是哪个返虚境强者伪装出来的吧?

  就在杨开和安至用陷入争斗的时候,那边叶阳荣和邓凝同样在生死之战,邓凝被裹在血云当中,手段尽出之下,也只能勉强自保,但他也只能拖延顶多半炷香而已,半炷香后,他觉得自己肯定在劫难逃,自己这个师弟的魔神化血秘术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

  正心中惶恐不安的时候,叶阳荣却忽然收了一些血云的威力,让他压力大减,心头一喜,当下手段尽出,倒也挽回一点颓势。

  而叶阳荣的声音却透过血云传了出去:“安师弟你在做什么?赶紧杀了那人过来帮忙啊!”

  他虽然听到安至用的大呼小叫,但他以为安至用是在故意演戏拖延时间,好让他与邓凝拼个两败俱伤,殊不知安至用此刻连回答他问话的时间都没有了,脸色苍白至极,被杨开打的捉襟见肘。

  正是因为叶阳荣如此猜疑,所以他也没出全力去对付邓凝,准备留些力气来与安至用争抢邓凝的遗产。

  一时间,两处战场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一方机关算计不肯出全力,另一方有苦说不出,满头汗水。

  但是很快,局面便清晰起来。

  自安至用与杨开交手不过半盏茶之后,伴随着安至用的一声惨叫,他的身影如遭重创般地倒飞出去,半空中呕出一蓬血雾,面如死灰,眼中溢满了惊骇。

  在他倒飞出去的瞬间,杨开的身影同样紧随而至,不等他落地,便一拳轰在他的胸口处。

  安至用只来得及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胸膛便直接凹陷了下去,双眸逐渐失去光芒,旋即,身躯在半空中爆裂开来。

  那边,叶阳荣在听到安至用的惨叫之后,心头一突,朝这边望来,正好看到安至用的身躯爆裂开的惨状,失声惊呼:“怎么可能?”

  一刹那的震惊,让他的血云一阵颤抖,而邓凝却趁此机会从中脱困而出,模样狼狈地站在一旁,气喘吁吁地望着血云,又惊疑不定地看了看那边正在收拳的杨开,眼中泛起一抹不可思议和欣喜忌惮,复杂至极的神色。

  安至用身死,邓凝逃出,叶阳荣也知道情况有些不对,所化血云一阵蠕动,身躯显露出来,皱眉望向杨开,沉默不语。

  “你敢动一下我就让你死!”杨开甩了甩手上沾染的鲜血,抬起头,淡淡地瞥了一眼叶阳荣,那眼神就如屠夫望着羊圈里的羊羔,让叶阳荣没来由地遍体生寒,如坠冰窖。

  对方虽然只是一句威胁的话语,但叶阳荣却莫名其妙地觉得他真有这个能力,心中忌惮之下,竟真的没有动弹。

  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邓凝给打断了,邓凝冲杨开一抱拳,强挤出一丝微笑道:“这位朋友,多谢出手相救!”

  他神色恳切,显然是真心道谢,毕竟就算是魔血教的弟子,被人救了一命,也会心存感激的。

  “与你无关!”杨开冷漠地回了一句,对这个邓凝,他也说不上有多少好感,毕竟这家伙正被自己两个师兄追逐的时候,还往自己这边飞来,显然是打着要将自己拖下水的算盘。

  而且之前叶阳荣和安至用怀疑杨开是邓凝安排在这里的帮手,他也没有否认的意思,换做其他的圣王两层境,被他这么一弄,哪还有命在?只会稀里糊涂做个冤死鬼。

  不过设身处地地想,杨开自付若是在邓凝这种局面下,恐怕也会这么做,所以虽然不太喜欢这个邓凝的做法,他倒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对方只是为了保全姓命,当时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被杨开噎了一句,邓凝脸色讪讪,倒也识趣的很,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神色一肃道:“朋友,能不能好人做到底,再帮邓某一把,将这狼心狗肺之人宰了,事后邓某必有厚报!”

  此话一出,叶阳荣脸色大变,这才知道那圣王两层境的青年竟真的不是邓凝安排的帮手,刹那间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若是早知如此,他哪里会自找麻烦,让安至用对付杨开?巴不得早点把他送走才是正经的,可是现在后悔也无用,安至用已经被他干掉了,对方还用一种不爽的眼神望着自己,分明在恼火被卷入这场莫名其妙的纷争之中,以他能在半盏茶功夫击杀安至用的实力来看,若真与邓凝联手,自己哪有命在?

  叶阳荣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的,紧张地望着杨开,暗暗担忧他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让他惊喜的是,杨开只是翻了下眼皮,看了看邓凝,便摇头道:“你们师兄弟的恩怨,我没兴趣插手。”

  叶阳荣表情一松,正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的时候,邓凝却开口道:“朋友,我们是魔血教的弟子,你杀了我安师兄,若是放叶阳荣回去的话,这里的事情势必会暴露,到时候你恐怕会有些麻烦啊。”

  “你是要我将你们全都杀了灭口?”杨开咧嘴笑了起来,目光在邓凝和叶阳荣身上转动了几下,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让两人都心中狂跳,惴惴不安。

  叶阳荣此刻已经在心里将邓凝骂了个狗血淋头,痛恨邓凝口不择言,不过对方这么一说,倒让他欣喜起来,当下道:“邓师弟,这位朋友似乎不是很好说话的样子,咱们内部的恩怨暂时放下,联手对付他怎样?”

  邓凝冷笑一声,想都没想便干脆拒绝:“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与你这种人联手。”

  拒绝了叶阳荣之后,他才看向杨开,肃然道:“说杀人灭口也不为过,不过朋友若是连我也杀的话,那在下无话可说,毕竟若是没有你插手,我这次同样必死无疑,不过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这人好过!”

  他狞笑地望着叶阳荣,一脸的狰狞,似乎被他给逼得抛弃融血丹,让邓凝已经变得无比疯狂了。

  “你疯了!”叶阳荣大惊失色,身形连连后退。

  不过才刚动下脚步,一股让他勃然变色的神识威压从天而将,与此同时,自己识海的防御瞬间被破开,一道神魂攻击侵入其中,隐而不发。

  叶阳荣顷刻间大汗淋淋,知道自己若是再动一下的话,识海势必会遭遇攻击。这股神识之强,丝毫不逊于返虚两层境的武者,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顿时不敢再有什么异动,忌惮无比地望着杨开,眼眸剧烈颤抖之下,怎么也不敢相信那神识攻击会是这样一个人发出来的。

  而杨开在撕裂这人的识海防御,给他一点警告之后,倒也没急着痛下杀手,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眼邓凝,忽然开口道:“要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能给什么报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