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没区别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没区别

  ;

  “不错,这就是长老们赐下的融血丹,可以助我们魔血教的**精炼血身,突破瓶颈!想要?”邓凝脸上浮现出一抹危险的笑容,旋即竟甩手一扔,将那融血丹朝流炎沙地扔了过去,猖狂大笑道:“想要的话就进去捡吧,看看你们有没有命活着出来!”

  他自知自己无法在两位师兄弟联手之下保住融血丹,竟也不愿便宜旁人。.

  “快拦住他!”叶阳荣大叫一声,看似是要对邓凝出手,阻止他的动作,但身形晃动间,竟一扭身朝融血丹追了过去。

  而那安至用也是虚晃一招,同样奔着融血丹而去,两人此刻的目标竟惊人的一致。

  但邓凝含怒出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融血丹飞出速度极快,只是眨眼功夫,便冲进了流炎沙地的暗红色能量罩中消失不见,等那叶阳荣与安至用两人追过去的时候,早已无计可施。

  一时间,两人都面色铁青,霍地扭头,恼羞成怒地望着邓凝,眼中杀机毫不掩饰地迸发出来,再无刚才的和颜悦色和苦口婆心,两人现在恨不得将邓凝给碎尸万段。

  融血丹被扔进了流炎沙地,就再也不可能找回来了,他们可没有信心以圣王三层境的修为去闯这种禁地,而且此时还是流炎沙地威力凶猛的时刻,进入其中,十死无生啊。

  邓凝在扔出融血丹的瞬间,便已身形急窜,想要离开这里了,但那叶阳荣却厉喝一声,忽然身形一晃,化为一朵血云,速度极快地飞到了邓凝上空,旋即那血云一裹,便将邓凝裹在其中。

  血云内,煞气冲天,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刹那间,血云内传来邓凝的惊骇呼声:“魔身化血,你什么时候**成的?”

  他仿佛对叶阳荣施展出来的这一手段及其震惊,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下一刻,血云内便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和邓凝的闷哼。

  叶阳荣阴森的冷笑传出:“师兄不才,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初窥门径了,如今还是头一次施展拿来对敌,邓师弟,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一边说着,一边吩咐道:“安师弟,将那碍眼的人杀了,再来助我一臂之力,融血丹虽然没了,但据我所知,邓师弟手上可还有秘术魔血丝的**之法,你若是想要的话,就快快动手。”

  本来见叶阳荣化为一朵血云将邓凝笼罩,那个安至用的脸色也是一沉,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叶师兄的心机如此深沉,三年前就**成了这种秘术却一直没有暴露出来,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抹忌惮无比的神色。

  如今融血丹没了,他倒有些打退堂鼓的心思了,毕竟就算与叶阳荣联手杀了邓凝,也捞不到太大的好处。

  可现在一听他说邓凝居然有秘术魔血丝的**之法,大为心动,眼前一亮之下竟表情迟疑起来。

  叶阳荣岂不是他在忌惮什么?当下朗声喊道:“安师弟,师兄这魔身化血及其消耗圣元,用来对付邓师弟已经很勉强了,你无需怕我事后对你下手,更何况,以安师弟的手段,师兄也不会去自找没趣。”

  安至用脸色阴沉地沉思了一阵,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神色立刻坚毅起来,点头道:“好,那师弟便与师兄再联手一次!”

  说完,他便转过身,冷冷地盯着杨开。

  就在这时,一道火光从流炎沙地中冲出,一闪而逝地冲进了杨开的胸口处,让见到这一幕的安至用不禁一呆,皱眉道:“那是什么?”

  “没什么。”杨开轻叹一口气,想了想,道:“我要是说,我跟你们那个师弟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他埋伏在此的帮手,你信不信?”

  “你说我信不信?”安至用冷哼一声。

  “换成是我,我也不信。”杨开一脸无奈之色,先不说之前那个邓凝在见到他的时候露出欣喜的表情,还有两人仿佛认识的模样,就说这里是流炎沙地,虽然还是外围,却同样炎热无比,杨开偏偏出现在这里,不是那个邓凝安排的帮手,难道还能是跑来游玩的不成?

  流炎沙地除了开启的时候会人声鼎沸之外,其他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人愿意靠近这里。

  这一次叶阳荣和安至用若不是为了追邓凝,哪会来这种地方?而邓凝也是走投无路,才会抱着侥幸的心思奔赴到此地,企图摆脱自己的两位师兄,哪里晓得融血丹对他们的**太大,他们竟死追不舍。

  机缘巧合之下,杨开被卷入这场纷争。

  “你是自己了结还是要我动手?”安至用一点也没把杨开放在眼中的意思,瞥了一眼那边血云内的战斗,倒也不急着冲杨开下手,反而那边争斗的越激烈,对他越有好处,他巴不得邓凝和叶阳荣打个两败俱伤,好让他趁机去捡便宜。

  “有什么区别?”杨开咧嘴一笑,不惊不惧。

  “区别很大,你自己了结,可以死个痛快,要我动手的话……嘿嘿。”

  “我觉得没区别。”杨开缓缓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讥诮之意,淡淡道:“反正你都会死!”

  安至用一怔,待听明白杨开在说什么之后,脸色骤然狠戾起来:“口气不小,怪不得邓凝会找你帮忙,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死!”

  说话间,身上血光大放,原本平淡无奇的气息,竟透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出来。

  杨开皱了皱眉,虽然他没有和这个魔血教的人打过交道,但从叶阳荣和这个安至用的圣元波动来看,他们**的都是一种**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惊人的煞气和戾气了。

  这种气息**到极致,对敌之时一旦释放出来,就会慑人心魂,心智不坚的人极有可能会被这种煞气和戾气影响,轻则气势被压,重则丧失斗志,可以说在与人争斗的时候占了很大的便宜。

  但是同样的,这种煞气和戾气却很容易被克制,只要有至刚至阳的圣元,就足以将其压制。

  杨开体内的傲骨金身,以前储存的就是这种**的力量,他对这种事情自然有些了解。

  那安至用释放出自身的气势之后,倒也没动手,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杨开,仿佛是想看看他在自己的煞气之下心惊胆战的模样。

  对方修为境界比他要低一层,他自然有十足的信心将其压制,一旦让对方丧失斗志之后,他就可以用猫戏耗子的心态与他好好玩玩,消磨时间了。

  倒出乎他的意料,自身的煞气戾气汇聚而成的气势轰向对面的青年之后,那青年竟面不改色,反而露出一抹不屑的表情,根本没有以前碰到的那些人手足无措的滑稽表现,这让安至用不禁一愣,点头道:“好好好,果然有些本事,我倒是小看你了。”

  说话间,气势一收,身上血光大放,仿佛有鲜血从他体内涌出的样子,很快便凝聚成一团血雾,那血雾一阵扭曲变幻,化为一只血手,直直地朝杨开推了过去。

  修罗血手!

  魔血教的一种秘技,只有魔血教的**才能**的招式,威力虽然不能说极大,但蕴藏在血手中的邪戾之气却诡异无比,防不胜防,一旦沾染上,浑身血液都会沸腾,让敌人生不如死。

  魔血教的所有秘术,一般都有这样难以防备的效果,所以在幽暗星上,一般武者碰到魔血教的人,都懒得或者不敢与他们争斗,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吃上一个大亏。

  而在修罗血手推出的同时,安至用再十指连弹,一道道红光激射而出,化为一柄柄血色尖锥,隐藏在血手之后,以做偷袭。

  他倒没想能一击杀死杨开,从刚才对方的表现来看,对方显然不是弱者,他这一套路倒有些试探的意思在其中,想试试杨开的深浅。

  那血手迎面飞来,杨开只是一拳挥出,拳锋上,黑炎缠绕,透着及其炎热的气息。

  两者瞬间相碰,血手就如骄阳下的雪花,竟一下子被黑炎破开,甚至连那血色的光芒也被漆黑压制了,而紧随在血手之手的那些血色尖锥同样没能伤到杨开分毫,只是被他凝聚出几面浩天盾,便轻而易举地阻挡下来。

  见此情形,安至用表情一呆,立刻意识到对面这个圣王两层境的战斗力丝毫不逊于自己,再也不敢迟疑,当下把手一挥,一柄血红短斧出现在手上,那短斧造型古怪,有些像斧头,但更像弯刀,通体赤红,煞气惊人。

  短斧入手,安至用气势暴涨,挥动手上的武器就狠狠往前一劈。

  一道血光从短斧上激射出去,竟化为和短斧一般模样的血刃,急速朝杨开冲去,旋即他不断地挥动短斧,一道又一道血光接二连三地冲出,眨眼的功夫,铺天盖地的血刃汇聚成群,凶猛朝杨开压去。

  杨开脸色一凝,知道对方动了真本事,倒也没有轻敌的意思,直接取出了自己的紫色盾牌,挡在前方。

  紫色盾牌虽然在收服器灵的时候被它给弄的灵姓大失,但本身的防御能力还是存在的,只是无法动用盾牌的沙尘暴功能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