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两百四十四章 釜底抽薪

第一千两百四十四章 釜底抽薪

  ;

  控元之术虽好,但对神识却有很大的负荷,所以并非每一个武者都能领悟,能够使用,也只有那些神识比一般人强大的武者,才有可能参透这样的神奇手段。

  诛天矛的转变显然让火鸟吃了一惊,再见那漆黑蛟龙喷出的寒焰居然能抵挡住自己的火浪之后,更是勃然大怒,双翅一展,骤风乍起,一簇簇鬼火般的火苗,从它的双翅中冲出,绕过了漆黑蛟龙和火龙,直朝杨开所站之处袭来。

  杨开背后风雷之力涌动,一副jing美的透明翅膀悠然出现,那翅膀上闪动着风的灵动,雷的狂暴,身形一晃便从原地消失,让那一簇簇火苗打在空处。

  不等火鸟再发起攻击,杨开已经挥手撒出十几道空间之刃!

  既然打算速战速决,杨开自然没有要与它再周旋的意思,一下子就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

  几乎能吞噬一切的空间之刃急速shè来,火鸟人xing化的眼珠中流露出一丝忌惮的惊恐,上一次它可是在空间之刃下吃了点小亏,知道这种东西的古怪和凶猛,自然不敢在原地停留,翅膀闪动间,化为一道火光,就飞窜到了一旁,还不等它再现出身形,杨开已经欺近过去,把手一张,朝它狠狠抓去。

  如今有寒焰护体,杨开丝毫不惧这器灵的热炎,毕竟器灵也是被地心之火灼烧几万年才诞生出来的,杨开又不是没承受过地心之火的煎熬。

  器灵的反应迅速无比,察觉不妙的瞬间,一股凝固的感觉悠然荡开,杨开的大手在距离它半尺左右的位置上,动作一僵,竟无法再寸进分毫。

  又是那种类似于势的力量,只不过这并非武者的势,而是器灵天生就jing通的火系法则。

  啪啪啪……

  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爆裂的炸响声,石室内弥漫的火系灵气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杨开不得不运转圣元,将寒焰的威力催到最大,冰寒的气息从他身体内弥漫开来,一下子就突破了器灵的法则封锁,重新恢复ziyou。

  上一次被器灵的法则束缚的时候,杨开还得借助空间力量斩断,但这一次,却只是动用寒焰就可以了,究其原因,实在是寒焰与它的法则相克的缘故。

  咧嘴一笑,杨开手腕甩动间,趁它的身形还没完全显化,一杆杆漆黑长矛铺天盖地地朝器灵激shè过去。

  器灵的身形刚刚完整地显露出来,就被几根长矛贯穿,尖锐的鸣叫再度响起,那两只小眼睛中立刻充满了暴怒和惊恐之意,它似乎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见,这个上次冲进来的手下败将居然就有了与它一较长短的资格。

  器灵没有实体,纵然被诛天矛贯穿也不会有xing命之忧,但是那诛天矛中蕴藏的冰寒,却让器灵及其不舒服,身形变幻不已,被打穿的身体也是蠕动了好一会,才恢复如初。

  杨开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器灵,它的身形一阵晃动,那一根根jing纯火灵气凝聚成的羽毛,居然化为一道道红光,朝杨开罩来。

  杨开悠然的脸sè瞬间严肃,察觉到这一根根火羽中蕴藏的恐怖杀伤,不敢有丝毫迟疑,一面凝聚出浩天盾守护,一面祭出了百岳图,十几座山峰朝那边迎了过去。

  轰隆隆的巨响中,浩天盾不堪一击地被粉碎,而那些从百岳图中飞出的山峰虚影同样如遭重创,虚影变幻间就消失不见,杨开匆忙把百岳图一收,整个人在风雷羽翼的推动下,匆忙闪到一旁。

  山崩地裂,石室一阵晃动,四周的禁制再一次发挥出作用,守护着石室不会毁灭,可即便如此,也有两层禁制被火羽给破坏掉的样子。

  激shè出火羽之后,那器灵的身躯蓦然小了一圈,而且看上去还有些疲惫。

  这些火羽显然不是一般的攻击,极有可能与它的存在息息相关。

  而且,火羽一击未中,并未就此消失,居然转个方向,化为一串密密麻麻的红光,尾随杨开而来,势要赶尽杀绝。

  杨开见躲避不成,脸上厉sè一闪,身形不动,静静地凝视着朝自己冲来的火羽。

  待到距离只有三丈左右的时候,杨开才忽然探出双手,仿佛是要撕裂什么东西一样,两手狠狠往左右一分。

  一道丈许长的空间裂缝,一下子被他给撕裂出来,犹如一只张开的兽口,正迎着那飞来的众多火羽。

  器灵见此,一声鸣叫,那飞来的火羽竟灵动至极地转了个方向,匆忙返回器灵所在之地。

  看样子,它也知道不能让自己的火羽shè进空间裂缝中,一旦进去了,只怕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眨眼的功夫,火羽便重回了器灵的身躯,原本变小的躯体再一次恢复如初。

  但它的身边一道人影晃过,杨开已经鬼魅般地出现了,一只大手缓缓探出,石室上空,蓦然出现了一只漆黑的巨大巴掌,似乎是要遮蔽整个天地。

  遮天手!

  器灵这一下是真的避无可避,只能驱动体内的热浪,两只小眼睛凝重地盯着拍下来的巨大手掌,企图硬憾这一击。

  电光火石间,遮天手拍中了器灵。

  轰地一声响动,至寒和至热的力量在石室中翻滚冲撞,宛若山崩海啸般,声势惊人,原本还在不远处互相较量的火浪和漆黑蛟龙被这么一冲击,立刻化为荧光消失不见。

  待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器灵有些狼狈地悬浮半空,而杨开则站在十几丈之外,冷冷地打量着它。

  器灵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但它身上的红光明显比刚才暗淡了一些,显然在刚才杨开接二连三地手段下吃了点亏。

  “我不知道你的神智开启多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但你如果愿意束手就擒,我倒可以放你一马,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只能来硬的了,少不得你要吃点苦头,说不定会让你元气大伤!”杨开神sè淡漠地望着它。

  这一只器灵确实灵智大开,但杨开也不敢肯定对方是否能听得懂自己的语言,毕竟这家伙几万年来都待在炼器炉中,可能没接触过别的活物。

  不过让杨开诧异的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对面的器灵一双小眼珠立刻闪现出暴怒之sè。

  它竟然真的能听懂!

  下一刻,它的口中就发出愤怒鸣叫,一直安然放在石室正中心位置的炼器炉同时嗡鸣起来,那炼器炉在顷刻间变得通红炙热,一股股火浪忽然从炉鼎里飞shè出来,全都涌进了火鸟的身躯。

  本来有些小伤的器灵在得到诞生它的炉鼎补充之后,陡然间生龙活虎,就连那身躯就蓦然变得庞大起来,盘旋在杨开头顶处,双翅展开,遮蔽了大半洞顶。

  而在此过程中,杨开只是静静观望,一点也没有要出手阻拦的意思,非但没有阻拦,反而还从眼中流露出一丝讥诮之意。

  器灵毕竟是器灵,虽然开启了灵智,但与他争斗,经验还是少了点。

  他就等着这一刻呢。

  在上次与器灵打过一场之后,杨开就知道那个炼器炉不是寻常之物了,依靠它,器灵可以得到很大的补充。但是肯定也是有极限的,不可能无穷无尽地补充器灵的消耗。

  所以杨开才在最开始手段强硬,逼迫器灵动用炼器炉中的储备火力,它不动用炼器炉中的灼热火灵力,杨开还真不好施展接下来的计划。

  如今这个炼器炉中,怕是没有多少火系灵气了吧?杨开的眼角余光暗暗关注了下那个虚王级的巨大炉鼎。

  而身躯变得巨大无比之后,器灵再一次恢复了高傲和得意的神情,小眼睛中满是不屑。

  不过不等它施展自己的威风,杨开竟身形一晃,就从原地消失不见,等到身影再显现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了那炉鼎旁边。

  旋即,他在器灵惊恐的注视下,一团魔焰从掌中涌出,狠狠地拍在炼器炉上。

  刹那间,炼器炉便被魔焰包裹,杨开凶猛催动圣元,源源不断地往炼器炉上灌入。

  冰冷至极的寒焰在这一刻将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个巨大的炼器炉便从表面开始结冰,而且结出的还是黑sè的冰块,不断地朝内部蔓延着。

  一直高高在上的器灵如遭重创,赤红的庞大身躯表面,竟泛起了层层寒光,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

  它这才知道杨开打的是什么主意。

  炼器炉是诞生它的容器,它是炼器炉的器灵,一旦炼器炉受损或者受到攻击,身为器灵的它根本无法安然无恙。

  可以说,杨开根本不需要与它正面交手,只需要对付那只死物一般的炼器炉就行了,这可能就是身为器灵的悲哀之处了,空有一身强大至极的实力,却是有力使不出。

  器灵的身躯好一阵扭曲变幻,杨开的举动让它愤怒到了极点,但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的寒意,却又让它惊恐无比。

  再也不敢迟疑,张口就是一通热浪,朝杨开袭去。它不指望能杀死杨开,只期望能把杨开逼离自己的容器,不要他再对炼器炉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