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第二轮红日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第二轮红日

  ;

  果然是星帝门!自从在钟乳石洞中,见到曲长风那么小心翼翼地对待此人,杨开就隐隐有些猜测了,也只有星帝门的人,才会让嚣张跋扈的曲长风在他面前那么收敛,甚至吃了亏也只能捏鼻子认栽,不敢当面报复。.

  黛鸢仿佛生怕杨开不知道星帝门有多么厉害似的,脸色严肃道:“在整个幽暗星,明面上最强大的三方势力是星帝门,战天盟和雷台宗,但实际上,每个势力都清楚,战天盟雷台宗与星帝门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听闻在星帝山上,有上百位返虚三层境巅峰的强悍武者,这可是个很恐怖的数字,根本不是战天盟雷台宗能够相提并论的,而且我还听说他们掌握了数件威力奇大的虚王级秘宝。”

  “这么厉害?”杨开悚然一惊,一个宗门有上百位返虚三层境顶峰的强者,这可真够惊人的。

  “恩,只不过他们的总人数比较少,而且从来不对外招收弟子,所以才名声不显。”

  “那他们的传承如何绵延?”杨开眉头一皱。

  “不太清楚,不过这无数年来,倒是有传闻说一些洪福齐天之人,偶遇从星帝山上走下来游历的强者,被带回去修炼了,不过这样的数字并不是太多,也只是寥寥四五个而已。”黛鸢微微一笑,“星帝山上的人很少会出来走动,所以虽然他们强者数量很多,只要旁的势力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倒也不会恃强凌弱,但如果有人招惹到他们头上了……”

  杨开眼睛一眯,发现黛鸢的娇躯刚才微微抖动了下。

  他心头凛然,暗想还真有人胆大包天招惹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那下场一定很凄惨。

  黛鸢的声音更压低了许多,杏口微张道:“一般来说,星帝山每隔十年或者二三十年左右,就会有一个或者数个年轻一代的弟子出山历练,而这些弟子同样是不显山不显水,为人很是低调,恐怕直到他们返回星帝山,也无人知道他们的出身,我在琉璃门一本记载秘辛的典籍上看到过一件事,说是在两千年前,幽暗星上曾经还有一个与战天盟和雷台宗齐名的宗门,似乎是叫古阳宗。当时有一个从星帝山上走来下来的青年武者,偶然得到一件重宝,被古阳宗的一些人得知,那些人设计埋伏于他,将其灭杀当场,抢宝而归。一个月后……古阳宗在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惨遭灭门之祸!”

  杨开勃然变色。

  不用想,也知道灭掉那古阳宗的肯定是星帝门了,能在一夜之间灭掉与战天盟和雷台宗齐名的存在,可想而之这个星帝门到底掌握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黛鸢却莞尔一笑,捋了下耳边的碎发道:“不过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门中长辈对此事也忌讳莫深,从来不曾提及,也无法问出什么。不过现在幽暗星上却有一个叫藏雄谷的地方,那方圆千里之地寸草不生,一片荒凉,阴气及浓,传闻那里曾经就是古阳宗的宗门所在。以前还有不少武者成群结队的去那藏雄谷中寻找机缘,说是古阳宗有一处隐蔽的密窟,里面有许多珍世奇宝和大量的财富,可惜却无人找到,而且还陨落了不少人。”

  “你去过?”杨开笑望着黛鸢,虽然她话里话外,好几次都用上了听闻或者传闻这样的字眼,但从她的语气中杨开也可以听出来,她已经确定这些传闻都是真的,那藏雄谷对方只怕也曾经去过。

  “自然是去过的。”黛鸢轻轻点头,“不过却没什么收获,倒是被一缕阴寒之气缠身,回到琉璃门花了好些天才化解掉,杨师弟若是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不过定要小心为上。”

  “恩,有机会的话再说吧。”杨开漫不经心地点头,不过心里却不以为然,就算那古阳宗真有什么隐蔽的密窟,如今两千年都已经过去了,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才对,他可不认为那样的东西会一直遗留至今,到时候跑过去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他才不愿意做这种事。

  “呵呵。”黛鸢也看出了杨开的敷衍之意,倒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深说,只是道:“以前星帝山里走出来的人一般不会被人发现,但是这一次不同,恰好碰到了流炎沙地的开启,所以在进来之前,师尊曾经叮嘱过我,定要小心那些独自一人,面孔陌生,但手段惊天的武者,因为说不定他就是星帝门的弟子!说实话,我最开始碰到杨师弟的时候,还以为你是星帝门的人……”

  杨开愕然,没想到她竟会有这样的误会,不过这也难怪,自己对幽暗星的人来说,确实是个陌生面孔,而且能以圣王一层境的修为闯进第三层,手段肯定不俗,黛鸢会有这样的误会也在所难免。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一动,暗道怪不得当时那个阙合宗的孟洪量和极道门的黄希然在自己展现出一些手段之后似乎误会了什么,原来他们以为自己出身星帝山,所以那个孟洪量才那般投鼠忌器。

  黛鸢也是这样产生误会的,不过在得知杨开与魏古昌有交之后,立刻否定了心中的猜想,因为星帝门的人一般不会与其他人结交的。

  而在来到此地之后,见到那个冷漠男子,她顷刻间就明白,那人才是真正的星帝门弟子。

  两人说了一阵话,便没再多说什么了,纷纷闭上眼睛,继续打坐感悟。

  冉冉红曰,越升越高,直至中天。

  空气中飘荡的果香气也越来越浓郁,而从果香味中能得到的种种感悟自然是越来越深刻,让每个武者都振奋鼓舞,欢欣不已。

  蓦然,大地似乎抖动了一下,旋即一股惊天动地的能量悠然爆发。

  这样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武者都齐齐变色,刹那间从深层次的感悟中醒转过来,骇然地望着面前的山谷。

  那山谷中似乎多出了一层红雾,红雾内蕴藏了及其恐怖的威能。

  红雾出现的及其诡异,之前没有丝毫征兆,但当武者们望去的时候,它已经弥漫在山谷中了,而且速度极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将整个山谷覆盖。

  旋即,惊人的热量朝四面八方扩散,形成了一股热风,吹拂向流炎沙地第三层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的事情,所有人之间都经历过一次,此刻再见,惊悚的心情立刻放缓许多,知道这样的热风虽然看起来恐怖,可对人却是没有半点损伤的。

  果然,当那热风扫过众人身体,朝更远处蔓延过去之后,没人出现什么意外。

  倒是那山谷的正中心处,又有一轮红曰诞生,正从谷底处,缓缓升起!

  红曰不大,约莫只有斗笠大小,神识扫不进,肉眼看不清,如果盯的时间长了,立刻就会头晕目眩。

  更加浓郁的果香味荡漾开来,一声声激烈的心跳,从武者们的胸膛内剧烈传出。

  第二轮红曰出现了。

  这也就意味着红烛果距离真正的成熟又更近一步,从药丹门李幼南那里得知过此地真相的各大宗门都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心头的蠢蠢欲动,紧张敌意的气氛很快在山谷四周蔓延开,大家望着彼此,似乎每一个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所有人砍杀殆尽才好。

  而那些不明真相,不知道红烛果成熟时会产生的奇景的宗门武者,也被这种气氛给影响不少,一边仔细留意查探其他人的动静,不肯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一边遣人去相熟的宗门那边打探情报。

  很快,关于红烛果的种种秘闻便传播开来,让每一个到此的武者都了解了其中的缘由,倒让搔动的气氛安宁了不少。

  既然会出现三阳开泰的奇景,如今只升起两轮红曰,倒也不着急动手,更何况,在真正成熟之前,红烛果根本不见踪影,就算有人想要出手抢夺,也苦于无处下手只能悻悻作罢。

  第二轮红曰的出现后,山谷内只搔动了片刻,所有人便再一次沉寂下来,继续吸收果香味,感悟那种种奇妙,融合自身修为。

  杨开也同样沉浸在其中,他觉得通过这样一番感悟,自己对圣元的控制理解似乎更上了一层楼,心中隐隐有一个模糊的想法,虽然把握到了一些痕迹,却无法融会贯通。

  这情况就如同几十只猫抓子挠到痒处,让杨开坐立不安,一门心思地扎进了自己的想法中,想借助红烛果成熟前的这一次机遇,要把那模糊的想法清晰起来,一旦真的能够实现,那自己的战力又会提升不少。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正当所有人都在若有所得的时候,一处山包上,有一声怒吼突然传出:“混蛋,居然敢偷偷布阵!”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不少正在打坐感悟的武者,顺着那人声音来源的位置处望去,正见到战天盟的一人,一脸愤怒地挥动一把巨大的扇子,那扇子上青韵流动,能量不低,一看就是不错的秘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