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弟子犯了什么错?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弟子犯了什么错?

  ;

  颜裴已经将那双叉刺从玉盒中取了出来,运转圣元感知一番,眉头一挑,忍不住赞道:“好好好,这件秘宝几乎可以说已经接近虚级中品档次了,炼制它的大师很用心,手艺也非常高超,最难得的是,它很适合女子使用,哈哈,这一次那些公子们大概要大出血了。.”

  颜裴眼光毒辣,哪里看不出这双叉刺的巨大价值,先不说它的档次摆在这里,单是这适合女子用的造型,就够那些公子哥们打破脑袋地竞拍,买回去送给自己心仪的女人,绝对是最好的礼物。

  钱通张了张嘴,很想反悔将这件秘宝给拿回来,可他也知道,到了颜裴手上的东西是不可能再取回的,深叹一口气,只能作罢,心里已经在琢磨着等会是不是该参与竞拍,然后把这双叉刺买回去了,影月殿也有几个资质不错的女弟子啊,将这秘宝赐给她们,定能如虎添翼。

  这边一口气才刚叹完,那几个评估拍卖品价值的高手忽然又传出惊呼声,而这一次比刚才还要激动,还要兴奋。

  “这,这……这居然是……”

  “什么?”颜裴身子一晃就来到了几人面前,凝神朝另一个玉盒中的秘宝望去,眼帘一缩,伸手将那赤色长鞭拿起,运转圣元感知一番,低喝道:“虚级中品秘宝?”

  “啊?”钱通大惊失色,老脸都扭曲了。。

  “哈哈,不错不错,这一次拍卖会总算是有个压轴的好东西了,本来老夫还有些担心,这一次时间仓促,我聚宝楼没能收集到太好的宝贝,这长鞭倒是弥补了空缺啊,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颜裴大笑不已,开心地扭头冲钱通道:“钱兄,这次你可算是帮了我大忙啊,这份人情老哥我记下了。”

  钱通满嘴的苦涩,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颜裴兄客气了,你我两人相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自当解君之忧,呵呵……”

  口上这么说着,心里把罗庆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单是一件虚级下品秘宝就让他心疼的几乎喘不过气,现在又出现一件虚级中品秘宝,这该死的罗庆,为何没有跟老夫仔细说明?若是早知杨开拿出来拍卖的是两件虚级秘宝,他说什么也不会送到颜裴手上,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也会将其收购过来,给影月殿的弟子使用。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自己若是想要,只能参与竞拍,这得多花多少圣晶啊?还不一定能买到手。

  可怜的罗庆根本不知道已经被自家的钱长老给怪罪上了,他哪里晓得杨开的手笔如此之大,直接就拿了两件虚级秘宝过来,而且其中一件还是虚级中品档次的。

  那双叉刺也就算了,毕竟以幽暗星上的炼器师水准,还是勉强能够炼制出来的,可那赤色长鞭的档次已经超越了幽暗星炼器师的等级,这种等级的秘宝除了通过一些特别的途径得到,根本无法炼制。

  这也导致了整个幽暗星上,虚级下品以上档次的秘宝,丹药的价格不能以常理评断的一个现象,一旦出现,那就是天价。

  “好好好!”颜裴的黑脸此刻就如绽放的牡丹,哪还能看出刚才的不乐意,连声赞着,笑的嘴巴都快裂到耳根了,“又是一件非常适合女子使用的秘宝,这一次的拍卖会肯定会非常精彩,老夫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那些人争抢的场面了。”

  “咳咳……颜长老……”旁边传来一个几乎有些颤抖的声音,“您再看看这个。”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玉瓶递给了颜裴。

  颜裴接过,打开瓶口,探眼望内一瞅,眼珠子立刻瞪圆了,大手一抖,险些将玉瓶给掉到了地上,嘶声道:“凝虚丹!”

  三个字犹如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钱通的心脏上,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冲了过去,劈手朝那玉瓶抓去。

  颜裴的反应奇快无比,挥手一掌打了出去,两掌相碰,颜裴和钱通各自退后一步。

  “作甚!”颜裴怒发张狂,恶狠狠地瞪着钱通。

  钱通神色铿锵,沉声道:“颜裴兄,我仔细地想了想,这次的拍卖会我不参加了,把东西还给我吧。””

  若是没有见到那玉瓶中的凝虚丹,钱通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可刚才那惊鸿一瞥,让他立刻知道,这玉瓶中的凝虚丹,比起虚级中品秘宝还要贵重许多。

  “现在想不参加?晚了!”颜裴冷哼一声,“东西到了我手上你还想要我吐出去?钱兄你第一天认识颜某?”

  “不对啊颜裴兄,你刚才不是说再贵重的物品也不能参与拍卖会么?”钱通脸不红心不跳,为了两件虚级秘宝,为了那凝虚丹,老脸不要又有何妨?

  “颜某说的是若是半炷香之后还见不到东西就不参加,你耳朵聋了?”颜裴哼道,眼见钱通还一副死不要脸的模样还想扑上来,连忙后退,将两个玉盒和玉瓶统统收进自己的空间戒,大手一挥喝道:“都给我盯着钱长老,他敢再上前一步,就狠狠的打!”

  “是!”四五位返虚境高手齐齐应诺,摆开架势冲钱通虎视眈眈,看那架势肯定会将颜裴的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一旦钱通再有什么动作就会迎来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妈的……”钱通忍不住咒骂起来,硬的不行,只能软语相求:“老颜,看在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份上,你就不能把东西还给我?你当没看到这几样东西成不成?兄弟大恩我钱通铭记一辈子……”

  “不用一辈子了,你都土埋半截脖子了,没几年好活,我用不着你记住我的恩情。”颜裴嘿嘿笑着摆手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毒舌?老夫身强体壮,少说也能再活个几百年吧。”钱通翻了个白眼。

  颜裴哼道:“我若是你,就赶紧命人去筹集圣晶才是正道,你居然还有时间跟老夫在这里磨叽,老夫佩服。这几样东西的出现现在只有你知我知,所以你还是占据着先机的。”

  钱通一听,眼前一亮,冲颜裴拱拱手,转身就走,他比谁都清楚,无论说的天花乱坠,也不可能再把东西拿回来了。

  “老钱,这几样东西是谁拿来拍卖的?”颜裴在后面高喊了一声,却没得到任何回应,颜裴自然知道自己这位老友正在怄气中,也不以为意,嘿笑一声:“这人的运气倒是好的出奇,不但找到了两件虚级秘宝,居然还找到了两粒凝虚丹,看样子福运不浅啊。”

  钱通出了地下密室,罗庆赶紧迎了上来,还没开口说话呢,就被钱通在脑袋上狠狠地扇了两巴掌。

  虽然没有动用圣元,可长老这两巴掌力道不轻,依然打的罗庆龇牙咧嘴。

  钱通一脸阴霾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表情,罗庆嗫嚅道:“长老,弟子犯了什么错?”

  “你这混账,为何动作这么迅速?就不能把东西晚送一炷香时间?真是气煞老夫了。”钱通训斥起来。

  “啊……”罗庆傻眼了。

  分明是长老自己吩咐的,一旦从杨开那里拿到了拍卖品就立刻送过来,片刻不能耽搁,可是现在长老为何又这么说?钱通长老为人和煦,待人平和,从来不会下达这样矛盾的命令啊,更不会无缘无故地殴打弟子,所以在影月殿中,钱长老还是很有威望的,为众多弟子喜爱敬仰。

  虽然心有疑问,罗庆却不敢开口,长老心情不好,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时候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啊,罗庆心有戚戚。

  “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钱通冷冷地看向他。

  “长老吩咐!”罗庆赶紧道,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模样。

  “给你一个时辰时间,速去联络天运城中所有的店铺,筹集两千万……不不不,筹集五千万圣晶过来。”

  “五千万?”罗庆一惊。

  “不错!”

  “是!”罗庆连忙应着,闪电般消失在原地,一个时辰筹集五千万圣晶,任重道远啊。

  见罗庆的身影消失,钱通才暗暗地呼了口气,好在这一次的拍卖会是在天运城中举行,天运城多的是影月殿的产业,所以筹集圣晶还是不费什么事的。

  若是在其它势力的地盘上举行拍卖会,钱通这一次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与此同时,聚宝楼地下密室中,颜裴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忽然诡谲一笑,冲刚才那几个参与鉴定拍卖品价值的返虚境高手招了招手,然后附耳低语了几句。

  那几人纷纷点头,迅速离开。

  片刻后,各大甲子号包房内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神色凝重,这些人迅速离开了聚宝楼,直奔天运城的空间法阵所在的大殿而去。

  再过一会,乙字号包房内也有人离开了。

  聚宝楼这一次的拍卖之所以选择在天运城中拍卖,就是因为这里有个空间法阵连通了幽暗星其他城池,这也方便了那些大势力从不同的地方过来参与拍卖会。

  空间法阵珍贵无比,不对寻常人开放,但是这些人都是出身各大势力,影月殿负责看守空间法阵的弟子们也不敢阻拦,让他们缴纳了一定的圣晶之后便任他们使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