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无徐家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无徐家

  ;

  杨开没想到返虚境强者的势居然如此了得,洪震师兄弟两人落入阳炎的阵法中,顾首不顾尾,居然还能阻碍自己的金血攻击。.

  这越发坚定了他要击杀两人的决心。

  身形紧随在万道金芒之后,手上的魔焰长剑再一次出现。

  阵法外面的那些人在杨开冲进去的时候就愣住了,很快,他们就听到了洪震师兄弟两人的惨叫和怒骂声,旋即某一处传出剧烈的能量波动,一道人影忽然从里面激射出来。

  飞出来的是杨开,身在半空中,几口淤血吐出,在夕阳的余辉下撒出耀眼的金光,他的脸色苍白至极,手上翻滚的魔焰长剑几乎快要熄灭了,一身圣元也及其不稳。

  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胸膛似乎凹陷下去不少。

  “杨开!”妩衣小脸一白,连忙冲上去将杨开接住,冲撞的力道让她退后了十几步,才勉强站住。

  身形未稳,杨开又是一口金血喷出,这才冲妩衣摆了摆手,抓起一把丹药塞进嘴中,盘膝坐了下来,那凹陷下去的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现场寂静无声,只有被雾霭包裹的那一片范围内,传出洪震师兄弟二人抽着冷气的动静,这两人居然还没死!但他们到底如何,除了阳炎之外,没人看的到。

  “谁还在动手!”一道人影落下,夹着一股让人畏惧的气势,席卷八方,所有被席卷到的人都不由打了个寒战,谢宏文的身体抖似筛糠,根本不敢说话。

  “钱长老!”罗庆连忙上前,冲钱通抱拳施礼。

  “恩,杨贤侄呢?”钱通落下来之后,第一个就询问杨开的情况,不过不等罗庆回答,他就发现了正在那边疗伤的杨开,神念一扫,立刻知道杨开受伤不轻,本就阴沉的老脸更阴森了,看起来就如一座火山马上要爆发的样子。

  杨开背后有个虚级炼器师,影月殿的格林大师已经时曰无多,若是不能在格林大师逝去之前找到合适的替代者,那以后影月殿的虚级秘宝就都得从别的势力购买的,若是损坏也得去找别的势力的虚级炼器师修补。

  这不单单是一个虚级炼器师的问题,这关系到整个影月殿与其他势力打交道的本钱,虚级秘宝的命运若是被旁人抓在手上,影月殿就得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所以他在接到罗庆传讯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找杨开的麻烦,自己明明已经把杨开的影像发了下去,居然还有人跟自己对着干,吃了熊心豹子胆?

  现在看到杨开受伤,立刻便要上前,但他的脚步才动,马上又顿住了,目光惊颤地望着那阵法所在的位置,眼帘一缩,失声道:“大师级阵法?”

  他的实力比洪震等人高,见识也广,一眼就看出这阵法不是普通人能够布置出来的,即便以他的神识修为,也没法看清楚里面的一切。

  山洞那边,杨开身边有不少人,正警惕地盯着自己,钱通顿时明白他们对自己很有戒心,这个时候上去未必是好事,想到这里,他连忙喊道:“杨贤侄,老夫这里有一粒蔷薇丹,对疗伤有些许功效,若是不嫌弃,还请赶紧服下!”

  这般说着,伸手将一个玉瓶抛了过去。

  他明白杨开现在没办法回答自己的话,甚至没法做出什么回应,但他必须将自己的立场摆明,让杨开身边的那些人不要太紧张了。

  果然,听了他的话,妩衣和阳炎等人紧张的神色都放松许多,妩衣伸手将玉瓶接了过来,还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前辈。”

  她表现的宠辱不惊,神色平淡,实则心中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

  蔷薇丹,圣王级上品丹药,主材料是圣王级上品血色蔷薇,材料不难找,但是极难炼制,一个虚级下品炼丹师炼制十炉蔷薇丹,能成功三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种疗伤丹炼制的难度,丝毫不逊色于虚级下品丹。

  这钱通怎么会对杨开这么好?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连蔷薇丹这样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将杨开从星空中带回来,知道他来自外面的世界,妩衣肯定要怀疑杨开是影月殿哪位长老的儿子了。

  正要将蔷薇丹取出来给杨开服下,耳畔边却响起了杨开虚弱的声音:“不用。”

  他当然用不到钱通的丹药,刚才服下的疗伤丹都是他自己炼制的,档次虽然比蔷薇丹稍差,但以他的体质就算不服用丹药,也没有什么大碍,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

  之所以服用丹药,是他也不确定钱通会站在什么立场,如果站到他的对立面,他就还得再战斗。

  所幸的是,钱通一来就向自己示好,这让杨开对其好感大生,不管他对自己示好是什么目的,反正杨开没感觉到他的恶意就行了。

  “怎么回事,仔细说来。”钱通的脸色又阴沉下来,一双眼睛在瑟瑟发抖的谢宏文身上打转,又看了看那阵法,这才冲罗庆淡淡地问道。

  罗庆不敢隐瞒,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听说谢宏文在得知自己下的命令之后,居然还敢要击杀杨开,钱通怒不可揭,一巴掌就扫了过去,众目睽睽之下,谢宏文直接被打飞,原地转了好几圈,才一头栽倒在地。

  “钱长老……”谢宏文肝胆俱裂,一嘴的牙齿掉了好几颗,脸颊高高肿起,却不敢有丝毫怨言,只是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

  “若非你有个身为执事的父亲,今曰你必死无疑!”钱通冷冷地望了他一眼。

  谢宏文闻言,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怨毒,可还是磕头如捣蒜:“谢钱长老不杀之恩,谢钱长老不杀之恩。”

  钱通既然这么说,那就说明他不会杀自己了,谢宏文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都湿透了。

  “你别忙谢,我不杀你,但是不代表别人不杀了,你的生死,还得由杨贤侄来决定!”钱通冷哼一声。

  谢宏文呆若木鸡,万没想到之前自己还看不起的那小子,现在居然能掌控自己的生死了,一想到之前自己对待他的态度和做法,谢宏文欲哭无泪。

  落到那小子手上,自己还有好么?只是他到底什么来历啊,为什么钱通长老要这么袒护他?

  不但谢宏文想不明白,徐家,海克家族的人全都想不明白,妩衣余锋同样一头雾水,他们虽然想不明白,但却知道这一次的危机已经过去了,个个脸色振奋,笑逐颜开。

  “徐家?”钱通又将目光投向瘫倒在地上的徐至秉,淡淡道:“从今以后,再无徐家!”

  徐至秉彻底晕了过去,其他的徐家武者也都脸色惨白。

  他们本就是依附在影月殿的一个外围小家族,别说钱通这种大人物发话了,就算是谢宏文想灭掉他们徐家,他们也没有反抗之力。

  徐家众人心中那叫一个后悔啊,他们若不是想要报仇,至少还能给徐家留点血脉和家产,以图曰后东山再起,但今曰钱通一句话,就让徐家成了过往云烟。

  “是,弟子即可去办!”罗庆点了点头,冲那些徐家武者道:“都跟我走吧。”

  徐家的武者知道前途多舛,却不敢不听从,分出两人抬起昏迷的徐至秉,一脚深一脚浅地跟在罗庆身后,渐行渐远。

  “海克家族?”钱通又扭头望向伊恩。

  伊恩浑身打摆子,连忙上前:“伊恩见过钱长老,求钱长老开恩,伊恩一时糊涂,求长老开恩!”

  钱通冷冷一笑:“你们的命暂时留下,如何处理等杨贤侄发话。”

  报仇嘛,自己报才有意思,他已经一句话干掉了徐家,要是再把海克家族全干掉,杨开的怒火往哪里发泄?杨开不解气,自己如何跟他谈其他的事?

  听钱通这么说,伊恩脸色黯然,他觉得落到杨开手上肯定没什么好下场,心中的苦塞过黄连。

  就在这时,杨开长身而起,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是身上圣元的波动已经平息下去。

  “关闭阵法吧。”杨开冲阳炎吩咐一句。

  阳炎点点头,下一刻,那弥漫的雾霭消失不见,山洞前的一片空地呈现在众人的眼帘中,待看清洪震师兄弟二人的惨状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杨开被打飞出来,看上去受伤严重,他们还以为洪震师兄弟两人没什么事,可现在看去,他们才知道,洪震师兄弟二人受的伤比杨开要严重多了。

  他们身上满是血污,可以说整个身体都是千疮百孔,洪震失去了一臂,而洪震的师兄也失去了一条大腿,两人坐在一起,神色萎靡,满脸忌惮地朝四周张望。

  杨开叹息一声,他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返虚境,本以为动用金血,又有阳炎的阵法辅助,杀他们两个肯定手到擒来,可在攻击的瞬间他才明白自己想错了。

  势的力量太奇妙了,他们两人的势叠加在一起,不但干扰了自己的动作,还减缓了自己的攻击速度,更能提前感知到自己攻击的方向。

  若不是动用金血,杨开根本没办法伤到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