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背棺人

第六百三十六章 背棺人

  ;

  连续两天下午断网一一,幸好没停电,两更一起发了,还有一更。

  屋内春光无限,屋外,阮心语脸色绯红一片,倾听着那奇异的蚊呐般的呢喃呻吟,身子酥麻,扭捏不已。

  好一会,才意识到这般偷听是不对的,愤愤地感慨一声:“年轻真是禁不住诱惑!”

  这般说着,匆匆回到了房间中,堵上耳朵,屏气凝神。

  一夜很快过去了,住在杨开隔壁的阮心语也饱受摧残,这一夜,地动山摇,让她几乎没法安心。

  快要天明时,隔壁的动静才逐渐平息。阮心语不禁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平稳心情,正准备好好休息一番,地面忽然再次震动起来。

  “有完没完啊?”阮心语欲哭无泪,她实在没想到,隔壁那一对狗男女的精力居然这么旺盛,话音刚落,忽然又意识到有些不对。

  因为这次的震动,与之前大不相同,伴随着震动,一股让人毛骨惊然的感觉,正在从远方迅速接近过来。

  阮心语当即面色一变,连忙冲了出去。

  隔壁的房门也是吱呀一声打开,杨开和云萱同时现身,前者神色凝重至极,后者一脸满足,如被雨露浇润过的鲜花,比起以前更加美艳不少。

  阮心语看了她一眼,不禁有些啧啧称奇,不过也多说什么,再一次转过头,凝神望着遥远的天际。

  在那边,整个天空都是血红的颜色,苍穹如被泼了血水般骇人可怖,而那种血红,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蔓延着。

  整个烈火城都嗡鸣了,无数感觉到不对的武者纷纷起身查探,个个面色大变。

  “这是怎么了?”阮心语黛眉微皱。

  “有什么东西正在朝这边接近!”杨开眯起了双眼,强大的神识窥探下,他察觉到有一股相当危险暴戾邪恶的气息,这股气息之强,让他忍不住有些心悸不安的感觉。

  “什么东西能有这样的气势?”云萱吓了一跳。

  “不知道。”杨开摇了摇头。

  城主府内,衣衫猎猎的声响传出,显然是纪炎已经带领府上高手出动了,正在朝那边赶去,想一探究竟。

  “我过去看看,你们待在这里。”杨开想了想便要窜出去,云萱一把拉住了他:“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杨开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任由她们跟在身后。

  三人紧随在纪炎那批人的身后,飞驰了出去。

  不一会,便来到了城外。

  此刻烈火城外已经聚集了很多武者,这些武者或三五成群,或十几人一组,全都在城外驻足,纷纷占据了制高点,翘首张望,想弄明白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武者,有一些是独傲盟的弟子,也有更多其他势力的武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逗留在烈火城,正好赶上了今日的热闹。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对这远方的天空指指点点,猜测这异象到底因何而生,却没人能理清头绪。

  在场之中,拥有超凡境修为的纪炎无疑是实力最强的那一个,此刻他正眉头紧锁,神识悠忽来回,刺探着远方的情报,不一会,神色骤然一变,面色古怪起来。

  “纪城主,那边到底什么情况。”有人朗声向纪炎问道。

  纪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但这里肯定是有危险的,各位若是珍视自己的性命,就赶紧离开此地。”

  听他这么说,有些人当即施展身法远去了,但更多的人却是选择留了下来。

  很多时候,危险就代表着机遇,这一次的事情莫名其妙,说不定就能捞到什么好处,别有企图的人自然不会因为纪炎的一番话就被吓退。

  更何况,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等待,真要是发生危险,也不一定就逃不出去。

  见自己的劝说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纪炎也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地等待起来。

  观望中,忽然发现了云萱三人,连忙冲他们招了招手……

  云萱微微一笑,跟杨开和阮心语说了一声,便飞身过去与纪炎府上的高手汇合一处。

  “云姑娘,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出来的好。””纪炎颇有些拉心。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有劳纪叔叔挂念。”云萱抿嘴一笑。

  “恩,看气色,确实比前几日好很多,也有了不少光彩。”纪炎微笑点头。

  “呵呢”萱不禁有些尴尬,解释一番:“是心语照顾的好。”

  阮心语在一旁猛撇嘴,悄悄地瞪了杨开一眼。

  “这是你的队员吧?”纪炎又望了望杨开,点头道:“小伙子好好干,跟着云姑娘,日后定有一番作为,可不要辜负了云姑娘对你的期望。”

  杨开不置可否。

  云萱生怕杨开说出不应该说的话,连忙叉开话题询问道:“纪叔叔,这到底是怎么纪炎扭头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是看这阵仗确实是有一定危险,不过我感觉到有不少高手也在朝这边飞来,尾随在那股邪恶的气息后方。”

  正是因为察觉到这些人的气息,纪炎才这么镇定从容。

  若是只有那邪恶的气息,纪炎肯定已经开始疏散烈火城的人了,因为这股气息之强,让他忌惮万分。

  “尾随在后方?”云萱讶然。

  纪炎轻轻领首:“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双方并没有开战,后面那些人似乎一直在观望等待着什么,前方那股邪恶气息的主人,也没有一点出手的意思,搞不明白。”

  说着,无奈摇头。

  云萱和阮心语对视一眼,也觉得有些怪异了。

  杨开表情从容,依然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这一点让纪炎稍微对他有些杳目相看,暗暗觉得云萱的这个队员,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是个好苗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血染的色彩正一点点地蚕食烈火城这边的苍穹,让人心悸不安的气息也越来越近了。

  很快,一个小小的黑点便印入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那是什么?”有人惊呼起来。

  “似乎是一个人?”

  所有人都朝那个黑点望去,但天色还未放亮,光线不好,又隔得太远,没人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看到在这个黑点的后方,隐隐约约跟了几十个强者,而这些强者,有很多都流露出超凡境的气息。

  纪炎的神色越发凝重不少。

  又等了一会儿,天空中的那个黑点终于清晰起来。待看清他的样貌之后,纪炎忍不住瞳仁一缩,惊呼道:“背棺人?”

  这三个字从纪炎的口中吐出来,他顿时意识到不妙了。

  放眼望去,果然见到四周围聚在此地的武者们,全都露出兴奋至极的神采,一个个跃跃欲试,贪婪地注视着天空中那个所谓的背棺人。

  云萱也是一脸惊讶,急问道:“纪叔叔,是传说中的那个背棺人?”

  阮心语更是圈起了小嘴,似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够见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应该是了。”纪炎的脸色很不好看,与周围的武者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比,“这股气息,这种强度,只有他才能拥有,没想到背棺人居然又出世了……”

  杨开一边倾听几人的对话,一边抬眼打量天空中的那个背棺人,赫然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异的称呼了。

  因为他的身后,居然背着一口棺材,血红巨大的棺材,妖异而让人毛骨悚然,一股股死尸般的气息,从这个背棺人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而背棺人本身,也是生得熊腰虎背,五大三粗,他的体格比杨开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庞大几倍,他似乎不属于人类,身高足有两丈有余,一身肌肉高高迭起,但那身体上却生有不少脓疮和肉瘤,形态可怖,五官狰狞,张大的嘴巴中,锯齿般的獠牙不规则地排列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的动作很迟钝,每一步踩出好像都要酝酿很久,但他的每一步都蕴藏了相当高深的意境,所以尽管动作迟钝,速度却是极快。

  杨开暗暗观察着他的步伐,只看了几眼,便忽然头晕眼花起来。

  纪炎冷喝:“不要参悟他的武道,那不是你能懂的。”

  杨开心头凛然,微微点头。

  转过身,悄悄地向云萱问道:“背棺人,很出名?”

  云萱愕然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想起,这个人似乎对外面的所有事情都不太懂,连忙细心所释起来:“他是一个传说,基本上通玄大陆到处有流传了他的名字。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出身,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背着一口血红的棺材,因为他的造型,世人便称呼他为背棺人。我也是头一次见到,不过听说,每隔十年,背棺人会出世一次,而每一次他出世的地方都不一样,大陆的东南西北都留下过他的足迹。不过如果是他的话,昏不用太担心。”

  “为什么?”杨开狐疑。

  “因为背棺人虽然实力强横,模样可怖,但他从来不会对人出手。”

  “不会对人出手?”杨开惊讶。

  “恩,很奇怪的,不知道是什么规则约束着他,反正是没人见过他出手。不但如此,背棺人出世,还会给人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什么好处?”杨开来了兴致。

  “背棺人会随意地选择在某个地方停留歇脚,而在他停下来的时候,若是将他逼急了,他会抛出很多秘宝,武技功法或者灵丹妙药什么的,这些都是武者们争相哄抢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