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你真是个禽兽

第六百三十三章 你真是个禽兽

  ;

  森林中,云萱和阮心语两人靠在一颗大树上,全都有气无力。免费电子书下载..

  云萱是重创之身,阮心语忙碌一阵,也深感疲惫,靠在大树边歇息了许久,才逐渐恢复精神。

  阮心语心中有一团巨大的疑问,那便是能轻易击杀孙营的魅妖,怎么稀里糊涂的就死了。

  当时她在昏迷中,而且杨开他们也被魅妖施展出来的禁制包裹,根本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全文字手打

  待一切妥当之后,阮心语才向云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云萱迟疑了一会,将之前的遭遇简单讲述了一遍,阮心语当即震骇万分:“他杀的?”

  “恩。”云萱微微颔首,望着在不远处打坐的杨开,美眸中一片迷茫。

  “不应该啊。”阮心语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即便魅妖的肉身不算强大,但她的神识力量无人能比,在临死之前,她若是爆发神识攻击,足以将他击毙,他有什么能力避开这样的攻击?”“”看最新章节

  “我不知道。”云萱摇了摇头,“我只看到了他将魅妖打死的场景,其他的都不太记得了。”

  “那你跟他……”

  “不要问了。”云萱面上涌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尽管不太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但那模糊凌乱的画面却依然时不时地划过脑海,而且身体上的感受也做不得假,下身处直到此刻也依然有一种被撕裂的疼痛。

  这种感觉传来,让云萱面红耳赤。

  “真是奇怪的人。”阮心语似乎对杨开也有了些兴趣,“区区一个神游境七层,是怎么杀得了魅妖的?而且……连周骆都抵挡不了他的一击之力。”

  周骆是独傲盟的一名小队长,论实力,无论是阮心语还是云萱,都不是他的对手,杨开能轻易击杀周骆,就代表他有能力击杀自己两人。

  “你捡到宝了,若是能将他拉进盟里……”阮心语美眸一亮。想起了一个好主意。

  “拉拢了他又怎么样?季弘他们都死了……”云萱神色黯然。那些小队的队员跟她相处的时间最少也有三年,但现在这些人都不明不白地死了,在死前,甚至连敌人的样子都没看到,她不禁感到心痛,“而且,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加入独傲盟。”

  “你不拉拢的话。我就动手了啊。”阮心语跃跃欲试,面上涌出一丝期待和兴奋的神色,“队员都死光了,正好要补充一下。”

  “你不准打他主意!”云萱当即警惕起来。

  “啧啧,你这女人……真是有意思,自己不拉拢还不给我拉拢?这算什么?”

  “反正就是不准!”云萱板着脸道。

  “行行。我不跟你说这个,你现在是伤员,我惹不起。”阮心语嬉笑一声。

  尽管两女一直不对付,但经历了这一次的危难,彼此间的仇怨似乎也化解了不少,心结也都打开了,关系反而变得和睦起来。

  正说着话,那边传来了长长的呼吸声。两人精神一震。朝杨开望去,果然见到他睁开了双眸。伤势虽然还未痊愈,但精神已好了很多。

  仿佛是察觉到了她们的注视,杨开抬起头,望了过来,与云萱四目相对,杨开的表情略有些不太自然,云萱更是撇开了目光,丰腴的娇躯微微轻颤。

  她又想起了那凶猛的一次次的冲撞,身体不禁热了起来。

  阮心语将两人的神态尽收眼底,微微一笑,冲杨开勾了勾手,娇滴滴道:“小哥你过来。”

  杨开干咳一声,站起身来,走到两人身边,又坐了下来,面对着她们,神色坦然。

  阮心语一双美眸在杨开赤裸的上身扫荡着,心中啧啧称奇,心想还真没看出来,这年轻人体格还不错,一身肌肉一看就充满了爆发的力量,怪不得敢引诱魅妖近身,伺机痛下杀手。

  “伤势怎样?”阮心语询问道。

  “死不了。”杨开咧嘴一笑。

  “身体不赖啊。”阮心语说着,抛了个媚眼过来。

  这个神态似乎让云萱有些不太高兴,轻轻地捏了她一把。

  杨开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昨天……”

  “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云萱连忙打断他,自欺欺人道。

  杨开愕然,忽然笑了起来:“这样最好。”

  他还以为这女人会跟自己纠缠哭闹,却不想她居然表现的如此淡定,并且表明不想再提昨天的糗事,正合了杨开的心意。

  昨天那一幕,也不是杨开愿意发生的,只不过当时在魅妖神识毒素的影响下,两人都有些情不自禁,再加上杨开有意诱使魅妖近身,便只能将错就错了。

  对付魅妖那样敌人,不让她近身的话,杨开也拿她没办法。

  “喂喂……”阮心语当即不乐意了,怒视着杨开道:“什么叫没发生啊,你难道想吃完不认账?云萱可以这么说,毕竟人家脸皮薄,你怎么就这么揭过去了?”

  “那你想怎样?”杨开乐了。当事人都说不愿多提了,这个阮心语倒跟自己较起劲来,杨开觉得莫名其妙。

  “负责啊,还能怎样?”阮心语挺着酥胸哼道:“云萱保持了近三十年的清白之身就被你这么毁了,你不负责谁负责?”

  杨开皱着眉头,饶有兴致地打量阮心语:“你跟她不是关系不好么?怎么现在站在一条阵线上了?”

  阮心语冷笑不已:“我跟她关系怎样关你屁事,现在我跟她同为女人,帮她跟你讨个公道,天经地义。”

  “你也是处子之身吧?”杨开恶劣地笑了起来。

  阮心语脸色一僵,娇叱道:“混蛋!”

  扬手朝杨开打了过去,忽然想想又不对劲,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愤愤地收回手,咬牙切齿,面色酡红。

  “好了。”云萱喝道:“心语,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你不用多说。”

  阮心语无奈,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赌气似的扭过头。

  目光盈盈地望着杨开,云萱的美眸一霎不霎,杨开被盯得有些神色尴尬。

  好半晌,云萱才开口道:“我问你几件事,看在我吃了这么大的亏的份上,你老实回答我。”

  “你问吧,能回答的,我不会隐瞒!”杨开轻轻颔首,一脸坦诚。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又有什么样的修为?”云萱的神色严肃,显然是多了解一下这个夺了自己清白之身的男人。

  “我说了啊,我来自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说不清楚,至于修为的话,你们也能察觉到,神游境七层,关于这些我并没有隐瞒。”杨开如实相告,顿了顿又道:“恩,不过我这个神游境七层跟一般的武者不太一样,大概在神游境中,我算是比较无敌的存在。”

  “大言不惭!”阮心语一阵猛撇嘴,虽然觉得他有说大话的嫌疑,但根据他之前的表现来看,倒也算是有些实力。

  “你跟水神殿的水灵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那么在意你?”云萱又问道。

  “跟她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只能算是比较普通的朋友吧,她在意我,也是因为我帮过她的忙,大概是这样。”

  云萱轻轻颔首,表示满意,沉吟了一会继续问道:“那你这次跟着过来又有什么企图?在那矿洞中,为何不言明到底有怎样的危险,你既然实力这么强大,在我独傲盟弟子遇难的时候,为什么不早早出手,偏偏要等……等……等她露出破绽的时候。”

  这一次云萱问的比较多,情绪也稍微有些激动。

  杨开摇了摇头:“你是在怀疑我对不对?怀疑我进入独傲城,接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不过你放心,你了解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并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谎话,跟你过来也正如我之前所说,是为了还你一份人情,你送我一份空蝉玉,我救了你的命,现在看来,这个人情咱们算是两清了。而在矿洞中,我提醒过你,但你不信任我,我拿不出证据。说多了也只会惹你厌烦,还不如不说,我们的关系不是那么亲密,你们独傲盟弟子的死活,也与我无关!”

  “还有为什么要等魅妖露出破绽……她不露出破绽,我怎么杀她?真的打起来,我不一定是她的对手,你们也体会到她的神识力量是多么强大了。利用你的清白之身,虽然是无奈,但确实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随便你,反正也都这样了。”说着,杨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阮心语恨得牙痒痒,好一阵鄙夷唾弃,不过突然又暗自庆幸起来,幸亏当时杨开选的是云萱,若是选择了自己,只怕自己现在也会遭遇跟云萱一样的命运,这么一想,阮心语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虽然她比较看好这个少年,但与他认识才不到一天,若真的发生那样的事,阮心语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拿刀砍死他。

  比较起来,云萱的肚量倒是很大。

  云萱也被气得不轻,明明是自己吃了亏,可现在杨开却是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激动的心情,待睁开眼,云萱的神色淡然不少。

  “杨开……”云萱温柔地呼喊着。

  “恩?”杨开轻声回答。

  “你真是个禽兽!”云萱的声音依然温柔。

  “恩……”杨开脸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