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七大家的增援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七大家的增援

  ;

  七大家的增援,秋家以秋忆梦为首,霍家以霍星辰为首。阅读..

  康家康斩,高家高让风也都来了。

  甚至,中都第一公子柳轻摇也在此地,领着柳家的一群高手,默默地站在角落里,不与任何人交流。

  望着这壮观的一幕,霍星辰撇了撇嘴:“可笑。”

  “是挺可笑的。”秋忆梦轻轻颔首,“七大家这般针对杨开,却依然派遣年轻一代的弟子当领军人,显然是想借助杨家夺嫡战这个舞台,愚弄世人的眼线。”

  霍星辰耸了耸肩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知道内幕的人,清楚这是七大家要来对付杨开,可对于那些不知道内幕的世人来说,夺嫡战还没有结束,杨家夺嫡战,得完美地落下帷幕啊,总不能说,杨开稀里糊涂地就被出局,那成什么样子了。”

  正如老大杨威看清楚了局势一样,秋忆梦和霍星辰同样也看清了局势。

  接下来的事情,就已经不能说是夺嫡战了。而是借助夺嫡战这个舞台,七大家粉墨登场,联手演绎一出震撼人心的好戏。

  秋忆梦和霍星辰两人的密谈,没有瞒过其他公子们的视线。

  康斩和高让风迟疑了许久,才朝秋忆梦和霍星辰靠了过去。

  霍星辰好整以暇地望着走过来的两人,轻笑道:“康少,伤势恢复的如何?”

  “劳霍兄挂念,伤势已无大碍了。小公子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让我伤筋动骨。”康斩神色淡然,轻轻点头,也没有因为被杨开打伤而生出愤恨的情绪。

  “那就好,那就好,嘿嘿。”霍星辰皮笑肉不笑。

  看出他的排斥,高让风和康斩也挺无奈,前者道:“霍兄,虽说之前我与康兄都是与小公子为敌的,但那也是形势所逼。我们两人还是很佩服小公子的手段和个人实力,如果有可能的话,倒愿意跟他交个朋友。”

  “是嘛。”霍星辰一副意外的模样,“我还真没看出来,高少和康少都是这么大度的人呢,杨开都那么对你们了,你们居然还想跟他交朋友,哈哈,这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呢?”

  “霍兄,如果你对我们还心存警惕的话。那我与康兄真的无话可说。”高让风一脸正色。

  霍星辰凝视着他,渐渐收敛笑容,也变得严肃起来,后者与之对视,神色坦然。

  “你们想说什么?”秋忆梦一直在旁察言观色,此刻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高让风皱了皱眉,低声问道:“我和康兄很疑惑,为什么七大家要这么对付小公子,而杨家居然也没有丝毫表示。两位是一直跟在小公子身边的,知道的情报应该比我们要多吧?”

  “是啊。”康斩也点头,“这一次的事情,真是稀里糊涂,我还在家里养伤,便被老爹派了出来。问他,他也不跟我说。秋小姐和霍兄,你们若是知道些信息,方便透露的话,不妨告诉我们。若是不方便的话,就当我们没问。”

  霍星辰沉默不语,只是望着秋忆梦。

  他在杨开府的时间虽然与秋忆梦一样长,但他并不插手杨开府的事,平日里与杨家的接触也不多,反倒是秋忆梦,时常与杨开在私底下商议,对府上的事也比较了解。

  高让风和康斩问的问题,也正是他想问的。

  面对三人的目光,秋忆梦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你们问错人了。”

  高让风和康斩不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不过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但大致也可以推测出来。”秋忆梦话锋一转。

  “哦,愿闻其详。”康斩和高让风眼前一亮。

  “杨开被这么针对,要么就是他犯了众怒,触动了八大家不能触动的禁忌!”秋忆梦神色淡漠,不疾不徐道:“比如舆论所向中的那些信息。”

  修炼邪功,与邪主同出一个宗门,收留邪宗弟子,本身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这些事,可大可小,现在有人要它们做文章,就是大事。

  “这我们也看出来了,家族派我们来增援这里的说法也是这个,可我们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高让风皱着眉头,不解道。

  “还有别的原因呢?”康斩急忙询问。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就是杨开身上有我们七大家想要的东西。”秋忆梦冷笑一声,说完之后,自己也是眼前一亮,美眸轻颤着,忽然意识一些关键,黛眉深皱,沉思起来。

  几人顿时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天下熙熙,即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如果是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再看秋忆梦变换不已的神色,几人顿时明白,她大概是知道原因了。可既然她没说,康斩和高让风也不好再询问。

  不过八大家这次的做法,却让他们有一种当了婊子又立牌坊的感觉。

  既然要对付杨开,以八大家的底蕴和实力,堂堂正正地对付就行了,居然还借用夺嫡战这个舞台。

  几人都年轻气盛,顿时生出一种微妙的心情。

  这几人的说话的时候,柳轻摇一直在闭目养神,看似对这边毫不关注,但无论是谁都察觉到,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神识,笼罩在几人四周,显然是柳轻摇也在关注四人的对话。

  四人并没有防备他。

  与此同时,府内。

  杨诏的房间中,二公子杨诏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

  区区十几天的时间,以往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杨诏已变得形容枯槁,面无血色,眼眶深陷,那两只眼珠子里充满了血丝,看起来及其骇人。

  叶新柔身姿婀娜,一边在杨诏面前来回度步,一边将眼前的局势详细道来。

  渐渐地,杨诏那看似无神的脸庞,有了些色彩,两只赤红的眼珠子,也慢慢活动开来。

  “二公子,如今七大家都已经派人过来,每一家都出动了至少二十位神游境六层以上的高手,其中不乏神游境顶峰。七大家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坐镇指挥,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杨开,取得夺嫡战的胜利。”

  “七大家为什么会派这么多人参与夺嫡战?”杨诏沉声问道。

  许久没有开口说话,杨诏的声音变得及其沙哑,也显得有气无力,好似病入膏肓,行将就木。

  叶新柔吃吃地笑着:“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杨开是极有可能会变成邪主的危险人,杨家不允许这样的人继承家主,七大家与杨家共处中都,生死与共,自然也不会撒手不管。现在他们都聚集在府上,就等着你发号命令,二公子,杨家的家主之位在向你招手呢。”

  “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杨诏目光阴冷,盯着面前声娇体柔的女子。

  “还能有什么原因?”叶新柔愣了。

  面上不禁涌出一丝不耐的神色,走上前抱住了杨诏的一只胳膊,撒娇道;“二公子,别傻坐着了,咱们好好整理下着装出去吧,让那些人等的时间长了,也不好。”

  “我不去了。”杨诏依旧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并没有因为这个震撼的消息而振奋起来,这般说着,便摆脱了叶新柔的纠缠。

  叶新柔一怔,没想到杨诏居然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意思,不禁疑惑道:“二公子你怎么了?”

  杨诏摇了摇头:“夺嫡战,是我杨家众兄弟间,斗智斗勇,比拼人脉和人格魅力的战斗。这一战,我已经输了,输得一败涂地,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怎么会呢?府上本来还有好多人,现在又来了许多高手,他们都是要辅助你的啊,现在就是你东山再起的时候。”叶新柔劝慰道。

  “七大家的人……呵呵。”杨诏冷笑一声,“我若是用他们去击败老九,即便坐上家主之位,也终生不得安宁!”

  “二公子,瞧你这话说的。”叶新柔不禁撇了撇嘴,“可只依靠府上本来的那些人,根本拿杨开没办法啊,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放在你面前,你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顿了顿,嗤笑一声:“难不成二公子心中惧怕世人的非议?二公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史书都是由胜利者撰写的,等你坐上了杨家之主的位置,谁还敢非议你?”

  杨诏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表示。

  叶新柔顿时失去了耐心,冷声道:“二公子,希望你以大局为重,这也是杨家默许的事情,你若不做,便是忤逆家族的意思,哼,堂堂杨家二少,现在居然跟只丧家犬一样,真是笑死人了!”

  杨诏霍地抬头,赤红的双眸朝叶新柔盯了过去,叶新柔心头一慌,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感觉颈脖被卡住了,一阵头晕目眩,待反应过来之后,自己已经被杨诏扔到了床上。

  两人的面庞几乎贴在一起,叶新柔清晰无比地嗅到了杨诏鼻孔中喷出的炙热气息,那不是因为动情,而是因为动怒。

  那一只如铁箍般的大手,死死地卡在自己脖子上。

  叶新柔顿时惶恐起来,这才忽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是杨诏的对手。

  “二公子,你想干什么……”叶新柔神色痛楚,紧咬着红唇,柔柔弱弱地朝杨诏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