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失败了?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失败了?

  ;

  第五百一十七章失败了?

  杨开府的那些武者在秋忆梦的带领下正欲出发,地魔却忽然在秋忆梦身旁出现,皱眉道:“不用出去了,少主好像回来了。阅读..

  “回来了?”秋忆梦顿时松了一口气,杨开带着影九跑出去这些天,她一直提心吊胆,生怕杨开遭遇什么意外,现在听地魔这般说,不禁放下心来,急急问道:“他人现在在哪?”

  地魔神sèyin冷,暗暗查探,好半晌才沉声道:“回来是回来了,但好像没有回府的意思,他奔着东南方去了。”

  “东南方……”秋忆梦喃喃一声,面sè不由一变:“那是杨诏府邸的位置!”

  “谁惹少主了,他现在很生气!”地魔深吸一口气,“老夫要去护驾!”

  话音落,人已化为一道血光,消失不见。

  秋忆梦顿时花容失sè,不敢迟疑,急忙带着府邸上的高手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正在房间里打坐的梦无涯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眉头紧锁,目光投向杨开所在的位置,自语道:“这混账小子怎么搞的,这么浓的煞气。”

  一边说着,一边连忙站了起来,打开房门,凝视了一眼天边,那天空上,乌云遮蔽,不见丝毫阳光,似乎整个战城,都已经陷入了黑暗之中,翻滚而来的黑云如泼了墨水的棉絮般,沉甸甸地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微微叹息一声,梦无涯几步踩出,人已飘然几百丈开外。

  封神殿,围坐在高台上的八位神游之上也都从那片神识交融的小世界内退了出去,互相看了看彼此,看似浑浊的老眼中流露出些许诧异之sè。

  秋道人沉吟了下道:“杨兄,你家那小子似乎有走火入魔的迹象啊。”

  杨立庭一脸的无动于衷,闭目不语。

  那胖老者笑道:“你不管?让他这么搞下去,真有可能走火入魔的。

  杨立庭这才睁开双眼,淡淡道:“自己的路自己走,老夫可没闲心理会他的死活。”

  “要是他真的心xing大变,变成邪魔之徒,怎么办?”康家的那位神游之上皱眉问道,一个年轻人,身上的煞气戾气这般浓郁,迟早会被影响心xing,坠入邪魔之道,变成六亲不认杀人如麻的货sè。

  “到时候老夫自会出手清理门户,不劳康兄费心。”杨立庭冷淡回应。

  其他七人听他这么说,也都不再劝解,不禁缓缓摇头,暗暗觉得杨家虽然强大,可这威风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了。他们的亲情感实在太淡薄,换做是他们家族的年轻弟子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哪里坐得住?早就出山将其抓回,好好调教一番,压制住体内的邪魔因子了。

  更何况,那小子天资出众,极有可能是未来杨家的一颗新星,杨立庭居然舍得对他不管不问。

  七人实在有些不能理解。

  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他们也都活了一大把年纪,心xing淡然,杨立庭都不管的事,他们自然也懒得去管,甚至心里还有些乐于见到这幅场景。

  杨家占据中都第一的名头已经够久了,依照现在这样的模式发展下去,不出百年,必定会让位与其他七大家。

  可笑七大家都能看出的事情,杨家人却当局者迷。

  杨诏府。

  南笙和向楚灰溜溜如丧家之犬般逃了回来,仓促呼唤的声音惊动了床上了杨诏。

  连忙起身,朝外看去。

  “二公子,怎么了?”叶新柔如水蛇般腰肢扭动着,雪白的**暴露在空气中,两条修长的**缠在杨诏的腰间,双目迷离,脸蛋上一片酡红之sè,春情涌动。

  “有些不对,我似乎听到了向楚和南笙的声音。杨诏皱眉道。

  “他们回来了嘛?”叶新柔笑靥如花,让她的容颜上平添了一**人的妩媚,“那定是给二公子带来了好消息。”

  杨诏轻笑一声,伸出手在叶新柔饱满挺拔的捏了一把,那荡出一层肉浪,弹xing及其惊人。

  这粗暴的动作惹得叶新柔娇呼一声,嗔怪地注视过来。

  “最好如此!”杨诏也暗暗期待起来,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他也对康斩和秋自若等人报了很大的信心,这几ri一直在等待消息,无心修炼,这才与叶新柔媾和缠绵,缓解心中的焦虑和熬人的等待。

  否则以他的xing子,压根不可能这般白ri宣yin。美sè固然诱人,可他更看重自己的实力和能掌握的权力。

  只要在夺嫡之战中能够击败杨开,大哥杨威那里也不足为惧,到时候他就能轻而易举地赢得夺嫡战最后的胜利。

  “既是好消息,那便等一刻再去听也不迟呀。”叶新柔娇滴滴地说着,伸出玉臂勾住了杨诏的脖子,将他拉了下来,企图挽留他一会。

  “别闹,若真是好消息,晚上我来宠你!”杨诏双眸中熠熠生辉,不见丝毫yin秽之光,有的只是无尽的期待之sè。

  叶新柔虽然觉得有些惋惜和失望,却也不再纠缠,对付杨诏这样的人,她的身体只一点小小的手段,并不占据决定xing因素。

  “那奴家服侍你穿衣。”叶新柔温顺地坐了起来,从床上找出两人凌乱堆叠在一起的衣裳,替杨诏穿戴着。

  才刚穿好一件,杨诏的神sè便莜地一变,叶新柔的动作也同时一顿。因为两人都听到了向楚和南笙那有些气急败坏甚至可以说是绝望惶恐的呼喊声。

  顿时都意识到不太对了。

  如果这两人真的带回杨诏期待的好消息,断不可能是这等表现。

  “二公子,二公子!”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和向楚南笙的喝声。

  杨诏神sè一沉,连忙迈步走了出去,打开房门,看了向楚和南笙一眼,不禁脸sè变得铁青。

  这两人居然一个比一个狼狈,身上多有伤痕,面sè苍白,体内流淌的真元几乎微不可查,简直就象是被人追逃回来的丧家之犬!

  叶新柔惊呼一声,连忙闪到了床上,拿被褥掩盖好自己的雪白娇躯,免得*光外泄,侧耳倾听起来。

  “怎么回事?”杨诏深吸一口气,努力平缓心绪的起伏,沉声询问,看到这两人的模样和表情,杨诏也明白一些事了,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二公子……”南笙抿了抿惨白无sè干涩的嘴唇,喊了一声之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杨诏立刻将目光投向向楚,后者神sè闪烁,也是一脸羞愧和愤懑。

  “失败了?”杨诏冷声询问,嘴角噙着一抹刀锋般的寒芒。

  南笙沉默不语,脸sè通红,向楚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让二公子失望了。”

  杨诏不禁微微一个踉跄,不可思议地注视着两人,虽然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可当这个猜测被证实的时候,杨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出动了那么多人,拥有完美的阵容和无懈可击的力量,怎么还是失败了?

  “原因!”杨诏的神sè陡然冷厉下,沉声低喝。

  “影九……已经到了神游境九层!”向楚咬牙答道,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个神游境八层的影九便能让杨诏大感头疼,不惜召集来两位神游境顶峰去对付他,谁知道他能晋升到神游境九层?

  到了神游境九层的血侍,恐怕只有同样实力的血侍或者神游之上能够对付!

  听到这个解释,杨诏不禁一怔,脸sè也缓和了一些,这个错误的情报,显然占据了行动失败的绝大部分原因。

  “还有呢?就算影九是神游境九层,那你们也不至于失败,我给你们的人足够牵制住晋升后的影九。”回过神,杨诏冷声询问。

  “影九确实被牵制了……”向楚面容苦涩,回想着之前的遭遇,不禁有些浑身战栗,“但是杨开他有两件玄级秘宝……”

  当下将之前的遭遇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杨诏越听越是心中发凉,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九弟是多么恐怖的一个人。

  “康斩和秋自若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回来了?”杨诏忽然回过神,询问道。

  “康公子他……他被杨开一剑穿透右胸,打成重伤,应该还在疗伤。”

  “什么?”杨诏的眼眸瞪大了,躺在床上的叶新柔也是惊叫一声,伸手捂住了小嘴,双眸中泛着异样的光芒。

  康斩被杨开一剑穿透右胸……这个消息简直太劲爆了。

  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哪一位八大家的子弟在参与夺嫡之战的时候受过这么重的伤,典籍记载中,那些公子小姐们顶多也就是遭遇些皮外伤,养几天就好的那种。

  可是这一次,康家的未来接替人,居然被人捅了!

  这消息让杨诏和叶新柔陡然傻眼,没想到杨开如此胆大包天。

  “秋自若呢?”

  “不清楚,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分开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好,好,好!”杨诏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如雷,滚滚而来,向楚和南笙两人都不禁觉得面皮发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你们很厉害!居然被我九弟打成这样,你们果然都是出身一等世家的公子,本事不凡啊,平时一个个都耀武扬威,自恃颇高,现在却如丧家之犬!带了那么多人,连我一个九弟都拿不下来,我要你们有何用?”

  向楚和南笙被训得狗血淋头,一脸恼火,心中虽然憋屈,却也不敢反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