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五百一十三章 谁干的

第五百一十三章 谁干的

  ;

  第五百一十三章谁干的

  环视四周,杨开立刻发现了凌霄阁那边的骚动,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脸色不禁一沉。..:

  “杨师兄,苏师姐!”李云天撕心裂肺地喊叫着,“苏少……苏少他被人捅了!”

  苏颜的花容顿时失色,洁白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冲进了人群中,杨开紧随而至。

  放眼望,不禁眼睛眯起,脸色铁青。

  人群中,苏木面色苍白,盘膝坐在地上,右胸处,还插着一柄利剑,透体而出,口鼻里不断地漫出血沫,气血虚浮,喘着大气,如铁匠铺里破旧的风箱被抽动时的艰辛阻塞。

  一位凌霄阁的师叔,正在他身后,手抵着他的后背,灌入真元。

  苏颜的双眸顿时红了。

  她与苏木是姐弟的关系,眼见自己的弟弟有这般凄惨的遭遇,哪里不心疼?

  杨开拨开人群,迅速走上前,伸手搭在苏木的手腕上查探了一会,随即捏开苏木的嘴巴,屈指弹了一些万药灵乳进。

  灵乳入口,杨开伸手就将插在苏木右胸上的长剑拔了出来,带起一蓬热血。

  打出几道真元,封住苏木伤口处血液的流动,宽慰苏颜道:“没事了。”

  苏颜轻轻点头。

  有万药灵乳,苏木确实不会有性命之忧,甚至可能会因祸得福,实力得到一些提升。但……如果不是自己和苏颜出来的及时,再晚那么半个时辰,苏木的结局如何,就很难说了。

  纵然不死,也可能落下终生病残!

  缓缓地站了起来,杨开的神色平静,转过身,看向站在一旁的康斩。

  康斩忽然觉得嘴唇有孝干,杨开的沉默让他无所适从,顿时意识到这次恐怕不妙了。

  “谁干的?”杨开凝视着康斩,轻轻地问了一句。

  康斩吞了吞口水,迟疑道:“九公子,这只是一次意外……”

  “谁干的!”

  康斩皱了皱眉,虽然深知杨开的强横,但他是这次行动的主事人,也同为中都的公子,自然不会表现的太胆怯,沉声道:“九公子,这是夺嫡之战,死伤一两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我是敌对关系,且不说这位朋友现在并无生命之忧,就算他真的死了,那也没什么。死在九公子手下的人,难道还少么?”

  “确实不少。”杨开点点头,“我是杀了不少人,那些人的亲朋好友如果想报仇,直管来寻我就是。现在有人伤了我的人,我也要报仇,所以我要知道,是谁干的。”

  康斩顿时语塞,是啊,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你可以杀人伤人,难道还要阻止别人报复么?更何况,两人之前还约定过,凌霄阁的人,不插手这次的战斗。

  在这个前提下,凌霄阁有人被重创,康斩确实占不到理字。

  可让他出卖自己这边的人,康斩也做不到,那样就显得自己太没骨气,也显得自己惧怕杨开了。

  “是那个人!”李云天忽然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手指向一旁,口上道:“刚才那边过来两批人,就是那个人想杀苏少!”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杨开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南笙。

  康斩眉头一皱,他忽然发现,南笙和向楚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脚底抹油,回到自己人的阵营中了。

  自己留在这里给他们擦屁股,他们却不声不响地溜了,康斩顿时心中恼火万分!

  “我知道了!”杨开微微颔首,斜睨了康斩一眼,道:“康公子,我说过,不让凌霄阁的人参与战斗,是为了你们好!他们有损伤,我真的会大开杀戒,看样子你是有些不相信。”

  康斩一怔,旋即双眸溢满了惊悚。

  他发现,杨开整个人的气息忽然变得狂暴血腥,浓郁的杀气冲天而起。

  下意识地,康斩便急忙后退,杨开冰冷地望着他,把手一扬,从苏木右胸处抽出的那柄利剑,裹着一道寒光,朝康斩激射过。

  康斩面色大变,没想到杨开说下杀手就下杀手,匆忙间施展武技抵挡,哪知这柄长剑中蕴藏了一股毁灭性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这个档次的武者能够挡下的。

  噗……

  康斩闷哼一声,右胸处被长剑贯穿,一如刚才苏木的遭遇,在那巨大的力道下,更是连连后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稳住步伐。

  眼眸颤抖着,康斩不可置信地朝杨开望。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面上惊骇莫名!

  自夺嫡之战开始到现在,终于有中都八大家出身的公子,被打伤了,而且,是重伤!

  八大家出身的公子秀参与到夺嫡之战,一般是不可能受伤的,更不会有性命之忧,没人敢对他们下死手,顶多也就是击败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可是现在,这个维持了无数年的先例被打破了。

  康斩怔怔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上的长剑,刺痛感渐渐蔓延开,直到此刻他也依然不敢相信杨开的胆子这么大,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

  “九公子……”康斩喃喃了一声,嘴里满是血腥的味道,呼吸也变得相当艰难。

  杨开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若不是八大家的人,今ri必死!”

  康斩脸皮抽搐着,心中一股子寒意蔓延开,不敢逞勇斗狠,连忙盘膝坐在地上,取出一枚丹隐下。

  狂风呼啸,杨开迈步朝前走,宛若一座被鲜血浇注而成的大山压下,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

  杨诏府上的这批人马,除了康斩在运功疗伤位出身八大家的神游境五层被冻成冰雕,十几位高手被影九牵制走之外,剩下的此刻已经全部汇聚一处。

  以秋自若为首,皆都惊恐万分地朝这边望来。

  “怎么办?怎么办?”秋自若面色发白,不断地冲身边的人询问。

  这次出动,本来是该由康斩指挥的,但是现在他自身难保,这重担自然就落在了秋自若身上。

  面对如此强势,甚至连康斩都敢打成重伤的杨开,秋自若根本没有胆量对抗,他怕自己也跟康斩一样的遭遇。

  他没有主意,其他人哪有什么主意?

  “南笙,你搞出来的事情,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秋自若扭头冲南笙怒吼道。

  南笙之前的嚣张跋扈也早不复存在,闻言微微有些失神,抿着干涩的嘴唇,一言不发。

  向楚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鄙夷和狠戾,开口道:“秋公子,杨开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怕他干什么?再说了,康公子也说过,这是夺嫡之战,死伤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更何况那人还没死,杨开分明是小题大做,这事就算传回中都他也站不着!现在就是个让杨开出局的好机会,秋公子可得好好把握,我等愿听调令。”

  “放屁!”秋自若怒吼一声,“杨开和康公子有言在先,你们非要招惹凌霄阁的人。而且,杨开刚才对我们的人也手下留情了,反倒是你们……我草你们祖宗十八代!”

  向楚被骂得脸一黑,顿时对秋自若的懦弱表现失望至极。

  说话间,杨开已经走到了众人前方二十丈处,只身一人,面对七家势力,怡然不惧,虽然这些势力的顶尖高手们都已被牵制,但人数还是有的,神游境更有一些。

  “秋自若。”杨开朗声喊道,“你是秋忆梦的弟弟,我不想为难你,滚到一边。”

  秋自若面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正欲开口答应,忽然又反应过来,连忙摇头道:“九公子,这个要求,秋某恕难从命。”

  杨开点点头:“你还算有点骨气!”

  不再多说,手上忽然华光一闪,出现了一面阴气森森的骨盾。

  “是那件玄级秘宝!”秋自若等人面色微变。

  这一面骨盾,杨开上次在攻打杨亢府的时候曾经用过,刚才也用过一次,众人自然知道它防御的强大,也知道它能吞噬能量攻击,有这一面骨盾在手,杨开的防御几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但此刻,杨开将其舀出,却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暗暗猜测,杨开这是要防守?

  念头还没转完,天地间忽然荡起一丝危险的气息。

  那骨盾上,闪烁出一些黑色的电芒,骨盾zhongyāng,张开的兽口内,能量狂暴。

  咻咻咻……

  一道道如若人腿的电龙,忽然从骨盾的兽口中激射出来,每一条都摇曳生礀,栩栩如生,长达十几丈的身躯,夹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那七家势力汇聚之处冲了过。

  “怎么可能?”秋自若失声惊呼。

  秘宝分为许多种,有防御的,有攻击的,也有辅助的,杨开手上的这一面骨盾,分明就是防御用的,但现在怎么会变成攻击性的秘宝?

  而且,这电龙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这是杨亢那件玄级秘宝的威能!”向楚尖叫起来,陡然意识到杨开手上的骨盾,不但可以吞噬攻击,而且还可以将吞噬掉的攻击反攻出来。

  这些电龙,分明就是两个多月前,杨亢与杨开单挑的时候,施展出来的玄级秘宝的能力。

  当时这些电龙被杨开用骨盾吞噬,事隔两个多月,才被杨开在此地释放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