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因祸得福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因祸得福

  ;

  啥也不说了,眼泪哗哗的,这边码字的环境真是恶劣至极。..。求点月票安慰下,都到月底了。。

  ****************

  杨开皱了皱眉,察觉到他的窥探,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他的来历我不清楚。”

  “不清楚?”杨立庭眉头一皱,顿时不悦,虽然觉得杨开是在有意隐瞒,但察言观色,却发现他并没有说谎的迹象。

  杨开是真不清楚地魔的来历,在传承洞天里将他收服的时候,地魔只是一具灵体,记忆混乱模糊,连自己的名字想不起来,后来相处下来,杨开也没去多问他以前的事,对他的底细,杨开自然不知道。

  “虽然不清楚,但弟子可以确定,他不是苍云邪地的人。”杨开也知道杨立庭在担心什么,连忙正色道。

  杨立庭没什么表示,只是皱眉不已,好半晌才道:“夺嫡之战,按道理来说,全天下的人都可以参与,只要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结交的朋友,都可以参与进来,毕竟这本就是考验你们人脉关系的战役。他是你的人脉关系,老夫若是说将他赶出战城,或者直接击杀,你可能会不服气,这也是在变相的打压你,与我们坐镇战场的初衷不符。”

  杨开心中一冷,面上却没表现分毫。

  “这次召你过来也不为别的事,这样吧,他可以参与到夺嫡之战,也可以在战城逗留。但也仅限于此,倘若让老夫发现他做出什么多余之事,必定不会手下留情,你回去之后跟他说清楚。”杨立庭神色淡漠地吩咐道,“另外,待到夺嫡之战结束之后,他必须立刻离开。否则休怪老夫不给你情面。”

  “我记下了。”杨开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虽然他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有朝一日。说不定他也可以叱诧苍穹,只手裂空,但现在的他。还不过是个小角色,真要是忤逆了杨立庭,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杨立庭虽然是杨家的太上长老,杨开按名义来说也是他的徒子徒孙,但这一次的接触却仿佛陌生人一般,杨立庭的警告更有些不容反驳的意思。

  “你去吧。”说完之后,杨立庭挥了挥手,返身又飞窜上高空,与那七人大战起来。

  莫名其妙地,杨开心中有些郁堵的感觉。有心离开,却不知怎么离去。

  他连自己怎么进来的都不知道。

  怔了好半晌,也没找到出路,正欲开口询问,一声炸雷般的声响传入耳中:“还不走?”

  声音刚传来。便有一股庞大的推力推动杨开的身子,在那股巨大的推力下,杨开的所有反抗都成了枉然,身形急退间,周旁的景色飞速从视野中滑过。

  眼前一花,再次回到殿堂中。面前依然是那个圆台,八位神游之上端坐在上方,中间那个巨大的发光圆球依然存在,八人也还在不断地往其中打入一道道能量,以那种神奇的方式切磋自己对武道的感悟。

  蹬蹬蹬蹬……

  杨开不由自主地往后跌退,影九大惊失色,惊呼一声将他搀扶住。

  等立稳脚跟之后,体内的真元一阵翻滚不停,脑海中的神识更是混乱不堪,如针扎了一般刺疼。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影九的面色变了变,不知道杨开到底遭遇了什么,居然受了些轻伤。

  自来到这里之后,杨开便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影九也不好开口,只是默默地等待着,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影九自然是一头雾水。

  “我们走!”杨开擦了擦嘴角,看了高台上一眼,领着影九迅速离开。

  在那神奇的小世界中,八人的混战忽然停下,其他七人都微微摇头望了一眼杨立庭,先前说话的略胖老者道:“杨兄,这么对待一个后辈,有些过分了吧?”

  “是啊,虽说他的眼神霸道犀利了些,但年轻人嘛,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再说他也没当着你的面发什么脾气啊。”

  “你这么一弄,搞不好会让他就此一蹶不振,这小子挺不错啊,以后你们杨家可能就要指望他了,真要是损失了,你不心疼啊?”

  七个老者,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都不明白杨立庭刚才为什么那么对付一个后辈子弟。

  杨立庭冷哼一声道:“废就废了,我杨家还怕后继无人么?老夫刚才与他说话,他分明有些听不进去的意思,那只是一个警告,想必他现在对老夫的话会上心很多!”

  “还是太过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跟小孩子计较什么?”

  “杨兄你这次真的有些过分。他能凭借自己的能力,闯进我们八人的意识中,单是这份资质就独一无二,你杨家还有其他人能做到?我不信,别说你们杨家,我们这七家的年轻人也没人能做到。”说话之人不断地摇头。

  “行了,老夫做事自有分寸,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家伙插嘴,还打不打?”杨立庭神色不悦,七人指责他一个,他当然不爽。

  “打!等到哪一天这小子真废了,我等着看你后悔的样子,哈哈哈!”

  “咦……好像不对劲啊!”秋家的太上长老秋道人忽然惊讶出声,面色古怪起来。

  其他七人也都纷纷露出惊疑的神色,互相望了一眼。

  “看样子,这小子是因祸得福了呀。”那略胖的老者大笑一声,有意思地望了杨立庭一眼。

  “果真是因祸得福了。”

  “杨兄,这不会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有人疑惑地望着杨立庭。

  杨立庭缓缓摇头,略微感应了一下,也是神色微动。他刚才那般对付杨开,丝毫没顾忌彼此实力和辈分的差距,正是想要他好好地深思一番,与邪魔结交是不是正确的。

  却没想,在自己那庞大的压力之下,这小子居然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怪了!杨立庭皱着眉头,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个徒孙一辈的年轻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心性,被打击一番之后居然能迅速扫清心里的障碍,寻求到那一线突破的契机。

  封神殿中,杨开的步伐忽然顿住了,面色变得艰辛难受。

  影九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受了暗伤,连忙上前询问。

  杨开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告诉秋忆梦,明晚的行动照旧,一切由她调度,她会好好安排的。”

  “小公子你……”

  “我还有点事。”说完之后,杨开转头看了看四周,随便找了一间房钻了进去。

  影九愕然,怔了一会,也没迟疑,直接离开了封神殿。

  封神殿其实很大,里面也只有八个人,连侍女奴仆这样的人都不存在,那八位神游之上并不需要什么人服侍。

  杨开找的这一间房,自然也是无主之屋。

  进了屋子之后立刻盘膝坐了下来。

  身上气机浮动,确实是到了要突破的边缘,但还没到极限。突破之时,如果水到渠成,那过程将会很轻松很顺利。

  但是杨开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本来并没有要突破的迹象,只不过是在杨立庭那庞大的压力下,身体真元和心里渴望强大情绪的反弹而已。

  这一次压迫的反弹,直接让他摸到了真元境九层的门槛。

  就差那么一点点!

  明晚大战在即,杨开也希望能以更高的修为去应付那一场战斗。

  宁心静神,运转起真阳诀,杨开闭上双眸,回忆着刚才在那一片小世界中看到的场景,任由身体内的气机浮动。

  刚才杨开看到的不多,但那八位神游之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暗合天道,窥探这些动作中蕴藏的深意,也是在领悟他们的武道。

  这对任何人都有莫大的帮助。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开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一遍遍地回放着自己看到的东西,耳畔边再一次响起了那种玄妙的声响。

  山涧清泉叮咚悦耳,鸟语花香扑面而来,如置身仙境,让人流连忘返,全身放松。

  …………

  杨开府。

  豆子般的烛火跳跃着,秋忆梦面上挂着深深的忧虑,手托香腮坐在桌子边,屏气凝声倾听来自府上的动静,并不算强大的神识也无时无刻不在查探。

  但凡有人走动的声响传来,秋忆梦都不禁美眸一亮,暗暗关注起来,可每一次,她都以失望收场。

  白天的时候,杨开跟她说起晚上的行动和计划,自己不顾礼仪扯着他不放手,哪知道这个臭男人居然丝毫不给脸面,直接摆脱了自己的纠缠。

  晚上他果然悄悄地跑了,害得自己提心吊胆,担心不已。不禁芳心暗恨,巴不得杨开今晚别回来才好!

  自己现在这样子和神态,肯定跟一个成过亲,但是丈夫却在外花天酒地夜不归宿的深闺怨妇没区别。

  想到这里,秋忆梦的脸都红了,不禁有些发热的迹象,连忙甩甩脑袋,将这些胡思乱想甩飞出去。

  门外忽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秋忆梦眉头一皱,冷喝道:“谁?”

  “秋小姐。”影九的声音从外传了过来。

  秋忆梦神色一喜,连忙起身打开房门,只看到黑暗中一双属于影九的眸子闪闪发光,狐疑地朝他身后看了一眼,正色询问:“那混蛋回来了?”

  影九缓缓摇头。

  “发生什么事了?”秋大小姐不禁花容变色。

  影九向来是寸步不离杨开身边,可是现在他却独自一人回来了,杨开不知所踪,难道……

  秋忆梦不敢再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