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八十章 我保你丹成

第三百八十章 我保你丹成

  ;

  “两个月之前?”杨开皱了皱眉头,“两个月之前我还在苍云邪地呢,你自然见不到我,我在云隐峰也就只待了两三个月就离开了。..免费电子书下载”

  顿了顿,狐疑道:“斯长老既然去过云隐峰,怎么没让大师帮你炼丹?”

  吕斯苦笑:“当时药王谷百废待兴,箫大师也正焦头烂额,听他那弟子说,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老夫倒是有幸登临了云隐峰,却连大师的面都没见到。”

  说起这些,吕斯脸上没有丝毫尴尬,只有无奈之色。

  这便是箫浮生!

  纵然他实力不是很强,纵然药王谷只是个二等宗门,但吕斯这样的高人去了,箫浮生也是可见可不见。

  而吕斯却也不敢有丝毫怨言,言语口气间依然也尊称箫浮生为大师!

  “这样啊……”杨开怪怪地笑了笑,开口道:“我若是能让大师帮你炼制那枚玄丹呢?刚才的话是否算数?”

  “你?”吕斯神色莫名地望着他,缓缓地摇头,“大师那等人物,怎么会听你的?”

  外面吕梁也插嘴道:“杨公子,有些大话可不是随便能说的。”

  杨开淡淡地望着吕斯,也摇头:“大话不大话,试一试便知。我虽然在云隐峰上待的时间不长,但请大师帮我炼枚玄丹还是可以做到的。”

  吕斯一愣,目光灼灼地盯着杨开,眼睛一霎不霎。

  外面吕梁等人也是惊骇莫名,他们都知道箫浮生的大名,更清楚他如今的地位,吕家第一人前去都吃了闭门羹,杨开凭什么能让箫大师帮他炼一枚玄丹?

  那是一枚玄级中品丹,可不是没档次的丹丸。即便是箫大师炼制,也颇费心神和时间。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斯长老可得仔细考虑。”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吕斯。

  吕斯的神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也是及其纠结,不知该不该信杨开。

  按道理来说,杨家的公子没必要欺骗自己,但他只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喜欢吹牛摆谱,也是正常的。

  皱眉沉思了好半晌,吕斯才忽然道:“并非老夫不信任杨公子。既然你敢这么说。那想来与箫大师的关系也不浅。”

  杨开不可置否,神色淡然。

  “杨公子也在云隐峰上待过一段时间,那老夫便冒昧问几个问题。”吕斯显然是想验证下杨开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斯长老只管问就是。”

  吕斯见他没有什么慌张之色,也是微微点头,沉吟一下道:“箫大师有一位弟子,杨公子可曾与她见过?”

  杨开失笑道:“斯长老没打听下那弟子姓什么?”

  “似乎是叫董轻烟。乃是董家的千金小姐。”

  “董家与杨家有联姻,董轻烟是我表妹!”

  吕斯顿时愕然,这才猛地回想起这一茬。惊声道:“原来那个人就是杨公子!”

  “哪个人?”杨开疑惑了一下。

  “老夫前去云隐峰时,曾听人说过,箫大师大半年之前设下考验。收取门徒,共有一男一女成功通过,那女子便是董轻烟,而那个男子据说是董家小姐的护卫……现在看来,那人哪是什么护卫。分明就是杨公子你!”

  “是!”杨开也没否认,颔了颔首,“不过我与大师并非师徒。”

  吕家诸人将这话听在耳中,齐齐动容。

  万没想到,杨开与箫浮生之间居然还有这样一层联系。通过了箫浮生的考验,那便是箫浮生的弟子了,有这么一位炼丹大师罩着,即便他在杨家的夺嫡之战中失败了也没什么大问题呀,日后永远都是前途似锦。

  吕梁目光闪烁着,似乎觉得该重新审视一下杨开了。

  吕斯此刻心中已有八成的相信,但还是保险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老夫在那云隐峰住了几日,有幸从董小姐手上见到过箫大师正在研究的东西,敢问杨公子,大师研究的那是什么?”

  杨开神态悠然,随意道:“一个阵法!”

  能让箫浮生研究的焦头烂额的东西,肯定是与炼丹术有关。

  应该就是杨开当初离开云隐峰时,托夏凝裳转交给箫大师的那个炼丹灵阵。

  吕斯心神一震,终于确定杨开与箫浮生之间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否则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信息。

  “应该是这样一个阵法!”杨开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在地上画出一个灵阵。

  吕斯连忙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望着,这个阵法玄妙复杂,让人看在眼中却是不明其意,纵然吕斯曾经见过一次,也只能回忆出一小半的内容,根本想不起全貌。

  但杨开此刻却仿佛信手拈来,随意地将完整的阵法画了出来,显然对此已经烂熟于胸。

  “就是这个!”吕斯连连点头,第二次见到,还是看不太懂,闭上眼睛去回忆,也回忆不起太多的内容。

  画完之后,杨开随手将灵阵抹去,抬眼望着吕斯。

  此刻吕家的这位高人终于不敢再小觑杨开,心知那一枚玄丹恐怕真的要寄托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了。

  神色紧张中带着一些期待之意,吕斯甚至有些小心地询问:“杨公子,那枚玄丹的事……”

  “给我纸笔,我现在可以修书一封!”

  “快拿纸笔来。”吕斯连忙对外面吆喝一声,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润。

  屋外众人正心绪起伏,听吕斯这么一喊,都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吕梁连忙朝一人吩咐:“速去!”

  那位神游境也是不敢有丝毫耽搁,身子化为一道青光直接从原地消失。

  仅仅只是十息,便又返回,手上拿着笔墨,恭敬地走了进去,放在杨开面前,又恭敬地退出。

  “杨公子请!”吕斯亲自将纸张铺开,又将笔墨沾好,递给杨开。

  杨开微微一笑,拿起笔就写了起来。

  吕斯眼巴巴地望着,一个字也不肯落下。

  杨开的这封信写的很平淡,内容也如吕斯想的一样,请求箫大师为吕斯炼丹一枚。

  写完之后,杨开直接递了过去,吕斯真元一转,将字迹烘干,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放在怀中,还慎重无比地拍了拍胸口,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这次再去,恐怕不用象上次一样吃闭门羹了。

  “杨公子见笑。”做完这些,吕斯才有些尴尬地抱拳道。

  “无妨!”

  “还请杨公子在吕家多盘亘几日,老夫这就前去云隐峰,若是真能丹成,回来之后定将玉床送上!”吕斯诚恳道。

  杨开皱了皱眉头:“这不行,我现在就要玉床,我还得回中都呢。”

  吕斯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这是一枚玄级中品丹啊,即便箫大师出手,也不一定能绝对炼成,万一炼制失败,老夫还需要这玉床的。”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虽然说箫浮生能够炼制出玄级上品丹,可是炼丹这种事,谁也不敢打包票,说不定箫大师哪一次状态不好就没炼制成功。

  真到了那时候,玉床也没了,那吕斯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样吧,你再帮我带一个东西个大师,保证可以丹成!”杨开皱眉想了想,扬声对外面喊道:“谁身上有用不到的玉?”

  屋外众人互相瞅了瞅,齐齐将目光定格在吕梁腰间挂着的一块羊脂白玉配上。

  吕梁下意识地捂住了玉佩,瞪眼瞅着众人:“干什么?这是老夫的定情信物,佩戴多年了!”

  “送进来!”吕斯一声吆喝,吕梁立马哑火。

  走了进去,将腰间的玉佩取下,点头哈腰,陪着笑脸递给杨开问道:“杨公子,你要老夫的这块玉是做什么的?”

  杨开咧嘴一笑,伸出接过玉佩,然后运起真元,狠狠地朝那块玉上拍下。

  吕梁陡然心凉了一截,在他提心吊胆的注视下,那一掌正轰在玉佩之上,却没损它分毫,只是似乎有一些真元钻了进去。

  凝神观望,吕斯和吕梁都心中惊叹,越看越是惊讶佩服。

  两人何尝看不出,杨开这是在操控真元,往在玉佩中制造一些痕迹。

  简单的来说,他是用这种方法在传讯!

  传达一些不好用文字表达的信息!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这得非常微妙而精准地操控真元,才能做到这一点。真元的输出少了不行,多了也不行!

  好半晌,杨开才收回手掌,将玉佩递给吕斯道:“你将这个交给大师,我保你丹成!”

  语气相当自信。

  吕斯郑重接过。

  杨开又咧嘴一笑,道:“不过这玉中的信息只能被窥探一次便会消失,所以斯长老这一路可得小心保管了。”

  吕斯愕然,旋即摇头苦笑,心知他留在玉中的信息重要无比,不想让自己得知,才用了这个方法。

  也不介意,吕斯凝重点头。

  吕梁也在一旁眼巴巴地道:“斯长老,这可是我多年前与内子的定情信物,您可千万要带回来啊!”

  吕斯瞪了他一眼,吕梁呵呵干笑,连忙退去。

  “老夫能问一声,这玉里面是什么信息么?”吕斯不免有些好奇。

  “还是一个灵阵,不过跟刚才的不一样,你带给大师,他知道是什么。”杨开轻轻笑着。

  当初离开云隐峰的时候,杨开只从炼丹真诀中窥探到一个灵阵,别无选择,唯有将那个灵阵留下。(未完待续。。)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