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吕梁的试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吕梁的试探

  ;

  还没行多远,前方便飞奔而来好些人,为首的一个正是吕家家主吕梁。..阅读uig。

  吕梁一身青色长衫,身形欣长,嘴角上方两撇小胡子,显得精致又儒雅,而那一双细长的眼睛,却时刻都散发着一阵睿智的光芒。

  这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精明,第二印象还是精明。

  他从里面大步行来,面色欣喜若狂,容光焕发,口上呵呵大笑着,急速来到秋忆梦面前,躬身行礼:“秋小姐大驾光临,让吕家蓬荜生辉啊!”

  虽然他是一家之主,但吕家却是秋家提携起来的,而秋忆梦在秋家的身份也不低,所以吕梁在见到秋忆梦的时候也不敢马虎大意。

  而且,从来都是他吕梁上中都拜访第三百七十三章吕梁的试探秋家,秋家的嫡系还是头一次来他们吕家,一时间吕梁又是兴奋又是惊喜,直以大礼相待。

  秋忆梦大方一笑:“表叔客气了,路过此处,便过来歇歇脚,不会叨扰到你们吧?”

  吕梁连忙摆手:“怎么会?大侄女能来,是我吕家的荣幸,吕家上下自当扫榻相迎,何来叨扰之说?”

  秋忆梦一声亲热的表叔称呼,让吕梁更是开心备至,暗道不枉自己这些年常年在中都奔波,如今总算和秋家的关系牢靠了。

  三言两语间,两人的关系便拉近许多,吕梁身后的那些吕家高层也都满脸笑容,一一上前行礼。

  寒暄一会,吕梁才一正脸色,凝重地看了一眼两位血侍,又将目光投到杨开身上,肃然问道:“大侄女,这位公子是……”

  吕梁眼力不凡,自然能看出杨开身份不低,要不然身后也不会跟着两个神游境高手了。

  秋忆梦抿嘴一笑也没作答,只是伸手指了指天上。

  恰在此时,一声鹰啼传来,吕家众人抬头望去刹那间,吕梁便洞悉了杨开的身份。

  当下脸色一肃,沉声道第三百七十三章吕梁的试探:“原来是杨公子!”

  “吕家主!”杨开神色淡然,拱手招呼。

  其他的吕家高层都是悚然一惊,暗暗打量着杨开。

  杨家大肆召集散落在外的嫡系公子,银血金羽鹰的啼叫响彻整个大汉,血侍堂的高手频频出动,这等大事吕家如何不知?

  却没想这一次竟能见到一位杨家的公子!

  仔细打量,赫然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目光沉稳,神色坚毅,表情淡然,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却自有一种大世家公子之风,当下也是心头一凛,知道杨家出来的人没一个是好相与的。(随梦sui蒙全文字小说)

  吕梁再次大笑起来,侧身伸手示意,道:“大侄女杨公子里面请里面请!”

  一边招呼一边对身后的人道:“去准备最好的酒菜,今日来了两位贵客是我吕家的荣幸,可万万不能怠慢了。”

  “是!”

  秋忆梦微微一笑,拉着骆小曼朝里走去杨开也不紧不慢地跟上。

  吕家大殿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琳琅满目的水果珍稀,一壶又一壶的美酒接二连三地被容貌俏丽的侍女们端上来。

  殿内气氛热烈,众人推杯换盏,一片热闹。

  秋忆梦和骆小曼两人是女子,自然不宜饮酒,吕梁显然顾忌到这一点,特意为她们准备了吕家独制的果酒,清香宜人,也不会喝醉。

  两女倒也喝得津津有味。

  杨开身份不同,虽是男子,却也没人敢让他多喝,吕家的众多高层前来敬酒之时,都是自己一口干掉,让杨开随意。

  唐雨仙的待遇与秋忆梦骆小曼一样,都是果酒在杯。

  唯独只有屠峰一人,喝得豪气万丈。

  他是杨家的血侍,在吕家这些人面前,地位也相当不低。

  吕家的高层都是神色兴奋,频频向屠峰举杯。

  屠峰坐在杨开下手处,一动不动,有人来敬酒,也是一口饮尽,豪爽至极,越发让场面显得热闹起来。

  吕家的这些人,在这方圆千里都是一方豪强,但在杨家的血侍面前,却是什么都不是了,态度和姿态都是放的极低。

  以往,他们也只是听过血侍的大名,从未亲眼见过,如今一下来了两个,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吕梁的交际手段也并非浪得虚名,口才那是一等一的出众,言辞间不吝赞扬吹捧,却又让人听不出什么刻意的痕迹,越发让人觉得心中舒畅。

  酒过三巡,众人都惊奇地发现,杨开的这位公子似乎没什么架子,并不象传闻中的那样飞扬跋扈,待人视物也是及其亲和,这不禁让吕家一群人有些愕然。

  要不是秋忆梦说杨开是杨家的公子,要不是两位血侍的身份做不得假,吕梁只怕会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杨家公子了。

  “表叔,一路劳累,我和小曼先去歇息了,你们自便!”吃喝一会,秋忆梦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便起身说了一句。

  “来人!”吕梁赶紧招呼一声,立刻便有两个俏丽的丫鬟慢步走了进去,“带两位小姐去厢房休息!”

  “是!”

  两个丫鬟领着秋忆梦和骆小曼离去之后,酒宴继续。

  有一位吕家高层忽然大有深意地笑了起来,道:“家主,只是这般喝酒,倒也无趣,不妨叫人来助助兴?”

  吕梁听了微微点头,道:“也对,倒是我疏忽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拍了拍。

  旋即,便有一群穿着及其暴露,轻歌曼舞的姑娘们,莲步款款地走了进来。

  显然是在外面早就准备好了,只待秋忆梦和骆小曼离开便可以上阵。

  这些女子个个都生得妖娆如花,身上薄纱蔽体,平坦的小腹,精致的肚脐,雪白的双臂,修长的美腿皆都暴露在空气中。

  四周锣鼓齐鸣,管乐响起。

  这些妙龄女子们先是冲四周躬身行了一礼,这才在声乐的伴奏下,嘴角含笑,舞动蛇妖雪臂,载歌载舞。

  袅袅身姿,周转腾挪间,一片片诱人的春光若有若无地展现,诱人至极。

  这些女子们还不断地冲杨开等人所坐的位置抛着媚眼,一副任君采摘的讨好模样,个个都面含娇羞之色,青涩动人。

  唐雨仙不禁轻哼一声。

  虽然她不喜欢看到这些,但也明白吕梁的用意,当下也是悄悄用心,偷偷查探杨开的反应。

  屠峰肆无忌惮地观望着,脸上的那道疤痕似乎也变得越发狰狞。

  反倒是杨开一脸淡然,目光中虽然欣赏之意,一双眼睛也在那些女子们身上来回流转不停,但丝毫没有**之光,坦然至极,即便是那些女子舞到他的面前,冲他骚首弄姿,他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看到这一点,在坐的所有人都不禁暗暗心惊。

  年轻人嘛,尤其是年轻男子,喜欢美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坐的吕家高层,哪一个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象杨开这般大的年纪时,他们恨不得将全天下的美女都掳到自己的床上,慢慢品尝其中美妙。

  也只有年纪再大些,心态改变,才会去追逐别的更高崇的目标。

  吕梁也是有意要借此机会打探下杨开的喜好,看他是不是好女色。

  却没想,在面对这等明目张胆地诱惑时,他竟一脸淡然,并没表现出太大的意动。

  这位杨家公子,有些……不同寻常啊!

  面对诱惑,能把持本心,这样的年轻人毅力绝对惊人。只要有毅力,就能成大事。

  刹那间,吕梁心中便有了些计较,暗暗点头。

  唐雨仙也是美眸闪烁,惊讶至极。

  她常年生活在中都,自然清楚那些公子们的纨绔嘴脸,别说是年轻小姑娘了,就算是她,有些公子哥们也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搞的唐雨仙有时候烦不胜烦。

  杨开现在的表现,无疑让唐雨仙很是欣慰。

  殊不知,这些女子虽然都美丽动人,但杨开见识过的美人,岂是她们可以比拟的,苏颜,夏凝裳,扇轻罗,胡家姐妹,个顶个的绝色美人,都是倾城殃国的祸水。

  而且常年累月地受到合欢功的荼毒,本身早就可以无视美色的诱惑了。

  普天之下,除非扇轻罗亲自动手诱惑杨开,恐怕再无人能让杨开在自己不想的情况下动情。

  这些轻歌曼舞的青涩小姑娘,在杨开面前只是小菜一碟。

  不多时,一曲舞毕,吕梁微笑地挥了挥手,那些妙龄女子们恭敬退去。

  她们在退去的时候,都是含情脉脉地望着杨开,似乎也知道这个年轻人身份尊贵,若能得他欢心,自己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不必再在吕家当个舞女卖弄风姿了。

  吕梁大笑着:“这些女子都是附近的贫苦人家的孩子,我吕家从小收养,培养至今,个个都是白玉无瑕,平日只有贵客临门的时候,才会让她们出来舞上一曲,杨公子可有兴致收上一两个?美人相伴,夺嫡之战中也能春风得意啊。”

  杨开微微笑着,缓缓摇头。

  吕梁细长的双眸中精光一闪,这才确定杨开并非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对那些女子没什么心思。

  若是有心,杨开现在只需轻轻点个头,吕梁肯定会安排妥当。

  吕家另外一位高层吕长木适时地接过话头,道:“说起夺嫡之战,老夫就想起了近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一次的夺嫡之战可谓是惨烈非常啊。”

  “是啊。

  ”另有人附和,“多少豪门从此一蹶不振,多少世家烟消云散,可惜当年我吕家实力不够,未能参与其中,不免是个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