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百零八章 五日大限

第三百零八章 五日大限

  ;

  电光火石间,众人再次被捆。..

  那些牛犊大小的八脚蜘蛛晃着巨大的身子,模样狰狞可怖地走到那群人面前,不厌其烦地吐出蛛网,将他们包成粽子,然后一点点地往回拉。

  眼见性命暂时无忧,心惊胆战的众人不禁都松了一口气,实在闹不明白刚才为什么有一只蜘蛛大开杀戒。

  还没彻底放松,刚才那一只杀人的蜘蛛竟走到众人面前,高高举起一只锋利的前腿,狠狠地往下戳去。

  噗……

  血光飞溅,惨叫声传来,郭元明的身子直接被洞穿,挣扎蠕动,惊叫连绵,这只蜘蛛也没再管他,任由他被其他蜘蛛拖走,地面上很快便多出一道血染的艳红。

  不但是他,所有的苍云邪地武者,全被这只蜘蛛在身体上戳出一个大窟窿,有几个运气不好,当场毙命,没死的也吓得面色苍白。

  惨叫声连绵不绝,大地上一道又一道血红色的印记,触目惊心。

  秋忆梦一双美眸中全是骇意,神色也是惊恐至极。刚才听那郭元明喊话的时候,她也差点没忍住窜了出去。

  如果真的窜出去,多半跟他们一个下场。

  幸亏在临走之前,看了一下杨开和扇轻罗那边的动静,他们没动,秋忆梦也咬牙留了下来,准备将所有的希望就都寄托在扇轻罗身上。

  现在看来,果然做了个正确的选择。

  剩下的苍云邪地武者又被拖了回去,所有的妖兽都围绕着一只前脚淋满鲜血的同伴打量不停。不知它为什么突然对这些人痛下杀手。

  打量了好一会功夫,这些妖兽才渐渐散去。

  “为什么……”郭元明手捂着肚子,即便再怎么运转功法,也依然止不住鲜血的流淌,声音逐渐虚弱,“为什么会这样?”

  那只畜生好像专门找苍云邪地的武者击杀,倒是其他人一个也没动过。这让郭元明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就是报应,哈哈哈!”杨开的猖狂大笑从那边传了过来。

  “你做的?”扇轻罗惊异万分地注视着杨开,语气中充满了不敢相信。

  杨开才刚说要教训教训他们。那些人就遭到了惨烈的攻击,如果说跟杨开没关系,扇轻罗怎么也不会相信。

  但也没见他动过什么手脚。怎么会控制得了一只六阶妖兽?

  “爽了吧?”杨开嘿嘿笑着。

  扇轻罗那一双万种风情的丹凤眼泛着异样的光彩,深深地凝视着杨开,一眨不眨,眼中闪过一丝小小的感动。

  忽然,脚尖微微踮起,将一双红唇印了上来。

  “唔……”杨开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搂着扇轻罗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用了些力气,这妖女弱柳般的嫩腰狠狠一折,好似能将整个身子融进杨开体内。

  那一双红唇薄薄嫩嫩,晶莹剔透。不但看起来勾魂夺魄,品尝起来也是一样的蚀骨销魂。

  香软的滋味传来,扇轻罗又急忙松开了。

  笑吟吟地望着杨开道:“不能太久,万一真的……真的动情可就不好了。”

  杨开神色一苦,舔着嘴巴道:“妈的。就知道你这妖妇欲求不满,可怜我这么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落到你手上可如何是好?”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扇轻罗的语气中满是嗔意,“别的男人可是连看我一眼都不敢的,你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先说好,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杨开一脸正色。严肃地说道。

  “你们在做什么?”秋忆梦忽然轻声问道。

  “谈情说爱!”

  “无耻!”秋忆梦赶紧缄默不语,脸色微微有些红,心想怪不得隔壁传来一阵轻喘。

  时间流逝,日升月落……

  被这些蜘蛛抓过来已经过去好几天时间了,困在蛛网内的众人依然没有脱困之法,杨开和扇轻罗两人一直搂抱在一起,这妖女不愧艳名远扬,有时候不过是一个动作,一口吐气,一个眼神,便能勾引的杨开欲罢不能,偏偏碍于她的体质,杨开不但不能肆意妄为,还不能挑逗她,日子过的别提多艰辛了。

  秋忆梦倒是镇定自若,从始至终都没流露出丝毫担忧和惊恐之意,骆小曼每天以泪洗面,一直担惊受怕。

  白云风那小子也醒了,得知了眼下的遭遇之后一直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苍云邪地的那些武者已经死光,全都是失血过多而亡,死状极其凄惨。

  这一日,杨开在神识查探中,忽然感觉到一股气血及其强横的存在。

  这个存在的气血旺盛程度比起那些六阶毒蛛还要超出一个档次,它非常突兀地出现,好像一直就在那里,只不过此刻才刚刚苏醒。

  还没来得及提醒扇轻罗,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从天而降。

  冥冥中,众人忽然感觉头顶上仿佛多了一双眼睛正在打量自己。

  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无论是谁都生出一种渺小卑微的错觉,己身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杨开面色大变,一身真元不由催动起来。

  扇轻罗忽然开口道:“别动!”

  “怎么?”见她的神色仿佛知道些什么,杨开急问一声。

  “是它。”扇轻罗的美眸微微颤抖,神色万分复杂。

  “谁?”

  “蛛母!”扇轻罗轻声答道,“七阶妖兽!我们无人是它的对手!”

  “七阶?”杨开惊呼一声。

  “恩。”扇轻罗神色凝重地点头,“要不然你以为这一群妖兽为什么会活的这么滋润,六阶妖兽的妖丹也是价值不菲,此地这么多六阶妖兽,若没有蛛母坐镇,早就被人清剿了。”

  一只七阶妖兽在此,就算有人无意中踏入这里,想打那些六阶妖兽的主意,也得掂量下自己够不够分量。

  “不过蛛母很多时候都在沉睡中产卵,除非有人进攻这里,否则它是不会理会的。”扇轻罗轻声解释着,“此地有一座蜘蛛石像,你看那边!”

  顺着她指引的方向,杨开果然见到一个朦胧的石像矗立在不远处,这个石像巨大无比,应该是个八脚蜘蛛的造型。

  “蛛母平时就生活在里面,而我要取的东西,就是蛛母分泌出来的毒液!普天之下,只有毒寡妇一脉的女人,才能安全进入那具石像里面。”

  “这么说来,蛛母岂不是能感觉到你的血脉?”

  “恩,应该是这样的。”扇轻罗微微点头,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并不是太清楚。

  “那你跟它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让它把我们给放了。”杨开提议。

  “我试试吧!”扇轻罗咬了咬红唇,也没什么把握。

  闭上眼睛,按照母亲留下来的方法,尝试沟通蛛母。

  片刻后,忽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就连杨开也听得清清楚楚。

  “恩?你是毒寡妇一脉的女人?”

  杨开神色一变,扭动看向四周,却是什么也看不到,那声音听起来酥酥软软,好似一个动人的美妇在自己耳边轻声软语,让人不禁心神一荡。

  扇轻罗赶紧提醒道:“别慌,是蛛母以神识在与我交流!”

  杨开面露骇然之色。

  能与人用神识交流的妖兽!

  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碰到,妖兽能做到这种程度么?至少六阶妖兽是不行的,可这个蛛母是七阶妖兽,说不定真有这个本事。

  扇轻罗已经开口答道:“是!晚辈见过蛛母!”

  “寒妃烟是你什么人?”蛛母轻轻地问道。

  “正是家母!”扇轻罗此刻也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马虎。

  “三十多年了……这一代也已经成长起来了么,不过你的实力怎么这么低?”

  扇轻罗苦笑一声:“出了些岔子,过些日子应该就能恢复了。”

  “恩。”蛛母轻声应着,好片刻才道:“既然能寻到这里,那便到我这里来取了东西离去吧,好歹你们这一脉跟我也有些渊源!”

  见她这么好说话,扇轻罗不禁神色一喜,连忙道:“蛛母见谅,晚辈是与身边之人一起来的,能不能让他也随我一道离开?”

  杨开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女人还挺讲道义的。

  “哼!”蛛母冷哼一声,“这些人坏了我的巢穴,还妄想离开么?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全都得死!”

  “蛛母请开恩……”

  “无需多言!”

  扇轻罗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杨开,神色间闪过一丝挣扎,不过很快便坚决下来,扬声道:“请蛛母开恩,我只要带他走!”

  “放肆!”蛛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意,连带着外面那些八脚蜘蛛都丝丝地吐起了蛛丝,形态不善。

  “算了,给你五天,自己仔细考虑下吧,我五天后会再次醒来,到那时候你若不走……哼,也别想走了!”蛛母不近人情,说完之后便没了动静。

  压在众人头顶上的阴霾感也同时消失不见,显然它又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秋忆梦和骆小曼眼珠子颤抖,刚才扇轻罗和蛛母的对话传入她们耳中,她们也和杨开一样震骇到了极点,似乎也没想到世间会有一只这么强大的妖兽。

  白云风却是突然嘶声裂肺地叫了起来:“五天后就要死了?”

  蛛母未现身前,众人虽然惶惶不安,可那些蜘蛛也没把他们怎么样,多少还有个期待,可是现在五天大限摆在眼前,谁能接受?(未完待续。。)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