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六章 你别说话了,丢死人了

第两百七十六章 你别说话了,丢死人了

  ;

  药王谷云隐峰,半山腰处,杨开与董轻烟两人背着药篓在丛林中寻觅药材。..

  箫老这次吩咐下来的任务并不难完成,那些药材不贵重,也不罕见,在这诸峰之中也都有生长。

  唯一就是对年份的要求有些苛刻。

  最起码也要三十年药龄以上。

  两人跋山涉水,仔细寻觅,一直忙活到下午时分,才收集的七七八八。

  “还差一味铁骨草,香姨说铁骨草要采十株才够。”董轻烟掰着手指头,秀眉微蹙:“表哥啊,我们一株都没找到呢。”

  杨开眺望四野,心中一动道:“云隐峰上怕是没有这种草药,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董轻烟眼珠子转了转,嘻嘻笑道:“你是说……丹圣峰那样的地方?”

  杨开瞪了她一眼。

  董轻烟心照不宣,与杨开两人朝丹圣峰那边行去。

  丹圣峰是药王谷的禁地,自峰顶往下三百丈,普通弟子不可以接近。但三百丈以下,却是随意出入的。

  两人目的明确,一路走到丹圣峰。

  “我们分开找。”杨开轻咳一声道。

  “恩。”董轻烟轻笑着点头,她自然知道杨开想要干什么,也不点破,只是叮嘱道:“可得小心一些。”

  “我晓得。”

  背着药篓,杨开若无其事地朝丹圣峰顶上靠近,一边漫不经心地四下寻觅铁骨草,一边暗暗警惕四周的动静。

  半个时辰后。随着杨开有意无意地靠近,距离顶峰已差不多只有百丈之遥了。

  悄悄地抬头打量,杨开赫然发现一尊石像矗立在丹圣峰上,这尊石像便是丹圣的遗像。

  石像高起码有三十丈左右,气势恢宏,杨开隔着百丈距离,也依然能看到石像胸口以上的位置。

  石像上斑驳点点。也不知在此地矗立了多少岁月,风吹雨打,却依然屹立不倒。

  杨开有心想要放出神识查探一番。又有些忌惮。

  虽然他现在看不到任何人,但那边肯定是有高手守护的。

  “地魔,你能不能悄悄地潜入进去看看情况?”杨开传讯问道。

  “上面若是有神游境高手的话。老奴无所遁形啊。”地魔回应。

  他现在的实力也不算太高,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一身魔气。而且他的特征也太明显,裹着破魂锥就是一道黑气,根本没办法瞒过神游境高手的耳目。

  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来到云隐峰都一个多月了,连那边到底隐藏了什么玄机都还没探明白。

  “什么人!”正当杨开愁眉不展的时候,上方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一道人影旋即从上方飞了下来,直接落到杨开面前,神色冰冷地望着他。

  这人绝对是个神游境高手,而且实力还不低。药王谷内的弟子虽然大多都是炼丹师,但总有些负责战斗和防御的高手存在。

  “你是哪一峰的弟子?不知道丹圣峰下三百丈是禁地么?”那人冷声叱喝。神色不善。

  杨开皱了皱眉头,心思急转。

  “问你话呢?你师傅是哪个,没跟你说过擅闯丹圣峰有什么后果?”

  杨开这才一抱拳道:“见过前辈,晚辈是云隐峰箫老门下,奉箫老之命。今日下山采些药材。”

  “箫大师?”那人神色一愣,恍然醒悟道:“你就是月前才拜入云隐峰的那个少年?”

  “正是晚辈!”

  那人警惕而谨慎地上下打量着杨开,一股神识蔓延过来,片刻后又收了回去。

  冰冷的神色渐渐有所缓解。

  杨开又道:“晚辈只顾着寻找药材,没想到已经走到这里来了,前辈见谅。”

  那人点点头。道:“若是旁的弟子,今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但念在你入门时间不长,今日之错,还可原谅,速速离去吧,下次可莫要再犯,如若不然,严惩不贷!”

  杨开无奈,只能退去。

  待到杨开离开,那人才身形一晃,又回到了丹圣峰顶上,继续看护。

  远远地,杨开又回头望了一眼。

  那里果然是有神游境高手看守的,这可如何是好?如果有办法接近万药潭的话,还有可能一窥玄机,现在连接近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其他了。

  一脸抑郁地走了回来,远远地,杨开就听到董轻烟正在跟谁理论着什么,步伐不由加快一些,不大片刻功夫,清晰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这株铁骨草明明就是我先发现的,你们怎么能这样?”董轻烟的语气有些委屈。

  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师妹说笑了,这草药是我药王谷共有的财产,自然是谁先采到就是谁的。更何况,如果依师妹这般说的话,那这满山遍野的草药都是我等先发现的呢,我们可是从小就住在这里了。”

  “谁是你师妹了?”董轻烟气恼道,“我是箫大师的弟子,按辈分来说,你们所有人都得叫我师叔!”

  “咳咳……”正与董轻烟对峙着的三个药王谷年轻弟子脸上一讪,竟无力反驳。

  箫浮生晚年收徒,所以董轻烟虽然年纪很小,可在药王谷中辈分却比一般人要高,与秦泽平辈,这几个年轻人自然矮了她一截。

  “怎么,几位师侄想抢师叔看上的东西,恩?”董轻烟得意洋洋地轻哼着。

  “什么师叔……”为首那人不满地嘀咕一声,“运气好才能拜入箫师叔祖门下而已,若是箫师叔祖愿意让我试试那毒丹,我也可以通过考验。”

  “哼!”董轻烟皱着小巧的鼻子,“现在说这些也无用。乖乖地把师叔看上的药材送上来,要不然,我就去告诉你们师傅,就说你们几个……以下犯上,目无尊长!”

  说到最后,声音陡然拔高许多。

  几个年轻的药王谷弟子面色一变,这大帽子扣下来让他们可承受不起。药王谷内,也只有云隐峰的戒律宽松一些,或者说。只有云隐峰没有戒律,完全自由,象其他诸峰都规矩多多。以下犯上目无尊长这话传出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他们几个的年纪比董轻烟都要大,而且又是男人,在这小丫头面前哪里肯服软?

  为首一人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嘿嘿一笑,咬牙道:“师叔既然是云隐峰门下,那肯定是炼丹奇才了!”

  “那是自然!”董轻烟得意万分,小丫头也是痴迷炼丹,称赞她长的漂亮还不如称赞她炼丹术精妙让她开心。一听这话,立马就趾高气扬起来。

  “师叔在寻找铁骨草?”那人又问道。

  “是呀!”

  “现在药王谷中的铁骨草数量也不多了。不知师叔要多少铁骨草?”

  “要十株,我才找到两株……”

  “那可真是巧了,我们这里也采了不少铁骨草,应该够师叔所需。”

  “你们愿意送给我?”董轻烟神色一喜,顿时觉得这几个师侄眉清目秀起来。

  那人呵呵一笑:“白送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师侄想以这些铁骨草为赌注。与师叔切磋一二,若是师叔能赢,我等不但可将铁骨草奉上,其他的药材师叔若看得上眼,也尽管拿去。不知师叔意下如何?”

  董轻烟闻言皱了皱眉头,小嘴儿噘起。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边传来了杨开的声音:“谁要切磋,我奉陪!”

  “杨护卫!”董轻烟神色一喜,冲杨开招手。

  杨开身形一闪,便来到了董轻烟面前,淡淡地看着面前的三个药王谷弟子:“你们要切磋?”

  “是他,是另外一个通过考验的弟子,也拜入了云隐峰门下!”其中一个药王谷弟子咬牙道,面上一片羡慕嫉妒,恨不得以身相替。

  “欺负女人不算本事,有什么事冲我来。”杨开看了三人一眼。

  杨开这般猖狂,立马激起了药王谷三个弟子的好胜心,为首那人道:“好,既然你有此意,我就让你见识下我的本事!”

  “等一下!”杨开举手示意,“你们刚才说,以铁骨草为赌注,这话还算数吧?”

  “自然算数!”

  “那就行了。”杨开点点头:“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三人闻言不禁愕然,面面相觑。

  “请赐教!”杨开话音未落,便已欺身上前,那三人只见一道残影掠来,碰碰碰几声响动,三个药王谷的炼丹师皆是人仰马翻,一阵惨呼。

  “这么弱?”杨开皱了皱眉头,一脸狐疑。

  本以为这几个人这么猖狂,手底下肯定有些本事的,却不想连自己的一击都承受不住。刚才那些攻击也只是试探,只出了五成的实力而已。

  “你……你怎么出手打人!”刚才说话的那个炼丹师跌倒在地上,颤抖着手指指着杨开,脸色愤懑悲凉。

  “废话!”杨开冷笑一声,切磋嘛,不打人还干什么?

  也不啰嗦,走上前去,将这三人的药篓翻个遍,把所有的铁骨草都收入囊中。

  “杨护卫,咱们赶紧走吧!”董轻烟俏脸通红,拉着杨开,逃也似的往云隐峰赶去。

  “你们欺人太甚!”背后传来的喊叫又委屈又凄凉,“我要告诉箫师叔祖,让他们惩治你们!”

  “他们怎么这样?”杨开紧皱着眉头,“不是他们要切磋么?打输了还叫嚣个不停,太软弱了。”

  “咳咳……”董轻烟的脸更红了。

  “我们跑什么?那些铁骨草是他们说要当成赌注的,赢的理所当然,又不是我们打劫他们。”

  “你别说话了,丢死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