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你跑的掉么

第两百三十三章 你跑的掉么

  ;

  没了长剑,齐剑星可以指运剑,实力到了真元境,这点手段自然可以施展,只不过杀伤力确实要打个折扣,约莫只有巅峰时期的九成威力。..

  少一成威力,也一样轻松胜你!齐剑星冷笑连连。

  正欲动手,却见杨开在大笑中推出两掌。

  兽魂技!隐忍了这么久,总算可以痛快地展现自己的全部实力,杨开也有些迫不及待。

  白虎印,神牛印,双印齐出。

  一声虎啸震天,一声牛哞聩耳,齐剑星面色陡变,他看到两只扮相凶狠的妖兽朝自己扑了过来。

  这两只妖兽栩栩如生,如活的一般,火红的身子妖艳无比,猩红的双眸中杀气凛然。

  齐剑星心神震骇间,哪敢怠慢?

  双指一并,化指为剑,指尖上剑芒吞吐,口中厉喝:“奔雷剑!”

  一道闪烁着电弧的剑芒自指尖上喷射而出,正中一只妖兽的身躯,打的它身上的颜色一黯,却根本没能阻挡它分毫。

  “扶风剑!”齐剑星急速后退中,指剑连甩,各种九星剑派的剑技漫天飞舞,却依然无法将那两只妖兽击溃。

  眼见它们就要扑至自己身前,齐剑星大骇中双腿弯曲,猛地朝上跳去。

  才刚跳起一丈高,头顶上一股凌厉的杀机袭至。

  抬眼望去,正见到杨开头上脚下,狞笑地朝自己挥出一拳。

  他竟料敌先机,封锁了自己的退路。

  惊慌中。齐剑星咬牙,并指朝天,三道剑芒袭去。

  杨开迅速挥出三拳,将三道剑芒全部轰碎。但这片刻的耽搁,却让齐剑星身躯一扭,避开了要害位置,只是一掌击在他的肩膀上。

  伴随一声惨叫,齐剑星朝地面落去,生死危急关头,这位九星剑派的高徒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和战力,双手不停地舞动。以高深剑技将两只扑过来的妖兽打的一阵虚幻,险些崩散。

  白虎和神牛冲咬过去,却不能伤及齐剑星分毫,他的剑身还加持在外。体表无数道细小剑芒防护,每一次白虎和神牛的进攻,都被这些剑芒化解。

  短短须臾时间,白虎和神牛彻底消失。

  这毕竟是杨开用自身元气凝练出来的攻击,只是具有妖兽的体型而已。元气被耗尽,自然就不会再存在。

  “嘿嘿……”齐剑星惨笑一声,得意地望着杨开,在他想来。耗费庞大的元气凝练出这样的妖兽虚身,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以杨开离合境七层的水准。根本不可能再凝练第二次,还不如留着那些元气自己战斗。

  笑声未落。在杨开轻蔑的目光中,又是一牛一虎冲了出来,跟刚才的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齐剑星失声惊叫。

  “我就算不动手,单凭这一招也足以磨死你!”杨开神色冷厉地看着齐剑星。

  齐剑星动容不已,神色阴郁,他知道杨开并不是在说大话,那两只元气妖兽极难对付,他的剑身已经摇摇欲坠,再被冲击一次肯定要崩坏,真元消耗巨大,已不复之前的雄风得意。

  “但我和你不同,不会小觑任何一个对手,所以……我依然会动手!”话音落,杨开与那一牛一虎呈合击之时,朝齐剑星包夹过去,后者自不会坐以待毙,怒吼一声,指剑再次舞动。

  这一次,无论是谁都没再留手,皆是全力爆发,任何的疏忽大意和留手都可能导致万劫不复的后果。

  战斗激烈万分,凶险异常。

  两只妖兽再次溃散,杨开也中了齐剑星两道指剑,险些被洞穿身子,鲜血从伤口中淌出,染红衣衫。

  齐剑星更加不堪,以一敌三,他的剑身已经彻底被破坏,一身真元也差不多消耗殆尽,神色狼狈地喘着粗气,一只胳膊耷拉在身侧,前臂处血肉模糊,处处齿痕,那是被白虎啃咬的。

  他的胸前更凹陷下一块,肋骨断了好几根,这伤是被神牛冲撞的。神牛头前的一只独角,险些没将他捅个对穿。

  两人隔着十几丈距离对视,杨开的眼中一片冷漠,齐剑星的脸皮抽动不已,虽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败给一个离合境武者,但眼下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不接受。

  耻辱和不甘让他几欲疯狂!

  杨开没有冲他下杀手,真元境武者临死前的绝地反击让他有些忌惮,他在等齐剑星气势衰退。

  “嘿嘿……”齐剑星也没有丝毫担忧之色,依然冷笑不止,喘息了几口大气,神色暗淡道:“我承认,你确实很强,比一般的真元境都要强大。但你就算打赢了我又怎样?我是真元境武者,你杀不了我的,我若想走,你留不住!”

  哈哈大笑中,齐剑星双脚在地面上一蹬,直接窜起三十丈高,身子摇摇晃晃立于半空中,单手耷拉在身侧,一手捂着胸口处的创伤,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杨开,面上一片得意之色:“这就是真元境和离合境的最大差别!我能御空飞行,而你……不能,所以我随时可以离开!”

  说话间,齐剑星呕出一口鲜血,伸手艰难地擦了擦,神色疯狂地望着杨开,沉声道:“我会记住今日之耻,下次再见面,定取你狗命!你最好祈祷自己能活到那一天!”

  说罢,眯紧了双眼,仿佛要将杨开的面容深深烙进眼中。

  下方,杨开神色漠然,与之对视,无动于衷。

  片刻后,齐剑星转身,身形踉跄地御空离去,带着满腔的恨意和屈辱。

  此仇,我一定会报还!齐剑星在心中发誓。

  才飞出不到三十丈,背后突然传来一股热意。旋即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脑后响起:“你走的掉么?”

  齐剑星面色陡变,刹那间被吓得魂不附体,匆忙扭头朝后看去,只见那个凌霄阁的弟子。竟御空朝自己追了过来。

  而他的背后……

  有一双耀眼而熊熊燃烧的巨大翅膀!

  翅膀挥动着,似一只大鹏,不可一世。

  “你……”齐剑星惊骇莫名,他从未想过一个武者的背后竟能生出翅膀。

  才吐出一个音节,杨开便已迅速冲到他面前,一掌印在他的腹部上,然后伸出一只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闪电一般朝地面冲去。

  近在咫尺,齐剑星看到了杨开眼中的杀机,冰冷的不带丝毫情感。

  刷……

  两人的身影似流星划过天际,眨眼间便撞到了地面上。

  距离大地还有十丈左右。杨开用尽全力,狠狠地将齐剑星朝地上扔去,自己却突然定了下来。

  碰……

  尘土飞扬,齐剑星的身躯与大地碰撞,直接砸出一个小坑。骨头中更传来好几声断裂的响动。

  如一个破布麻袋,齐剑星翻滚许久,这才渐渐停了下来。

  艰辛地睁眼望去,正见到杨开呼扇着那双及其招摇的翅膀。缓缓朝自己靠近。

  飞到近前,翅膀一收。杨开落下地面,走到齐剑星面前。冷漠地看着他,一如刚才齐剑星居高临下的俯视。

  心如死灰!齐剑星赖以为傲的最后手段,在杨开面前,根本发挥不出任何作用。

  “这都没死,不愧是真元境高手!”杨开冷声揶揄,抬起一脚,踩在齐剑星的颈脖上。

  “不要杀我……”齐剑星一边轻咳一边挣扎,嘴角边流出了血沫,“你不是想学九星剑派的剑技么?我可以教你,你要学什么……我就教你什么……我在九星剑派也算是后起之秀,接触过许多高深的剑技……咳咳……”

  “不需要,我不信你。”杨开神色淡漠。

  九星剑派的剑技,确实让杨开眼红不已,但杨开并不相信齐剑星会真的教自己,以此人的个性和手段,一旦让他恢复真元,绝对是个变数,所以不能留他的性命。

  听到这句话,齐剑星本就黯然的神色越发灰败。

  “何必与我九星剑派结仇?你若杀了我……咳咳……我大师兄会在第一时间知晓,他不会放过你的,以他的实力,你根本无法抵挡!”

  杨开眼睛一眯,神色冷厉道:“武乘仪?不劳你费心,就算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的。”

  “你当真要如此决绝……”

  “是你们想赶尽杀绝!”杨开冷笑一声,也不愿再多说废话,大脚狠狠往下踩去,元气迸发。

  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齐剑星的颈脖断裂,脑袋软绵绵地朝一旁歪去,没了生机。

  就在齐剑星死去的瞬间,远在几十里之外的武乘仪突然眉头一跳,面色讶然地朝远处望去。

  鬼王谷的三个弟子之间能用特别的方法感觉到彼此的位置和生死,九星剑派的弟子一样也可以。

  只是让武乘仪有些想不明白的是,齐剑星怎么会死了?

  难道说他遇到了天狼国的那几个人?若非如此,以他真元境三层的实力,没道理遭此横祸。

  武乘仪的面皮上浮现出一抹肉疼的神色,他倒不是在乎齐剑星的生死,而是因为齐剑星身上有一样宝贝,是师兄弟几个之前在异地中得到,然后分配给他的一份。

  据武乘仪所知,齐剑星一直没舍得用。

  “武兄,怎么了?”一个烈火教的武者见武乘仪神色凝重,顿足在此,不由紧张地问道:“是不是天狼的人在附近?”

  “可能!”武乘仪收敛神色,轻声道:“我们加快速度,尽量寻到一块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

  听他如此说,众人都微微变了脸色,动作越发小心翼翼起来,这几个月,他们可是吃了天狼国那几人好多苦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