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七十四章 有喜

第三千九百七十四章 有喜

  忙了好半天,也不见老板娘的踪影,连老白也不在,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杨开不禁有些好奇,跑到柜台问账房:“老板娘和老白呢?”

  账房抬头瞧他一眼,目光闪了一下:“有事出去了。”

  杨开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与此同时,星市某间客栈的对面,一座茶楼的二楼处,老白凭窗而坐,桌上一壶清茶,几个果盘,一边喝茶吃果,一边盯着对面的客栈。

  他在这里已经盯了好几天了,毕竟是老板娘吩咐下来的事,怎敢怠慢。

  某一刻,从那客栈之中忽然走出三个人,一个青年,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半大老者,此时此刻,那半大老者前头开路,中年男子搀扶着那青年,青年面色苍白似是受了什么重伤,后背处隐隐有鲜血的痕迹,不但是青年如此,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也是如此。

  左右看了一眼,三人冲天而起,直朝虚空渡口所在的方向驰去。

  老白凝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眉宇间满是挣扎之色,好半晌,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取出一枚传讯珠,神念涌动,传讯出去。

  同一时间,星市所在灵州之外,虚空某处,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倏然睁开了眼帘,一双美眸满满的冷意,似连虚空都能冻结。

  这女子,不是第一栈的老板娘又是谁?

  时间缓缓流逝,不过一盏茶功夫,老板娘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一艘飞驰而来的大船秘宝,那大船所行的方向,正是她立身之地。

  见状,老板娘粉拳握了握,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

  待那大船靠的足够近时,老板娘才忽然朝前方轰出一拳,无法言说这一拳的光芒,整个天地似乎都黯然失色。

  一拳之下,隔着数千丈距离,大船的船身先是传出咔嚓嚓的声响,紧接着轰然爆碎。

  从那破碎的大船之中,三道身影灰头土脸地窜了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爆喝:“什么人!”

  待看清轰碎他们大船的人到底是谁之后,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皆都眼帘一缩,反倒是那个青年似还没弄清楚状况,一阵哭爹喊娘:“疼死本少了,你们两个废物怎么回事!”

  杨开在大都督府前受了两记龙牙鞭,作为挑事者的这三人,所要承受的刑罚自然更重一些,每人五记,海公子实力不足,只受了一鞭,剩下的四鞭都让两个随从代受了,绕是如此,那一鞭下去也要了他半条性命。

  这几日一直躲在客栈中疗伤,大把灵丹妙药下去,好不容易捡回一条性命,也不敢在星市中继续逗留了,急匆匆地便要离去,谁知这一出星市,飞行秘宝居然爆碎开来,震动传来牵引伤势,让他痛不欲生。

  骂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两个随从目光惊悚地望着前方,海公子顺着瞧去,不由眼前一亮:“这是哪家的小娘们,长的还真标志!”

  此言一出,那中年男子和半大老者皆是脸色大变,暗骂猪一样的东西,这下怕是要被你害死了!

  他们虽然也不知道面前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到底是谁,但人家的气息深渊似海,根本不是自己两人能比的。

  这绝对是个中品开天,甚至更高!

  此等强者,岂能随意轻辱?

  偏偏海公子还不知死活,越看那女子越是顺眼,连背后的伤势也不是那么疼痛了,眉开眼笑道:“快快快,给我把她拿下,本公子要好好疼爱她。”

  中年男子脸色漆黑,低喝道:“少爷,慎言!”

  那半大老者更是身子一闪,挡在了自家少爷面前,拱手道:“老朽见过大人,不知这位大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又为何坏我等飞行秘宝?”

  老板娘浅笑嫣然:“你们与我家伙计为难的时候,没有打听过他背后站着什么人吗?”

  “你家伙计?”半大老者皱眉,紧接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骇然道:“第一栈,兰夫人?”

  老板娘冷哼:“老东西还不算太蠢!”

  半大老者不禁吞了口口水,满嘴的苦涩塞过吃了黄连,左右观望一下,发现此地乃虚空深处,进不得退不得,被人家堵在这里哪有什么好果子吃,额头冒着虚汗,拱手道:“原来是兰夫人当面,老朽眼拙,还请兰夫人恕罪。”顿了一下又道:“我等来自无想天,我家少爷乃是无想天海长老的嫡孙。”

  老板娘淡淡道:“我知道!”

  “你知道?”半大老者一脸惊悚,既然知道,还敢在这里拦路,更直接出手毁了自己的飞行秘宝?这女子是疯子吗?

  “本宫在这里,等的就是你们!”老板娘冷哼一声,纤纤玉章抬起,那一只手掌白皙晶莹,好似白玉一般无暇,可当它抬起之时,却给那半大老者一股莫大的危机感,好似整个世界都倾倒了过来。

  “带少爷回星市!”半大老板惊叫一声。

  那中年男子闻言,立刻喷出一口血雾,裹着海公子急速朝后遁去。

  “走的掉吗?”老板娘轻哼,“我第一栈的伙计,除了本宫,谁人敢打骂我就跟谁拼命!”

  话落瞬瞬,一掌拍下,乾坤颠倒,虚空破碎。

  等老板娘收掌之时,整个虚空一片清净,无论是那半大老者还是中年男子,又或是海公子,皆都不见了踪影!

  一掌灭杀三人,而且是来自无想天的人,老板娘却仿佛没事人一样,一拂衣袖,扭头望向虚空某处,冷冷道:“这戏好看吗?”

  那虚空中,一道涟漪荡过,一个金甲将军悠然现身,头戴樱盔,腰悬长剑。

  若是杨开在此,定能认出这金甲将军是镇守虚空渡口的那位金甲上将,乃是五品开天的修为,比起坐镇星市的大都督叶天雄也只差一线。

  金甲将军微微皱眉道:“何必呢?出手教训他们一下也就算了,这杀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老板娘斜眼望他:“杀了又如何,本宫不但要杀他们,我现在就去把叶天雄也给杀了。”

  金甲将军听的无语:“一个伙计罢了……”他虽在镇守虚空渡口,带不代表对星市中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再加上前两日老板娘杀机腾腾的从渡口离去,随便打探一下也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是我第一栈的伙计!”老板娘哼道。

  金甲将军不住地颔首:“是是是,是你第一栈的伙计,你第一栈的伙计都比别人的伙计金贵一些。”悠悠一叹,“毕竟是无想天啊……”

  言下之意,随便教训一下就算了,干嘛直接把人杀了。

  “你现在就传讯告诉海平乐,你看他敢不敢来找我报仇!”

  金甲将军深深地凝视老板娘,叹道:“蛰伏了一千两百年,你又要再闹了吗?这一次可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

  老板娘瞥了他一眼,衣袖一拂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言罢,身形一晃朝虚空渡口驰去,金甲将军凝视着她的背影,缓缓摇头,这么一个女子,比起许多男人来都要锋芒毕露,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得善终。

  ……

  老板娘的归来并没有引起太多波澜,杨开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只知道某一天忽然见她出现在大堂中,热情招呼店里的客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过的平淡无奇,杨开整日里除了在店里帮忙之外,便是炼化那域梭了。

  不时地去打探一下世界树和土行开天之材的消息,可惜都没有收获。

  风云拍卖行他也去过好多次,虽说老板娘之前因为他和老白的事在风云拍卖行大闹过一场,但他有七面傍身,随便换个面貌就能安然进入。

  拍卖行里也找不到半点关于世界树的消息,土行材料倒是有,不过都是五品之下,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无论是不老树凝聚的木行之力又或者是金乌真火凝聚的火行之力,皆是最顶尖的力量,杨开不想辜负这么好的基础,所以选择凝聚土行之力的要求也很高,最起码也要是七品,否则日后的成就也有限。

  然而高品质的土行材料哪那么容易找得到,上次的金乌真火只是一个巧合,想要再有这样的机缘根本不现实。

  这让杨开有些着急。

  不成就开天,在这乾坤之外终究实力太弱,像上次被那海公子身边的两个三品开天为难都没办法反抗。

  有心去问问老板娘,却又不好意思,更何况,真要是问了,势必会暴露出一些秘密,老板娘对自己虽然极好,但两人的关系还没到分享秘密的程度!

  杨开不禁有些头疼!

  这一日,正在大堂中忙碌的杨开忽听老板娘传音召唤,跟罗海依打了声招呼让她多看着点,便径直朝内院行去。

  敲门而入,杨开惊奇地发现老白居然也在。

  而且此时此刻,老白居然一脸兴奋的表情,眼睛里冒着豪光,双拳紧握着。

  杨开抱拳见过老板娘,扭头看着老白:“你这满面红光,印堂发亮,是有喜了吗?”

  老白嘿嘿一笑:“确实有喜,天大的喜事!”

  杨开眨眨眼,不解道:“什么喜事?”